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三一七章再入乐墓
    在我们的面前,渐渐地露出了一片蓝天,那片片白云衬托着骄阳,缕缕清风不断的吹进洞穴,使得我们心旷神怡。

    出了洞口,我与伍术指着洞外边的一根高挑的石柱子,相互之间笑了起来。

    “看见那个柱子了吗?”

    “恩,这就是标记?”

    “对,我现在告诉你,当时我们两个来这里就是为了这根柱子的。”

    阿采围着柱子转了一圈,不解的问道:“这根柱子没有什么特别的啊?”

    “是没有什么特别的,那是我们两个玩躲猫猫的终点与起点。不带你是因为你是女孩子,进山洞怕你恐惧,现在明白了吧!”我说。

    阿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个时候你们就这样关心我了?”

    “当然!”伍术说:“还记得有一次你被我碰倒了,哭着回了家,我父亲知道此事后,回去给我一顿胖揍。”

    “记得记得,第二天我还特地去你家帮忙解释呢,要不你连饭都吃不上了。”

    我们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一种特别向往与怀念的味道。我们就那么坐在石柱子跟前,直到天色渐暗。

    阿采突然起身,脸色变得十分不舍:“两位哥哥,我有点事情要说。”

    “恩?”我转头又说:“大老远来一趟,不如就跟我们回去吧。”

    “对啊,要是我父亲见你回来了,还不知道有多高兴呢。”

    阿采轻笑:“其实我此次来的目的就是进这个万骨枯。”

    “知道,不就是盗墓么!”伍术说。

    我打断了伍术:“我看你不光是来盗墓的,虽然出来的时候对这一袋子东西很感兴趣,但我感觉你应该还有别的事儿。”

    阿采唉声叹气,想了老半天才说道:“你们是我的两个哥哥,也不会害我,那我就跟你们说了吧。”

    一会功夫,阿采将自己的来历,与她这些年的下落与事业说了出来。

    我与伍术一听,都吓了一大跳,根本就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小妹妹居然还有如此的身份。

    原来这个阿采确实是从汉中来的,他的父亲当年去汉中也就是为了投靠张道陵,并且参加了张道陵的五斗米教,在不久之前,他们还同张角的黄巾军发动了起义。

    她这次来的目的,就是要在万骨枯里找一本书。

    “你要找的书是干什么用的?”伍术问道。

    我接道:“她说的书应该是一本兵法吧!”

    “对,是《乐经》!”阿采回答。

    伍术一脸茫然,看起来根本就不知道这《乐经》为何物。

    我略带嘲讽的说道:“这就是个历史知识了,这里能叫做万骨枯,一定不是普通人,还真是位有名的兵家大师。”

    “你怎么知道?”

    “早就跟你说了,咱们已经不小了,该出去闯荡一番。虽说我只出去了几个月,但是我却知道了很多事情。”

    阿采感觉我在嘲讽伍术,为了不让我们再像小时候那样打架,立刻打断我们的话:“我来说,这个墓地是我们探索了很久发现的,开始我也不知道,直到这次亲自来,我敢确定,这里就是乐毅墓。”

    “乐毅是谁?”伍术又问。

    我一巴掌打在了伍术的后脑:“说你傻你不听,乐毅是战国燕赵大地的一位军事名家,所谓的《乐经》就是他的兵法笔记,拥有它可以带兵一统天下。”

    “又动武,让你天天这么打脑袋,我还能聪明么?”伍术牢骚起来。

    阿采的脸色沉了下来:“你们又来了,不管你们了,反正你们已经出来了,我可要回去了。”

    “什么?”我与伍术异口同声。

    “我说我要回去,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

    我一听急的直挠头:“你的使命?咱么可是走了狗屎运才找到了这个通道,现在通道的入口已经被巨石封死了,你还回去?”

    “回去,不论如何也要回去,这关系到天下苍生的幸福。”

    我被她说得一头雾水,反驳道:“一本兵书,学会了就是为战争,战争能给天下苍生带来幸福?”

    “当然,现在正逢乱世,若是熟知兵法,天下大统之后,百姓为何不能幸福的生活。”

    “关键是咱们都已经出来了,真的在没有必要回去了。”伍术劝到。

    “你说你有使命,开始的时候你们有一堆人,现在就你自己,你如何保证能够从里边出来。”

    “没关系,虽然这条路已经封死了,我们当初进去的路已经熟悉了,而且大部分机关已经被破坏,或者用完,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了。”阿采孤注一掷。

    我轻笑道:“我说不行,咱们先回村,好好休息一下,如果你日后还是坚持要来,我绝对不拦着你。”

    我的建议阿采没有拒绝,再加上伍术在一旁添油加醋,她最终还是跟着我进了村子。

    一路上,伍术没精打采的,心里不是滋味。

    “还想伍叔的事儿?”

    “对啊,就砍下来条狗腿,还给了那个将军。”

    我一路思索着,等到了伍术家门口之后,我叫住了伍术。

    “你的钝柴刀没扔吧?”

    伍术顺手从腰间将那柄已经两节的柴刀拎了出来:“在这了,都两节了,你想要给你了!”

    “不是。”我仔细的看了一下那钝柴刀,脸上露出些许笑容:“伍叔有救了。”

    “恩?为什么这么说?”

    我解释道:“你想想,当时你是不是用你的柴刀劈了那条恶犬?”

    “对啊!”直到这个时候,伍术才恍然大悟:“对啊,劈恶犬的时候,刀上一定会沾染上它的血,回去用水煮了,再涂在父亲的伤口上不就得了!”

    我淡淡一笑:“你这大脑袋终于灵光了,回去试试吧。”

    “那好!”伍术刚要进门,回头看了一眼阿采:“阿采妹妹,你今晚去哪?要不来我家住?”

    “不了,我……”阿采吞吞吐吐的。

    我此时有些得意:“阿采是想去我家住,你家哪有她住的地方。我家正好老太君去世了,腾出了一间房,给她住也正正好好。”

    伍术一脸的不爽,撇了撇嘴:“那好吧,晚些我去找你们好好的聊聊。”

    毕竟是这么多年的交情,我们三个又是一起长大的发小,总会有一些话要好好的说说。

    当晚,阿采留在了我的家里,在老太君的房间里住下了。

    我整个晚上在自己的床上辗转反侧,脑海里不断的想起在万骨枯里度过的时间,忽然间感觉自己的盗墓知识还是相当匮乏,那万骨枯里边很多的东西我都闻所未闻,即便是在那里见过了,还是有很多的东西根本就无法理解。

    起初我甚至想问问父亲,但进入古墓的事情也不能轻易而举的跟父亲说。如果被他知道了,挨揍先不用说,搞不好日后还要把自己关在家里。

    想着想着,我忽然间想起阿采说过还要回墓地的事情。于是我悄悄的起床,路过父亲卧室的时候小心谨慎,到了阿采的房间,轻轻的扣了门。

    可不管我如何敲门,屋里总好像连个喘气儿的声音都没有。

    “奇怪,这么晚了,难道是睡熟了?”我轻轻的推开了门,借着月光往屋内的床上看去。

    床两边的幔帐并没有放下,而床上的被褥依然如旧,根本就没有被动过的样子。

    我此时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阿采应该是偷跑了,看来坏事了,回头看了看父亲的屋子没有动静,悄悄地开了门,一路小跑就冲了出去。

    当晚,伍术头晚睡过了头,第二日吃了早饭,帮着伍叔涂了用柴刀煮过的水,晃悠着大脑袋向我的家中而来。

    一进门,他很随意的喊了一声:“小牤,阿采!”

    没一会儿,我的父亲从屋里走了出来。一见伍术,一脸诧异的神情问:“小牤没去找你?”

    伍术被这么一问也愣住了:“没,没有啊!”

    “那就怪了,一大早我起来的时候,他跟阿采就不知道跑哪去了,没去找你,难道他们?”

    伍术一听,一脸无辜的表情:“总不能他们两个自己去玩吧?”大脑袋很不自在的晃了晃,他忽然愣住,扭头与我的父亲喊了一声:“我知道他们去哪了,这就去找他们。”

    “你们要去哪,中午记得让他们回来吃饭!”

    “不远,就在万古……”他想说,可还是收住了,因为他也害怕把事情说穿了,不光要挨揍,今后的日子也一定不会好过。

    到底是一对发小,就连想法也不谋而合。

    我的父亲眼睁睁的看着伍术慌慌张张的跑开了,口中不禁的骂道:“两个臭小子,人家姑娘刚回来就带着她出去疯跑,也不好好的招待一下人家。”

    但是在他的耳边忽然间又响起那“万古”两个字,忽然间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可还是没有深究下去,继续劳作着自己的活计。

    我出了家门之后,经过一路的思考,决定还是现在万骨枯的外边仔细找一下,如果按照正常的速度,应该可以追上阿采,尽量将她劝说回来。

    再说了,既然阿采非要进去,我们之间又是好朋友,就算是进去帮她的忙也不足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