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三一五章 独臂将军
    我们统一意见之后,一切都在阿采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但在墓室里的几个袋子中发出了几个闷闷的响声,是几个瓷罐爆裂的声音,但在我们的脚下,那墓室也慢慢旋转起来。

    阿采的两个同伴忽然间慌乱了阵脚,纷纷的看向那几个袋子。而伍术却是盯着墓口外边的变化。

    我此时十分的镇静,对于这墓阵的变化并没有产生任何兴趣,反倒是对阿采的那些袋子情有独钟。

    袋子被阿采的两个同伴打开,发现我们从开始到现在搞到的那些瓷器全部碎裂,还有一些青铜器也纷纷爆裂。

    “我的天,这是什么力量能让这些青铜器也不断的爆裂。”我凑到那些袋子跟前淡淡的感叹。

    阿采的脸色显得十分难看,嘴角不断的嘀咕:“好容易搞到的这些东西,死了那么多人,这一下子就全没了?”

    我蹲下身子,盯着那袋子里的东西琢磨着。

    阿采气的抬起脚,将这几个袋子踢到一边,一脸垂头丧气的样子。

    伍术从墓口回来,拉过阿采,他看我正仔细的研究着那些袋子,招手叫过阿采说道:“别生气了,我跟你说件事情。”

    阿采被伍术拉倒了一边,两个人嘀咕了起来。阿采听完伍术的话,回头看了看我,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我已经猜到伍术与阿采说得是他观查到的墓阵,这里的墓阵确实有阵眼,而阵眼的中心应该是一种活动巨石的轴心,而这些墓室的上下沉降,完全取决于在墓室上方的一些巨型铁索的拉伸。

    在整个墓地的下方,应该是一片深水,具有相当的浮力,可以将整个墓阵托举起来,不然的话,就是再结实的巨型铁锁也会被这些墓室拉断。

    按照伍术的想法,这里所有的机关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而那些幻觉,我还暂时的说不清楚。

    但在阿采的心里,应该对我与伍术这两位好友,却有一种十分好笑的情趣。

    她干咳一声:“刚才我通过对整个墓阵的分析,整个墓阵的上下起伏,应该是有一定的拉拽力与托举里控制的,所以这里的通道一定有机会重叠,一旦重叠,我们就有可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跑到下一个墓室,找到通往墓阵阵眼的道路。”

    可在那几个袋子中,有不少黑色的虫子从里边爬了出来,这些虫子长着长长的腿,弯弯的触角,如大拇指大小,密密麻麻的一大群向墓室的下方爬去。

    “这是噬骨虫,专门吃死尸骨头的。”阿采一下子叫出了声。

    我与伍术同时扭头看了过去,我们对眼前的这个阿采妹子有了另外的看法。

    “快用火烧了他们!”阿采的同伴从怀中翻出同样的松油棒,点了火,将那几个布袋同时点燃。

    整个墓室被几个点燃的布袋照亮,这个时候我才看清楚整个墓室里的结构,这里的依然是穹窿顶,而在墓室的中心位置,是一口青铜棺材,棺材的外侧包裹着一层青岩石板,棺材盖子的周围已经长出了青绿的铜锈。

    “这口棺材?”阿采一脸的不解。

    这个时候我凑到棺材跟前,低头看了一眼,轻笑道:“你们看看棺材下边,是一个长方形的窟窿,而这个青铜棺材是镶嵌在那窟窿下方的一块巨石上。”

    伍术接着说:“这么说那窟窿下边的巨石就是一个活机关?”

    “当然,我看还是快点穿过去,不然一会儿墓阵再变得话,我们就没办法继续前行了。”我说着。

    阿采斜着眼睛看着那口棺材,嘴角微微的跳动,猛然间她喊出一声:“不对,这棺材上的封印已经被打开了。”

    “那是什么意思?”

    “封印不见了,就证明里边的尸首应该……”她没有接着往下说,从腰间翻出一打黄纸,口中念念有词,咬破手指在黄纸上一通书写,顺手将黄纸拍在棺材上。

    “开!”阿采的口中喊出一句。

    再看那青铜棺材的时候,盖子慢慢的移开,一阵阵轰隆的响声,从棺材里冒出缕缕的黑烟。

    阿采的脸色瞬间变得青紫,脱口而出:“坏了,这里有大家伙。”

    我与伍术不知道阿采怎么会有如此的技能,但还觉得这个时候听下阿采的建议还是好的。

    转眼之间,青铜棺材的盖子一下子被一种力量弹起来老高,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从棺材之中缓缓的伸出一把虎头刀。

    “又是虎头刀?”我喊出。

    虎头刀的刀柄被一只干枯的臂骨紧紧的抓住,已然伸到我与伍术的眼前。

    我的目光望向那棺材,从棺材里缓缓的起来一具尸体,我们定睛看去,那尸体穿着一副明亮的铠甲,脸上已经没有了皮肉,而是一个清清楚楚的骷髅。

    “我的天,快撤!”我喊着就要向墓室外边跑去。

    我们还没跑出墓室,这具尸体已然站在了我们的面前,细细看去,尸体足有两人之高,手中的虎头刀被一层暗暗的黑气缠绕着。

    “少了一只胳膊?”阿采喊道。

    “不管了,我们回去。”

    就在我们三人要回头的时候,忽然间发现阿采的那两个同伴已经挡住了我们的退路,手里紧紧的握着两柄与那个尸体同样的虎头刀。

    阿采傻了:“你们要干什么?”

    她的两个同伴没有说话,手里的刀头指向我与伍术两个人,脚下已经快速的移动起来,眨眼之间,虎头刀已经伸到阿采的身前,眼看就要将阿采劈成两节。

    我手里的断刀猛地抬起,将虎头刀弹开,阿采的两个同伴踉跄后退。

    与此同时,那个独臂的将军尸体飘忽着冲到我身边,手中刀片猛然下落,一缕黑黑的刀光闪过,劈在地面的青砖上,一个巨大的火星迸射而出。

    “拼了,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动手。”伍术一咬牙,虽然他打不过我,但是他的功夫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对付的了得。

    他手中钝柴刀迎击冲来的阿采两个同伴,而我左手断刀,右手那把巨龙宝剑,迎击这那个独臂将军。

    只有阿采还在两个人中间左右不是的踮着脚尖,双手紧张的抱在一起:“怎么办啊,师傅,能给出点好招么?”

    我与伍术两个人拼了命的对战着,阿采从腰间翻出一打打的黄纸,用手指尖在上边不停的写着,一边写着,口中一边念叨着。

    “镇妖符!”她几步冲到我的两个同伴跟前,将手中的符咒贴在两个同伴的眉间印堂。

    但她的两个同伴似乎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愣了一下,手中的单刀还是在向伍术发起攻击。

    阿采的脑门渗出一阵阵的冷汗:“完了,怎么不好使,那就换!”她又拿出黄纸,将右手五个手指全部咬破。

    “镇魂符!停尸符!魂飞魄散符!七步定身符!天神符!小鬼符!阎王符!五谷丰登符!五斗神米符……”阿采一口气喊出数个符咒的名称,她的手指画符画的已经皮开肉绽。

    符咒制作之后,手里拎着一打符咒,挨张的往那两个同伴的身上贴去。剩下的一把符咒,她转过神来,高高的跳了起来,踩在我的肩头,身形一跃,将符咒贴在了那将军尸体的骷髅上。

    将军的尸体毫无感觉,巨大的骷髅头变得怒像满面,口中不断的吐出黑黑臭臭的气体。

    我立刻捂住口鼻:“呛死我了,你给我贴的什么东西?”

    “是我师傅教的符咒,按理讲应该好使啊!”

    我听得明白,在民间有很多的奇人都会使用各式各样的符咒,对付那些被称作鬼怪的事物,对付眼前的这个尸体,我还是头一回见到。

    “去死!”伍术那边抬起一脚,一个阿采的同伴被踢开,叽里咕噜的滚到一旁,脑袋狠狠的撞到了墙壁上的一个凸起,转眼间他的脑袋流出了一注鲜血,当场毙命。

    “还有你!”伍术喊道,我的钝柴刀横切竖劈,将剩下的一个同伴的左肩劈开了一道深深的刀痕,血液从我的肩头好似喷泉一般涌出。

    没多久,那人体内的血液被一喷而光。

    阿采看的清楚,不禁的为伍术感叹:“厉害啊我的哥,可是我的人!”她的脸上忽然变的煞白:“全军覆没了!”

    “不还有你么!”我回头说道。

    “别溜号,小心刀!”伍术提醒着我。

    我双剑架起,将皮来的虎头刀搪塞出去,此时的我汗水已经沿着我的背部如瀑布般倾泻。

    “对了!泰山压顶符!”阿采用了她最后一张符,换了一只手写符,随后将符咒抛在空中。

    转眼间,我们所在的墓道已经开始分裂,那独臂将军依然是死缠着不放。

    “吼吼!还我的手!”

    我们脚下的墓室开始转动,眼前的墓道开始断裂,阿采似乎有点喜出望外的神色:“我就知道这泰山压顶符一定会有用。”

    伍术撇了她一眼,附在阿采的耳边低语:“不是你的符咒起作用,没看刚才的那位脑浆都蹦出来了。”

    阿采转过头看去,一脸无助的样子,这时她才看明白,那个被伍术踢到一旁,脑袋碰到墙壁凸起的家伙,打开了机关。

    我还在吃力的对付着独臂将军,渐渐的发现我已然力不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