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三一四章 阿采
    阿采的两名伙伴被飞来的箭矢穿心而过,我也是惊得够呛,伍术急忙向前方的墓室飞奔而去。

    我二人加上阿采的三个人小心的躲在我们眼前的这座墓室中,躲过又一阵的箭矢。就在我们立足未稳的时候,忽然间感觉脚下的墓室渐渐上升,而在我们身后的那间墓室以及刚才的那个墓道已经开始下沉。

    我立即站在墓室的门口向外张望,整个墓阵的所有墓室的位置发生了变化,唯独是中心的那座三层宝塔的位置没有发生任何的偏移。

    “这是怎么回事?”阿采身边的两个人问道。

    我没有说话,不过看着那阿采一脸迷惑的样子,几乎可以肯定那阿采根本不知道这墓阵的布局以及作用。

    伍术也在一旁长叹深思着,一脸沉重的表情,不断的叹着气。

    阿采回头指了一下摆在墓室两侧的一些袋子说:“你们两个看好这些东西,千万不要忘记了。”

    “放心吧老大。”

    看上去两个手下十分听从阿采的安排,我谨慎的问了一句:“你们这次是来这里盗墓的?”

    阿采的脸上堆起了一丝笑:“那不是,我们这次来是……”她欲言又止,之后敷衍的说道:“其实我们也是误打误撞的进到这里来的。”

    “不对吧,刚才死掉的那两个兄弟已经跟我们说过,你们是来盗墓的。”伍术说。

    阿采的脸变得有些不太自然,随即低声说道:“对,是来盗墓的,但我们没想把这里全部掏空。”

    “就你们这几个人还想掏空这么大个墓阵?”我反问。

    阿采一脸垂头丧气的样子:“哎,只可惜来的时候没有带上一两个高手,就带着这几个喽啰进来了。”她边说着边摇着头。

    “你们还有高手?”伍术说。

    阿采一脸苦闷:“来的时候是十几个人,走到现在就剩下我们几个了,刚才又死了两个,真是的,就是太过低估这座古墓了。”

    我心中不禁的打起陀螺来,仔细的盯着那阿采的表情,随后又说道:“现在既然都碰到一起了,咱们还是想想如何出去吧。”

    伍术点头附和着:“就是,我们本来也不想走的这么远,谁知道就是被这里的机关所逼,一步步的走到现在。”

    阿采显得有些苦恼:“可是,接下来的路或许会更远,更危险,就我们几个人能不能安全的走出去也说不定。”

    “那也要试试,总不能在这里等死。”

    “对啊老大,我们还背着这么多的东西呢。”阿采的同伴在一旁说道。

    就在此时,伍术看着外边墓阵的变化,又回头数落道我:“你看看,当初若是听我的往回走,或许现在已经想到办法出去了,现在可倒好,连回去的路都没有了。”

    “谁知道这里的机关会如此的变态,再说了,现在我们一直向前,也不一定就找不到出去的路。”

    “那你说咱们应该怎么办?”伍术急了。

    我也毫不客气的回道:“走一步看一步,到前边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一时间,我与伍术两个人似乎要在阿采这位好朋友面前表演些什么,谁也说服不了谁,而且听起来两个人说得都非常有理。

    伍术说道最后,手中的拳头捏的咔咔作响,咬着牙说:“你听不听我的?”

    我见到伍术的拳头之后,反倒是咧嘴笑道:“就凭你,能打过我么,现在阿采在这里,让她说说,以前咱俩打架,你什么时候赢过?”

    “对,伍术哥,你从来没有赢过小牤哥,每次都是伍叔去帮你们拉开的。”阿采见到两个人的架势,脸上笑开了花,似乎又回到我们曾经的童年。

    阿采的两个同伴坐在一旁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看着伍术那大脑袋,更加有趣。

    “你们两个出去!”伍术似乎有点生气了,我的脸上已经灌满了鲜红的血色。

    阿采一见如此,立刻挥手,让两个同伴先出墓室回避一下。

    我撸起袖子,指着伍术说道:“别说我欺负你,我一只手对你,你赢了,我们就听你的,我赢了你就得老实儿的跟我们走,别废话。”

    “好!”伍术毫不客气的纵身一跃,跳在了我的身前,双手用尽全力抱住了我的腰,就想一下子把我摔倒在地。

    我扎好马步,身子丝毫未动,单臂一较劲,一推那伍术的大脑袋,我一个趔趄,连退了数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虽说伍术显得十分的不甘心,但我也无可奈何,很不情愿的说了一句:“好,我输了,以后听你的。”

    其实在我、伍术与阿采三人之间,有着相当不错的友谊。当初我们整天在一起玩,村里算得上同龄人的也就我们三个,所以相互之间知此知彼。

    而我与伍术两个人的对打,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伍术天生就打不过我,两个人在所有交手的记录中,伍术的胜迹为零,而且我刚才说的那句话也是三人最为熟悉的话。

    阿采这个时候站在伍术跟前,有些安慰的意思,拍了拍他的肩头:“现在是非常时期,这里的确危险的很,不管小牤哥说的对与错,我们听一个人的总比听两个人导致意见不合的强。”

    “就是,你看看阿采妹子,多么的通情达理。”我说着,撇了一眼伍术。

    伍术的一脸不服输的样子,起身严肃的说道:“既然这样,我倒有个主意,听你的太过武断,现在看阿采妹妹是盗墓团伙的领头,对于墓穴的事情她一定比咱俩强,我们还不如听她的呢。”

    我一听,挠了挠头,轻声一笑道:“也好,省的一会儿你还得挨揍。”

    “切,你就会欺负人。”

    我们三个人终于商量出了对策,可阿采一听我与伍术统一了口径,一脸茫然的表情:“你们两个人是天生的一对么?说和好就这么快?”

    “对,以前需要人来拉架,现在我们都长大了。”

    阿采额头一阵无奈的汗水:“长大了?人家才刚刚长大呢,谁知道墓穴风水之类的知识。”

    我听得清楚,立刻问道:“什么?你不懂?”

    “不是,我懂,就是有的时候未必说得那么对。”

    直到这个时候,我与伍术两个人的心中似乎都有了其我的想法,我知道用自己的知识是完全可以走出这座墓室的,但确实不好与伍术直接说出来。

    毕竟我们刘家在心水村是以儒家的温文儒雅,天理至上,中庸求圣为家训的,所以让伍术知道自己懂得盗墓知识,回去之后让村里人知道了,岂不是要嘲笑起刘家。

    所以我最后还是决定通过阿采这个第三者,帮着传达自己的意思。

    伍术与阿采之间似乎也在说些什么事情,直到最后,伍术的表情终于恢复了正常。

    我见到伍术站在墓室口向外张望着,顺手拉过阿采的手臂,压低了声音贴在阿采的耳边说道:“你过来,我跟你说说这里的事儿。”

    阿采起初感觉到有些诧异,但跟着我到墓室的一个角落里蹲下之后,听了我的一通叙述,她才点点头,伸出大拇哥来:“原来小牤哥哥这么厉害,这墓穴里的墓阵都研究的如此明白!”

    “嘘!”我伸出一根手指:“别让门口的大脑袋听见。”

    阿采点了点头,慢慢的起身,干咳了一声:“好了,现在大家伙都过来。”

    伍术一听,老老实实的凑到阿采身前,阿采的两个同伴也同样凑了过来。

    “下边布置一下我们下一步的计划。”

    我装模作样的听着,其实这些话都是我教给阿采说得。

    阿采接着说:“咱们现在所处的这座古墓,被称作万骨枯,有句话说得好,名将成于群兵葬吗,所以这里的墓主人也绝对不是个一般的人。你们也看到了,外边的墓阵设计的精美绝伦,危险无处不在,杀气腾腾的,这一点我们来的时候也应该感受到了。”

    “老大,那我们是不是到此结束,按原路返回?”

    “不行,我们已经回不去了,这里的墓阵是随着机关的被使用,逐步发生变化的。所以我建议,咱们还是继续向前,走到中心位置,那里应该就是墓主人安葬的地方。”

    伍术接过话茬:“走到那里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你们想啊,当初埋葬这墓主人的人,总不可能都在这里殉葬吧,肯定会有出去的道路的,所以我坚定要往墓中心走。”

    “那如果这里的墓主人是先安葬,再设计外边的机关怎么办?”

    阿采十分肯定的说:“不会的,按照兵法的排兵布阵,这个墓阵属于防守转进攻的阵型,既然是这样,那首先要具备的一定是要先坐住墓阵中心的阵眼。”

    伍术一听阿采的介绍,我自己显出一脸的疑问,甚至忍不住的问道:“你是怎么懂得这么多的?”

    可就在几个人商量如何进行下一步的时候,摆在墓室的几个袋子里,传出一阵阵的爆裂之声,随后我们脚下的墓室又开始慢慢的转动起来。

    而我此时清晰的发现在整个墓阵中,最中心的地方有一座三层宝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