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三一三章 连弩木桩阵
    我们脚下的地面开始慢慢的下降,当地面停住的时候,我发现身边有一个墓室,这才转身进去,进了墓室之后,发现在门口已经倒着几具尸体。

    猛然间,我失去了重心,一头趴在了地面上,这个时候才发现我的脚下已经绊上了一根细细的麻绳,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的机械转动的声音。

    我的目光向墓室的中心看去,却发现在墓室的中心有一座小型的雕像,雕像的下方有一个圆盘,慢慢的旋转着,慢慢的上升。

    “这是什么机关?”

    “小牤快跑,要不然咱俩就完了。”伍术在墓室口喊道。

    我立刻起身,回头跑去,可是发现在墓室的墙角似乎有些黑影在慢慢的窜动。

    “什么人?”我问道。

    这个时候,墓室中的雕像已经旋转了一圈,从雕像下边露出一层一层的圆盘,圆盘的侧面伸出一个个箭矢尖锐的头。

    伍术借着手里的松油棒看的清楚,不自禁的喊出了声:“连弩木桩阵?”

    我听在耳朵里,心中忽然间想起自己从前在书上看过一个关于墓地机关的设计。

    机关说得是,将连弩平行排列在一个经过设计的旋转木柱上,四个方向每个方向都会排上三支连弩。

    机关每转一圈,连弩就会同时射出三根弩箭,每个方向都会被弩箭覆盖,等着旋转木柱全部升起的时候,会有七七四十九只连弩,分别向上下左右,东南西北不同的方向射出弩箭。

    所以说,这个连弩木桩阵几乎是无死角射击,凡是碰到这个机关的人,基本上没有逃离的可能。

    我之所以知道这样的机关知识,完全在于父亲曾经给过我一本关于墓地机关的书,虽然说看的非常少,但当时就因为这个机关的威力,才吸引我对这个机关了解的十分详细。

    可至于伍术知道这个机关的名字,我心中一阵的不解,但我还是忍住了没有问伍术。

    伍术说完之后,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两个人没有了办法。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紧张的说道:“我们冲过去,用最短的时间冲过这个墓室,不然的话我们都会成为筛子。

    伍术没有停滞,两个人根本就不顾及墓室中的黑暗,甩开步子向墓室对面的出口跑去。

    可令我们没有想到的事儿发生了,我们的双脚几乎都被一些丝线缠住了,纷纷倒了下去,也就在这个时候,那连弩木桩再次上升,第一层的连弩已经开始发射弩箭。

    几只弩箭贴着我们的耳边擦过,射在我们身后的石壁上,箭矢当啷落地。

    我们丝毫不敢怠慢,纷纷起身,想要再跑,可我感觉脚下的丝线已将我们的双脚死死的拉住。

    “完了!”伍术丧失了信心,手在脚上不停的拉拽着那如同一团乱麻的丝线。

    我也慌了阵脚,毕竟我知道这个机关的厉害,所以眼下所要做的就是立刻跑出墓室,但我的双脚也同样被丝线缠的一塌糊涂。

    在这个危机的时刻,我与伍术似乎对生命产生了更深刻的看法,死谁都要死,但面对死亡的时候又有多少人能够轻松而又坦然,又有多少人可以毫不在乎。

    我们两个同样也是普通人,对于生与死的看法,当然也很普通,对生的向往,对死的恐惧很自然的流露而出。

    木桩中间的圆盘又上升了一层,这时的弩箭又增加了一倍,箭矢纷纷擦过我们的身边,碰到墓室的墙壁后落地,使得我们的惊魂不断。

    “哎哟!”伍术的肩头被弩箭擦过。

    “噗噗!”趴在地面上的那具尸体上又被弩箭射中,没有多久,尸体已经变成了一个满是弩箭的靶子。

    我与伍术两个人的小命眼看就要丢了,相互之间对视着,似乎在等待着中箭之后的死亡。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腿被一股力量锁住,速度极快的向墓室外侧拉去,再被拉拽的过程中,后背好似起了火。

    与此同时,伍术也同样跟在我的身后,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拉出了墓室。

    被拉出墓室之后,一转弯,进入了墓室外侧的一个矮洞中。在洞中,我们才发现自己的脚被一只铁钩勾住,脚踝已经被那丝线勒出深深的血印。

    “呵,你们两个小子的命真够大的,那么多弩箭都没有伤到你们。”

    “就是啊,我看这两个人应该是天生的盗墓奇才,不如回去跟老大说,收了他俩得了。”

    矮洞中,一个人身形矮小,长了一个馒头大脸,一撮山羊胡高高的翘起;另一个身形也不高,只不过是那张脸没有长得那么让人感到饥饿,略显消瘦,身形也比刚才那位瘦弱一些。

    我急忙起身施礼言谢:“多谢二位帮助,不然我们兄弟两个人就要葬身于此。”

    那馒头脸的坐在地上,放下手里的绳子,从我的脚踝上取下那只铁钩,摇头道:“你们两个还真是,我们两个盗墓这么多年,墓穴里面的什么机关都见识过,什么死相的盗墓人也见过,就是没见过你们这样命好的人。”

    “是是,我们的命很好,这不是碰到了两位么。”

    “嘴还挺甜。”那馒头脸收好了绳索,上下打量了一番我:“你们这么小的岁数就准备干这挖坟倒洞的勾当?”

    伍术这个时候接过话来:“其实不是的,我们是追一只狗才误打误撞的进到这里来的。”

    “追狗?”那瘦脸的笑道:“你们的这个理由有点太过夸张了吧。”

    馒头脸道:“不要紧,即便是他们不说也无所谓,反正都跟咱们在一起了。”

    我一头的雾水,没想到自己跟伍术就这么被盗墓贼看上了?

    我急忙解释道:“其实我们什么都不会,你们收了我们两个就是收了两个累赘。”

    “没关系,我们不在乎。”

    “你看你们救了我,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那不如就再帮我们一次,带着我们出了这墓穴怎么样?”伍术说道。

    瘦脸的说:“行啊,不是说了么,你们现在是跟我们一伙的,所以啊,带着你们出去也是当然的。”

    我与伍术递了一个眼色,随后说道:“那就太感谢二位了,不过到时候别说我们是累赘就得。”

    在双方基本达成协议之后,伍术想要探头出去看看,却被馒头脸的拉住:“找死啊,连弩木庄阵还没完事儿呢,别露头。”

    “哦,知道了。”

    我问道:“那这个阵什么时候能完事儿?”

    “稍等一下,如果没有计算错的话,再有一个时辰就差不多了。”

    伍术左右看了一下,发现四个人蹲在这个矮洞里有些挤,问道:“这墓穴看来还真是奇怪,怎么还有这么个矮洞?”

    “你以为呢?这洞是我们两个人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挖出来的,没看我们的兄弟为了我们争取时间挂了么。”

    听到这里,我与伍术才明白门口的那位死尸为什么会死的如此简单。

    一个时辰过后,那沉重的机械旋转声真的不见了,而且那连弩射箭的声音也消失了。

    馒头脸的向洞外伸出一把小铲,感觉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这才爬出矮洞,左右看了一眼,长出一口气。

    “出来吧,没事儿了,咱们去下一个墓室,老大还在那里等着咱们呢。”

    瘦脸的推着我与伍术出了矮洞,与馒头脸站在一起,几个人回头看了一眼刚才的墓室,这才放下心来,向下一座墓室而去。

    我与伍术两个人走在前头,两个矮子跟在身后。

    还没等我们走到下个墓室,从墓室中走出三个人影,为首的是一位少年,长长的马尾搭在肩头,一身干净整齐的长袍,脚下一副短靴。

    “老大,我们刚才从墓室里救出了两个人,你看。”

    那为首的点头,走向我与伍术,可等他站在我面前的时候,猛地愣住了,半天没有说话。

    我与伍术二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怎么这么个打扮?”

    “哈,好好的一个大姑娘,非要穿的跟个男人似得。”伍术也说道。

    那为首的被我们这么一说,小脸瞬间变得粉红:“就知道你们能这么说,刚才我老远见到,就感觉像你们两个。”

    “阿采啊,你怎么跑这里来盗墓了?”我问道。

    “切,你们不也跑到这里来了?”

    这为首的是我与伍术的好朋友阿采,原来我们一家也在心水村居住,可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家都搬走了,之后几个同龄人之间就再没有任何联系,这下可好,三人居然在这个墓室中相见。

    我向阿采讲述了我们为什么来到这个万骨枯的原因,说得阿采一阵哭笑不得,再听刚才那两个矮子的介绍,我们也确实能够感觉到我们二人的命也真就够硬的了。

    “啊!”馒头脸的矮子忽然间发出一个痛苦的叫声,等众人看去的时候,我的后心已经被一只弩箭穿透,而另一位矮子也同时被一只弩箭穿透了后胸,当场毙命。

    “快跑,机关又被开启了。”阿采急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