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三一六章千军之眼
    “阿采,贡献出你同伴的一条胳膊吧,看我要不要。”我说:“既然那将军有了要求,就要满足我。”

    阿采想了半天,站在两个同伴的面前,施礼鞠躬:“对不住了,现在只能借用你们的手臂。”话后,她手起刀落,两只手臂被整齐的切了下来。

    我边打边退,向阿采一摆手:“把手臂扔过来。”

    此时断裂的墓道已经分开了很远的一段距离,阿采将手臂一抛,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那只被切断的手臂飘忽的落入了那断裂的缝隙之中。

    “你这是什么手法,扔个东西都扔不到地方!”我埋怨着阿采。

    阿采撅着嘴,很无奈:“我又不是故意的,就是手臂上还有那么多的鲜血,有点滑么。”

    “别废话了,再切一只下来。”

    那独臂将军的攻击更加的猛烈,我的口鼻冒出浓浓的黑气,还在拼命的喊着:“还我的手臂。”

    “阿采快去,我们快要坚持不住了,这家伙……”伍术说着,那虎头刀已经将他的钝柴刀劈成了两节。

    阿采急忙回头,但这个时候,她发现两个同伴呆着地方,也同我们脚下的墓道慢慢分开。

    “墓道分离了,我没法子跳过去。”阿采慌忙的说。

    我感觉到自己的体能已经不够用,双腿渐渐的发软,手上的力道也不太够用。但我忽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立刻喊道伍术:“把你腰上缠着的狗腿给我。”

    “狗腿?”伍术顿了一下,这才一头的冷汗:“你以为他傻么?狗腿能要么?”

    “不管了,先试试再说,不行再想办法,要不一会儿就得让他把我累死。”我说话断断续续,已经感觉到气力严重的不足。

    伍术不敢怠慢,从腰间取下那条恶犬的腿,看准了那高大将军的断臂,身形高高一跃,将狗腿硬生生的插入了那断臂的断岔之中。

    狗腿插在了将军的手臂上,我忽然间停住,手中的虎头刀也停止了攻击,慢慢的低头看向那条狗腿。

    我连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急促的呼吸着:“我的天,累死我了,那家伙太高了,打不过他!”

    “小牤哥哥,你说他一会儿要是不开心再打过来怎么办?”

    我摆了摆手,连喘几口气:“你让我歇会,不行了,累死了。”

    伍术的体力还好,毕竟我对付那两个中邪的人要比这个将军简单多了,他没有想我累的那么夸张,双目紧紧的盯着那将军的一举一动。

    忽然之间,伍术急忙跑了两步,整个人跳在半空,双脚高高抬起,猛地踢到那将军尸体的小腹。

    将军一个不注意,连退两步,忽然间脚下一空,身体向后仰去。

    “掉下去了?”阿采喊道。

    原来,现在我三人所在的这节墓道,已经与前后的两个墓室完全分离,成为了一个独立存在的托起。而墓道的两端都是深深的沟壑,刚才那个尸体脚下一空,掉入了深沟之中。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长处一口气:“我的天,伍术真有你的,要不然咱们都完了。”

    “我的手回来了!”

    “汪汪!”

    从深深的沟壑中传出来两个声音,这下子让我三人彻底的放下了心。

    阿采凑到我身边:“我们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已经在一座孤岛上了,你看看,我们前后都没有了出路。”

    我没有说话,只低着头出着汗,休息了老半天,才缓过神来,四下张望了一番:“这座墓地真是绝了,整个墓地都能连轴转动?”

    “我就说,我们回头多好,现在好了,你看!”伍术还在提刚才的事儿。

    我回头狠狠的看了一眼伍术:“还提这事儿,都什么时候了?一边儿呆着去。”

    阿采拉开我:“小牤哥,你说咱们应该怎么办?”

    我望着眼前还在慢慢转动的墓室:“我能有什么办法,眼下只能等着咱们脚下的墓道停下,到时候再看看有什么事情发生。”

    阿采听了之后,一脸的不痛快,转身凑到伍术身边:“伍术哥哥你说咱们有什么办法?”

    “不知道,只能看看了,不过我倒是有个想法,按照现在的情况看,咱们脚下这块地方,就好像是一块拼图,一会儿一定会与另一个地方有接近的时候。”

    阿采是个十分聪明的女孩,她一听到这里立刻就反应过来:“那就是说到时候我们可以在看机会跑到那个最近的地方?”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你看下边墓室的位置变化。”

    这个时候我三人都在盯着所有墓室的位移,一声声轰隆的碰撞,一声声刺耳的摩擦,已经有不少的墓室与墓道完成了重新组合。

    我此时心中暗自惊叹:这么大的一个墓阵,转眼间就用机关的联动完成了变阵,但是那中间的三层宝塔没有发生任何的偏移,那里一定是整个墓地的中心,所有机关的联动也一定从那里开始的。

    想到这里,我拉过阿采:“眼下的墓阵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接下来……”

    “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跟我们刚才碰到的事情完全不同。”

    “对,但还有一点,一个阵法的变换,完全取决于阵中不变的阵眼。这要是在战争的时候,就是军中的中军大帐,他们被称作千军之眼,也是所有阵型变换的中心。”

    阿采用手指了指我们对面的那个三层宝塔:“就是它喽!”

    “没错,我们要出去,就必须到那里。”

    伍术这个时候忽然急躁起来,他跳着说:“你们看,机会来了。”

    我扭头看了一眼伍术,没有多说话。

    转眼之间,我们三人脚下的墓道已经渐渐靠近一座相对大点的拱形通道,那条通道从上向下,我们脚下的墓道从下向上。

    我们立刻跳入了对面的通道口上,放眼望去,三层宝塔近在咫尺,而在宝塔的下边还有一处亮光闪烁。

    伍术指着亮光的地方高呼:“有通道。”

    伍术第一个发现了三层宝塔下边的通道,巨大的翻板在铜鼎与宝塔之间的地面上缓缓打开,从那个通道里蔓延出一股清新而又潮湿的气体。

    我虽说此时略显虚弱,但也拉着阿采靠近了那个巨大的翻板,探头向下望去。

    翻板的下边,一片通明,一条长长的青石台阶上长满了青绿的苔藓。

    沿着通道一路向下,没有任何的上坡,越走越宽,从通道对面吹来的清风越来越清新。

    在墓地中呆的久了,可以呼吸如此清新的空气或许是一种十分奢侈的事情,但我们三个人已经得到了。

    可我们走着走着,我停下了脚步,感觉从翻板下来之后,所经过的地方没有一处像是墓地里的样子。

    “你们看,这里有些东西。”阿采蹲在地上,拾起一个小袋子,打开袋子细细的看了一遍,嘴角露出一丝贪婪的笑容。

    “你捡到宝贝了?”伍术问道。

    “不是什么宝贝,就是一个布袋子。”阿采的话还没说完,我就从她的手上抢过袋子,打开了看了一眼。

    我发现袋子里不仅有不少的配饰,还有不少的小形瓷器,我狠狠的瞅了一眼阿采,顺手将袋子抛给了她:“这叫什么都没有?”

    “其实不是,我就是想带出去,毕竟来了一趟,总不能空手而归吧,再说我们都全军覆没了。”

    我没有理睬阿采的解释,还是走在最前边,我不知道这位从小的好朋友为什么变得如此贪婪,或许真有其我的什么目的,但这些也只是一种猜测,眼下可以肯定的是,阿采是个不折不扣的盗墓贼,贼不走空就是说的这种人。

    只不过是一两年的时间,到底是什么让当初一个天真纯洁的女孩,变成如今的样子,我一直想搞清楚。

    我们转眼间陷入了一阵的平静,在通道里可以清晰的听到脚步声,可是我们越走眼前越亮,而且听到了清晰的流水声。

    伍术也忽然停下脚步,自语道:“不对啊,这条路怎么那么熟悉?”

    “我也感觉熟悉,咱们再往前走走,如果能够发现神石柱子,我想我们就想到一起去了。”我说道。

    阿采一脸的不解:“你们在说什么?”

    “这个你等会就知道了。”

    正说着,在我们的身后忽然间一声巨响,一块厚重的巨石从天而降,将我身后的道路堵得死死的。

    “我的天,这是什么?”为了避免受伤,我们躲到了一旁。发现那巨石落下后再无其它事情发生,这才起身继续前行。

    此时我与伍术对视一番,几乎是同时说了一句:“神石洞!”

    “什么神石洞?”阿采问道。

    我与阿采简要的说了这个神石洞的来历,原来这个神石洞是我与伍术小时候经常玩耍的地方,也被我们当做唯一可以甩掉阿采的理由。

    直到这个时候,阿采回忆道:“我说那时候问你们去哪,你总说女孩子不能去,于是就抛下我,你们俩走了,原来是来这里了。”

    “对,看样子我们是从万骨枯里边出来了。”我说道。

    阿采轻声说:“那你们当时来这里都干什么了?”

    “一会儿告诉你,既然出来了,就算是万幸。”我心中有些感慨。

    伍术也长出一口气,摇了摇头:“不容易啊,差点就在墓地里陪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