<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三一八章凶前镜
    由于万骨枯外边的环境看不出大小,如果从那神石洞算起的话,我心中还是对这万骨枯下边的面积有所顾忌的,或许这一座山都是那地下墓地的范围。

    所以说,当初阿采所找到进入古墓的入口,也不一定是我们当初所走的地方,我们走的地方已经塌陷,再进去的话,恐怕是凶多吉少。

    如果想要二次入墓,就一定要重新寻找入口,想到这里,我决定沿着开始发现的墓穴继续向上。

    整整找了一夜,我还是没有找到任何的入口,在原地打起了转转,直到天色放亮,才远远的看到一处山沟中升起浓浓的雾气。

    而且雾气出来的很集中,这就证明一件事情,应该是一个洞穴里出来的雾气,而且这个洞穴的深度也非同小可。

    我对这些简单的知识还是比较有把握的,一来是对这座山的了解程度相当的深,二来是看到雾气的方向,应该是当初没有去过的地方,可以说根本就不知道那里会有个洞穴。

    我加紧脚下的步伐,一路向下,绕过半个山,到得那冒出雾气的地方。

    定睛一看,一个巨大的洞穴周围,长满了绿色的植被,而在洞口向内,又是一路的下坡。

    目测洞穴的深度,似乎看不见底。

    我在洞口转了几圈,先是看了几眼洞穴门口是否有野兽的脚印以及粪便之类的东西,在确定这个洞穴没有野兽居住之后,才准备好了火石以及松油棒。

    回头又在来时的路上找了一根不下几十米的软藤,我将软藤在洞口的一棵一人粗细的大树上绑紧,随后又将软藤的另一端绑在自己的腰间。

    点燃了自己手中的松油棒之后,沿着山洞里的下坡路一点点的向下滑去。

    毕竟是个大点的洞口,而且洞穴的方向是向下的,所以常年下来,洞穴里边不管是石头还是黄泥地面,都会长出一些厚厚的绿色苔藓,若是人踩上去脚下的重心多半也会发生偏移。

    我十分的小心,当几十米的软藤已经到头的时候,用手中的松油棒向洞内探去,发现距离洞穴的底部距离我也就不到一人多高。

    于是我松开腰间的软藤,小心的跳了下去。

    当我再向洞**部看去的时候,前方的路已然变得没有太大的坡度,十分的平坦。

    “这里叫它天井才是,这么深,仰头都看不到外边的天,一路弯道,跟鸡肠子似得。”我自笑道:“恩,这里以后就叫鸡肠子天井。”

    都到了这个时候,我的心情依然是十分的轻松,不过接下来的路,却让我一阵手忙脚乱。

    从走上这平坦的路面之后,洞穴的高度越走矮,而且不时的还能碰到天然生成的钟乳石,一个不注意就能把自己的脑袋撞个大包。而且时不时的还会有一些奇怪的虫子飞来飞去,脚下也动不动就踩到一滩烂泥。

    我的心情渐渐的低落,不禁的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了,这里根本就不是通往乐墓的通道。

    “扑啦啦!”十几只蝙蝠擦着我的耳边向洞口飞去,看来是我吵扰了人家的正常休息。

    “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真恶心,下来的时候也没见有这么费劲。”

    就在我心情焦躁的时候,我感觉脑袋撞到了什么东西,疼的我嗷嗷直叫,我用松油棒照着,仔细看过之后,才发现,在我的面前还真是一块平整的巨石。

    巨石的下方有个一人小腿高矮的缝隙,我蹲下身子,向里边看去,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清。

    我蹭过了巨石,蹲在了里边,忽然巨石坠落,一声巨响。

    我不禁的拍着自己的胸口缓解下紧张的情绪:“我的天,这要是自己没过来,巨石下来那小命可就交代了。”

    想到这里我又回头看了一下,从我这里向内,还是一条看不到头的洞穴,用火光照了一下,里边一片漆黑,而我来时的这条路又被这块巨石堵上,我着实的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难道要把老子困死在这里?”我慢慢的起身,脚下的重心一偏,一个趔趄来了一个狗啃食。

    我的脚下一软,该是踩到了什么东西,用火光照亮了身后的情形。

    一个死人倒在巨石一侧,此人的脖颈上翻出厚厚的一层烂肉,烂肉已经发黑,变臭。

    “这是什么人?怎么这里还有人?”我不禁的自问。

    按照正常的推算,从我进来的地方开始,再到眼前的这个位置,看不出半点有人来过的样子,但是眼前的这个人,看起来没有任何的腐败,而且只有脖颈一处的伤口。

    光是这一点,完全可以判断此人当初的死是因为大动脉破裂,血液短时间内流干所致。

    我堵住了自己的口鼻,蹲下身子上下打量着这具尸体,此人一身轻装打扮,怀中还有一个十分奇怪的布袋,里边装有一些战国时期的钱币。

    “又是一个盗墓贼。”我暗想,随后拍了拍手,按照通常的习惯,我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洒在此人的身上。

    这个动作是懂墓穴风水都该知道的常识,人死之后,入土为安,虽然说这些人都是盗墓的,死不足惜,但毕竟是个人,帮我们的身体上撒一把土,也算是积上一善。

    我起身之后没走多远,由于手中松油棒的光亮照射,发现了一个令人更加惊讶的场面。

    从刚才的那块巨石,到我眼前的这块地方,有一条小路,小路的两旁参差不齐的倒着不下十几具尸体,而且每具尸体的手里都抓着一把应该是从墓中找出来的东西。

    我按照习惯,我给没一具尸体都撒上了一把泥土,继续向前。

    转了弯,一个宽敞的空间出现,在这个小广场上,有五七个人围坐在一起,在这些人的中间摆放着几个大口袋,看起来是在商讨着什么问题。

    我凑到近前,发现这些人也都已经成为了干尸,可我忽然间发现有些不对劲。

    刚才进来的时候,门口的那些尸体看起来死的时间不久,应该是不到一月;而眼前的这几具尸体,都已经风干了,而且身体外侧好像还做过特殊的处理。

    我凑近了,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干尸,按照推算,在看看他们的打扮,至少是战国时期的人。

    “这么奇怪,两路人怎么不一样,门口的那些人,还有眼前的这些人。”我陷入了沉思,站在原地想了半天,可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原因。

    我又回到来时的路,挨个尸体查看,令我惊讶的是,几乎所有的尸体都是死于脖颈的主动脉破裂,而且每具尸体破裂的位置都是一样。

    “几位,我没有恶意,进来纯属助人为乐!”说到这里,我有些自嘲,一个盗墓的还要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却是有点过分。

    我自笑道:“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搞清楚你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慢慢的打开了那个大口袋,仔细的看上了一眼,吓了一跳。

    “这么多的金银珠宝,还有书籍?”顺手提起一本书籍,看了几眼,上边写的是兵车布放位置与方案。

    又拿起一本书,上边写的是步兵布阵要决。接连翻开几本书,每本书上所写的东西都不尽相同,但中心思想都是介绍关于行兵作战的方法。

    “这就是《乐经》?”想了想,似乎有点不太靠谱。

    因为从这些书中没有发现任何特殊的兵家法决,倒像是一些士兵长之类人做的笔记。

    我看了看那些干尸数落道:“就凭你们,也配拥有这样的东西?不知道盗墓是最有损阴德的么?”

    我刚要走,可此时我感觉眼前有一阵火光闪现。

    “谁?有人?”我立刻问了一句。

    但没有任何人回答,我几步凑到近前,发现在我眼前有一处岔道口,左中右三条通道。

    就在道口处的墙壁上,有一面反光良好的铜镜,铜镜里反射着我手里的火光,似乎在帮助我将此处的环境看的更清楚一点。

    “铜镜?”我贴近了铜镜之后,发现镜子里的自己,长相帅的一发不可收拾,这使我的心情大好,不停的在铜镜中摆各式各样的动作。

    可是从铜镜之中发现在我身后的那几具干尸忽然间发生了变化,一具尸体一头栽倒在地,而另两具尸体,忽然起身,双手不知道抓住了什么东西,速度极快的向我这边甩手。

    我立刻蹲下身子,铜镜上面被两个尖锐的飞刀击中,当啷落地。

    “这是什么情况,那些干尸?”我搓了搓自己的眼睛,那些干尸依然是一动不动。

    我又小心翼翼的回到镜子跟前,对着镜子看,忽然间发现在我的身后出现了一个身影,这个身影的手里拿着一把利刃,已经架在我的脖颈处,而且利刃放到的地方却与其它的死者一模一样。

    我的脖颈开始发凉,我猛地蹲下身子,挥手就是一拳,但是这一拳打空了,等我回头的时候,居然什么都没有,再向那些干尸看去,依然没有任何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