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三一二章 斗转星移
    我脚下速度飞起,窜到石棺上之后,一手搭在伍术的肩头,双脚猛地弹起,整个人飞到空中。我一只手高高的伸出,死死的抓住那长出一块的枯木藤,双膀较劲,迅速向木雕将军的身体上爬去。

    “我的天,你小子什么时候伸手这么好了?”伍术见到我的动作一气呵成,而且那惊人的弹跳力,是我想都不敢想的。

    我边爬边说道:“我出去这几个月可不是白跑的,跟着别人练就了一身的本事,你小子以后不要想跟我动手,本来你就打不过我。”

    伍术的人格似乎被侮辱了,我站在棺材上,双手掐腰,仰着那圆咕隆咚的大脑袋说:“打不过就打不过,但早晚你得知道我的厉害。”

    我没有跟我多说废话,口中含着那柄断剑,双手已经爬到了木雕将军的大腿处,而在我面前的却是那一个个木雕骷髅,那一双双深洞的眼睛死死盯着我。

    “再往左边点,你伸手就能够到了。”伍术在下边指挥着我的行动。

    我一步步的靠近那真正的人头,仔细看去,这人头的皮肤丝毫没有损坏,而且从头颈的后方流出的血迹看起来还是比较新鲜。

    我一下子感觉到哪里不对劲,本来那具无头尸体只不过是具干尸,可这颗人头……

    “伍术,小心点,这颗人头是新鲜的,好像是刚被切下来的。”

    “什么?那具尸体呢?”伍术急忙回头找去,可怎么都没发现那个无头尸体。

    我毫不犹豫,用断剑切断捆绑在人头上的那根枯藤,人头飘然而落,落地之后,好像是长了腿似得,一头扎进了石棺之中。

    而在我右手边还有一颗同样的人头,也用相同的方式将人头砍落,这颗头也好像是长了腿,但我没有进石棺,而是向墓室的一个角落跑去,瞬间消失在黑影之中。

    伍术站在石棺上感觉不对,这时候才发现我脚下的这口石棺已经被推开了一条缝隙,从这条缝隙当中黑烟冉冉而起,一股浓郁的尸臭飘散开来。

    “妈呀!”伍术喊了一声,我猛地从石棺上跳了下来,几步就离开了那具石棺。

    挂在那木雕上的我见到伍术逃开,不禁的骂道:“混蛋,就这么跑了,我怎么下去。”

    “小牤你小心点,先别下来,我看看那石棺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伍术急忙说着。

    从刚才那黑暗的角落里传出来一个声音:“谢谢你们,我的头找到了,小兄弟,你上去拿下那把剑吧,它是你们的了。”

    声音来的十分的低沉,音尾拉的老长。

    我仰头看去,那把长剑距离自己也就只有一臂之遥,只要我再向上蹬一步,就可以拿下那柄宝剑。

    可我最担心的是,拿到宝剑之后,自己如何下去的问题。

    “伍术,想办法让我下去,我上去拿剑。”我手脚灵活,只两三下就爬到了那木雕的手臂上,将那宝剑轻松的取了下来。

    可就在我紧握宝剑的时候,忽然间感觉这个将军木雕开始活动,从我的脚开始,一节节断裂,向地面落去。

    我心中一阵恐慌,如果按照现在的高度算上去,若是掉了下去,很有可能会摔得半残。

    “伍术,快点想办法,一会儿我就掉下去了。”我紧张的很。

    伍术大脑袋左右张望,但偌大的墓室里,除了我们见到的东西,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接住我不让我受伤。

    忽然间他的大脑袋看向那石棺,又抬头看了看我的位置,仰头喊道:“小牤不要害怕,我有办法啦,不过你下来的时候一定要闭着眼睛啊。”

    伍术立刻跑向石棺,用尽全身的力气,将石棺的盖子轰隆推开,棺材里黑烟正浓,飘散到整个墓室。

    “混蛋你,让我往棺材里跳?”我问道。

    伍术立刻回到:“别管那些了,先跳下来再说,总比你摔在地上残废了强吧。”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那木雕的将军头已然从木雕的最上方滑落下来,而缠在我腰间的木雕骷髅也如雨般纷纷滑落。

    我忽然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飘在空中,随着那些骷髅飘然而落,但正如伍术推测的位置,我正好落在石棺当中,摔得我叫苦喋喋。

    伍术急忙跑到我跟前,探头看了一眼,这才满脸微笑的说道:“你看,没事儿吧,有个尸体帮忙扛着,总不能摔伤。”

    “对啊,可你看看你身后,我想我们的麻烦来了。”

    就在伍术的身后,站着刚才那无头尸体,现在找到了头颅,但是那煞白没有了血色的脸,嘴角还不停的阴笑着,而且他手里拎着一柄长枪,更是让人不得不产生恐惧。

    我咬牙忍着疼痛,迅速起身,翻身跳出石棺:“快跑,这家伙要攻击咱们。”

    我们跑出去十几步远,我端着刚刚取下的宝剑,等着与这具尸体对战。

    可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从石棺里忽然间又站起一个满身铠甲,赤手空拳的尸体,细看去这具尸体的一条腿已经断掉,单腿跳出了石棺,直扑冲来的那拿着长枪的干尸。

    我瞬间愣住,万万也想不到居然是两具尸体在一起对上了,难道两个人生前就有仇?不能啊,死人怎么能复活呢,还能在一起对打。

    我摸了摸自己的屁股,感觉到有点疼痛,忽然间想起刚才从棺材出来那位的一条断腿,我心中似乎有点愧疚,那条腿应该就是自己坐断的。

    “他们两个好像是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似得。”

    “算了,咱们还是找找有没有出去的路吧。”我说着,从墙壁上抽出一根火把,再次靠近石棺,我捂住自己的口鼻,将那只宝剑插在腰间,低头向石棺中看去。

    “奇怪了,这里怎么还有一具尸体?难道?”我自语道,我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伍术凑过来,一拍大脑袋说道:“我们可以假设一下,这个墓地应该是被人偷盗过,但是这里又有机关,切掉了我们的头颅,我们来的时候虽说危险,但也可以侥幸逃脱。”

    “这就证明之前的机关应该已经被人触碰过,所以我们碰到的不是致命的机关。”我插言。

    伍术点头:“对,那就是说,这副棺材里的尸体应该是真正的主人,而那两个对战的人,应该就是盗墓贼。”

    “这个假设很合理,可是我们应该怎么出去呢?”

    “这个么!”伍术想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看看我们还有什么地方没有找过。”

    “那可麻烦了,这俩盗墓贼打的不可开交,看来就是为了我腰间这把剑,我们带走它,你说好么?”

    “不好!”两具尸体虽然在一起对战,但也没有耽误我们两个用那阴沉的声音回答我。

    我眉头一展,轻声道:“你们慢慢打,胜者到我这拿宝剑,我保证给我。”

    就在这个时候,我手中拿的火把被烧断了一块油布,油布带着火苗落入了石棺当中。

    “噗!”从石棺当中一团猛火窜出,整个石棺霎时间就被烧的通红。而那火苗直接点燃悬挂那木雕将军的枯木藤,枯木藤迅速燃烧,向看不见的墓顶蔓延。

    由于木雕的碎末在石棺当中聚集,再加上那石棺中的墓主人留下的尸油,火势越发的凶猛,迅速扩散。

    枯木藤上边的火苗好像是一条长龙,垂直向天,霎时间,那团火焰,将整个墓室照的好像是白天一样,烈日当空,骄阳似火。

    我与伍术两人急忙退离石棺,靠在墓室的墙角,仰望着那枯木藤,这回我们终于见到的墓顶,由于烈火的光亮,可以清楚的看见,那墓顶居然是一盘天宫星象图。

    北斗七星,二十八星宿,标记的清清楚楚,我看在眼里,不禁的赞叹,伍术也在暗暗的挑起大拇哥,赞叹这里的天工巧匠。

    就在我看那星象图的时候,忽然间发现,那星象图上边的星宿开始旋转起来,又由于那枯藤的火焰,将每一颗星宿上边的一根火把点燃,转眼间整间墓室里好像是置身于野外的夜空当中,在那墓顶星空的陪沉下,墓室的地面上也反射出点点星辰,好像是在太空漫步一般。

    “我终于知道从那十几个水龙头流出来的水是干什么用的了,你看这潮湿的地面,这时候就成了一面镜子。”

    我低沉的嘀咕着:“斗转星移,天下变。难不成这墓室里要有什么变化?”

    伍术没有听见我说什么,但是我心中有数,这绝对是个巧妙的墓地机关,一来是不让盗墓者拿走任何东西,二来可能就是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儿。

    就在两个人各自考虑这里的事情的同时,忽然间感觉脚下似乎失去了重力,整个墓室似乎在慢慢的旋转,紧接着,那石棺已经开始上升,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

    “不对,不是石棺上升了,是咱们脚下的地面在下降。

    一个巨大的墓室开始下落,而那棺材犹如天灯一般慢慢的上升,直到上升到那星空图上,化作一个光点,化作了星图中的一颗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