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三一九章 木匠的儿子
    “我的天,这是什么东西?”我自语,心中开始紧张起来,似乎有点不太敢再向那铜镜看去。

    我放松了一会儿,深吸了一口气,瞪大了眼睛看向那面铜镜,此时我却发现,铜镜里还有一个自己,镜中的自己手里拿着一把利刃,瞬间自刎,倒在了地面。

    咣当!铜镜忽然间落地,掉在了黏黏的泥土上。

    我不知道这个时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拾起那铜镜,发现上面沾满了污泥,用自己的衣袖擦了一下,还是不太干净,随之哈气,想要擦得更干净些。

    等哈气之后,铜镜上边用小篆体写着三个字“胸前镜”。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忽然间想起这胸前镜的来历,原来在战国时期,很多的大家贵族,若是家中有人过世,通常会给此人的胸前佩戴上一面铜镜,而意图就是让人死后保留一面照妖镜,可以看清楚另一个世界的坏人坏事。

    我手里拿着镜子,擦干净之后,看到镜子里边的又出现刚才的那一幕。冷笑自语:“胸前镜,不还是被盗墓贼偷出来了?还在这里吓唬人,我看就是个破镜。”

    刚想到这里,忽然间感觉到自己的脖颈处有一些发冷,我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手里握着那柄断剑,已经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我一头冷汗,得亏自己的手慢了一些,不然的话,这个时候已经抹了脖子。

    我立刻扔掉了手中的铜镜,用脚拼命的在镜子上踩了数脚:“什么破镜子,还什么胸前镜,我看是凶前镜吧,难怪门口的人死相那么惨,这么倒霉的东西在这,哪个盗墓贼能带着东西完整的出去。”

    一通骂后,我紧张的心情稍显回落,但此时我最想知道的就是那些干尸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手中的东西没有带走,又为什么会留在这里。

    我在三条岔道中选择了一条走了进去。

    可是没走多久,忽然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刚才的地方,脚下还是踩到了那面铜镜。

    “葫芦道?”我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进来时候的方向,在确定方向之后,按照心中的方位测定了一下万骨枯位置,随后又一头扎进了另一条通道。

    可最后的结果还是回到了刚才的地方,此时已经一头汗,不禁暗骂:走了这么远,又回来了?

    我气的又踢了一脚埋在地上的铜镜:“告诉我,哪条路能出去?”我回了头,看着最后一条没走过的路,再次一头扎了进去,但最终的结果使得我直接暴跳如雷。

    “我真是要疯了,这是什么鸟地方,怪不得那几个大哥死在这里,都成干尸了。”忽然间又想起刚才那铜镜挂着的地方,贴近了看了一眼,那个挂镜子的凸起似乎有些奇怪,我伸手按了一下,忽然间那凶前镜从泥土中自己弹了起来,又挂在了墙壁的凸起上。

    我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铜镜回到原位,心中一怔,连退几步,暗道:看来自己是中招了,这么一面破镜子就把自己搞的够呛,还有那三条根本无法通过的迷魂路,这就是有人刻意安排的。

    想到这里,我稍作平静,如果说这里算是墓地的一部分,那么有这样的设计也算是正常,好在没有那些直接伤人的机关,这也算得上是不幸中的万幸。

    此时此刻,我对自己的前路有一种不太理想的感觉,我没有再看那面镜子,而是小心翼翼的将那面镜子再次取了下来,将铜镜在那石壁上的凸起拼命的猛砸。

    没几下,这个所谓的凶前镜被我砸碎,碎块儿掉落一地,我这才放下心,抬手再次按下了那个凸起。

    于此同时,一个巨大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我扭头一看,不禁的瞪大了眼睛,感觉下巴有些发紧。

    原来在刚才那些干尸所在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连同那些袋子在内,瞬间消失不见。

    我急忙跑到了近前,低头一看,更加恐怖的一个场面,使得我不禁的倒退。

    在那个深坑里,很七竖八的倒着不仅仅是刚才的那几具尸体,粗略的看去至少也都有个成百上千号的尸体,有的已经变成了枯骨,有的就跟刚才的那些干尸一样,被风干的没了人样。

    而在这些尸体的附近还有大量的布袋,大量的珠宝散落了一地,还有一些日常的工具,什么铲子、木轮车、锤子等等,再加上这些人的打扮,看上去应该是来这里修建墓地的才对,但为什么没有出了这个天井,恐怕就要跟那些偷盗的财宝有关。

    我还没有在脑海里分析完眼前的状况,忽然间感觉自己的身后又猛地传来一阵巨大的推力,使我的身体忽然间飘了起来,脚下一滑,整个人随着惯性掉入那堪称万人坑的深坑之中……

    伍术从刘家跑出来之后,先是回家了一趟,背上一个布包就跑向万骨枯了。

    他没有像他那样去寻找新的入口,反到是按照开始的路线从外侧的墓地进入了墓穴,但他站在已经塌陷的通风口处有点犹豫了。通风口到墓地下方的那段距离,如果真的跳了下去,不死也得残。

    所以看到这里,伍术从自己的布包中拿出了些许工具,转身出了墓穴,在墓穴后侧的山坡上,没费力气砍下了一颗小树,随后他用木头制作了一个算是他自己发明的用具。

    伍术将此物放在自己的手中反复的观看,看过之后,不禁的点了点头:不错,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随后,他将此物绑在了腰间,还有两个小配件绑在了手肘与手腕。一扭头他便钻进了墓穴,探头向塌陷的通风道底部望去,脸上露出了些许笑容。

    其实,伍术的父亲是村里有名的木匠,在他们家来心水村之前,曾经还为朝中的大官只做过很多的家具用品,到了此地之后,村里不论是谁家有需要木匠做的事情,他们都会义不容辞的前去帮忙,其中还包括刘家老太君的棺木也是伍术跟他的父亲所做。

    伍术这回所制作的工具,可算得上是量身定做。

    那塌陷的通风道虽说比较深,但还有少许的坡度。而伍术制作的东西有几样,一个是绑在腰间的狼牙护腰板,一个是手肘减速器,另一个则是定位刺。

    先来说说这狼牙护腰板,它是按照伍术自己的腰围,将一整个的木头扣出形状,然后用内挫的方法缩紧在自己的腰间,在护腰板的一周,安装上狼牙般的倒刺,其目的就是为了让伍术在沿着墙壁下滑时,起到主要固定作用的。

    那手肘减速器是用木头抠出一个半圆形的凹槽,扣在手中上,用藤条将两侧拉紧。在外侧,他雕刻出如同台阶一般的横楞,这用做在护腰板无法控制下降速度的时候,用它来减速。

    那定位刺,就是绑在手腕处的两个圆锥形的铁刺,他可以用来固定伍术自己的身体,也可以灵活的控制身体下滑过程中所要走的方向,也是他从墙壁下滑时控制速度的最后一道屏障。

    伍术沿着墙壁下滑,利用他的工具很轻松的就落到了通道口的底部,他按照自己先前来时记忆的路线向墓穴深处走去。

    可是他走着走着,感觉到自己走过的地方如此的陌生,好像是从来没有来过似得,瞬间他就有点蒙圈了,这也是他从来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奇怪了,这里怎么变化那么大?难道跟下边的墓室机关变化有关系?”想到这里,伍术又向前多走了一段路程,这时他才彻底的肯定,墓室一定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按照先前的道路,通风口下来之后,应该是个墓室,而他此刻面对的似乎是用来搬运东西的通道,通道两侧散落着些许用来建筑的青砖,还有一些雕刻使用的凿子,锤子,甚至还有一些图纸的碎片。

    他沿途将所有能够见到的图纸碎片全部捡了起来,反复翻看着,似乎从中根本就找不到任何有利用价值的东西。

    当他一抬头,在他的眼前有一块还未镶在墙上的青石板,石板上边的雕刻似乎只雕完了一半,用来雕刻的锤子与凿子还在一旁安静的摆放着。

    “真是奇怪了,这么大个墓室,连个墙雕还未完成,这就不再建设了?”

    这是这座古墓给伍术带来的第一个巨大的疑问,毕竟一个有计划的墓地建设,基本上都是在墓主死前建设,等墓主死后直接入墓完事儿。

    但如果这古墓连建设都没有完成,那很有可能这墓主人根本就没有在这里,或者说,是他死后,后人帮他建设的,但建设到一半,半途而废了。

    可是他又回想起前些日子在墓地深层碰到的那些机关,如果从那些机关说起,这座墓地的建设应该是已经完成了。

    这样的矛盾在伍术的心里不断的闪现,但他眼前看到的这块青石板,确实是一个很好的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