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三一一章 腰缠万骷
    我们绕过墓道的一条弯路,刚一露头,伍术便即刻拍手叫好:“该,终于死在这里了吧!”

    原来那条恶犬已经趴在地上,身边一滩黑乎乎的血迹,长长的狗舌头伸在一旁,死相显得十分的痛苦。

    这条恶犬的头顶那三道深深的刀痕已经露骨,一身的狗皮好像是与身体脱节,瘫软的贴在地面上,但是它的眼睛却好像是一直在盯着前方。

    当我顺着恶犬的目光向前看去,一身的汗毛全部竖立起来,感觉犹如与极地寒冰同眠一般。

    我所见到的,是在恶犬的前方靠在青石上的一具尸体。

    尸体的头颅已经不见,而身体却跪在了地上,后背紧紧的靠着青石墙壁,腰板笔直,似乎是被强迫的。

    “该死的狗,就等着你的血回去救人,你还流干了!”伍术不禁的挠起头,看样子我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条恶犬上,而我的所见,我毫不知晓。

    我拍了拍伍术:“先别管这条恶犬了,我们这回见到可是个人。”

    “什么?”直到这个时候,伍术的眼光才向那具尸体看去,他眉头紧锁,小心的向前靠近:“难道我的分析错了?这里真的被盗过?”

    “错了,这里有尸体的存在,不过看上去比我们想象的更复杂。”

    伍术听了我的话,长出一口气,从腰间抽出一条布带,将恶犬捆住,拎在手中。

    我又说:“先别管恶犬,看看那具尸体。”

    这个时候的伍术似乎卸掉心理的一块石头,他蹲在尸体跟前,仔细的查看着。

    “这个人……”伍术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我问道。

    伍术言道:“我是想说,他好像是被杀的。”

    “他杀?”我问道。

    “不好说,可是他的头?”

    伍术说道这里,我忽然想起刚才在石壁上见到的,那个挥舞单刀的头领,他的腰间挂着的是数个血淋淋的头颅。一番思索过后,我的心里越发的紧张起来。

    “奇怪了,这个人似乎是被捆绑着的,怎么能笔直的靠在石壁上?”伍术自问道。

    我也猛然从胡思乱想中跳了出来,压住了内心的那种恐惧:“你看看他的胸前,好像是有一根长长的铁器。”

    伍术立刻向死者胸前看去,果然有一根长长的钉子穿过他的胸膛将他钉在了墙壁上,所以才出现一个笔直腰板并且下跪的尸体。

    我速度极快的将那具尸体上的长钉取了下来,但奇怪的是那个尸体还是没有倒下,依然笔直的靠在墙壁上。

    “这是怎么回事?”伍术问道。

    我也十分的差异,已经将刚才的那种恐惧全部抛下,因为我忽然间感觉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光是顾忌之前的那种伦理常理,天理道德似乎有点问题。

    而此时此刻我需要面对的是如何才能离开这个万骨枯。

    我拼命的摇了摇头,忽然间感觉到脑袋变得出奇的灵光,与伍术说:“先不管他,我们先去前边看看,或许还会有新的发现。”

    “恩?你怎么忽然间不紧张了?”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我蹲下身子,拍了拍伍术:“放下恶犬,切掉它一条腿就够解毒了。”我单手一挥,断剑将恶犬的一条腿切掉,用衣衫的一条内衬包裹起来,让伍术将其缠在了腰间。

    我们起身,将恶犬的尸体扔到一旁,重新振作精神,放弃对那具尸体的猜测,继续前行。

    可是事与愿违,从那具尸体中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声音:“帮帮我,我的头不见了,快点帮帮我!”

    “什么鬼?”伍术骂道:“钉子不都给你拔出来么?自己找去,我们没有时间给你找,真讨厌。”

    此时的我们已经对这里所有的事已经麻木,摆在面前的还是如何出得了这个墓地。

    “那好,你们不帮我,我自己去找!”声音来的阴沉,来的有些忧伤。

    我有点嘲笑那声音,嘀咕道:“头都没了,你还怎么找。”

    “就是,我看这就是墓地的修建者玩儿的噱头。”伍术也附和着。

    可就在我们不在意的时候,忽然间从我们身边一阵风闪过,出现在我们视线内的却是一个没有头颅,被绑着双脚的尸体,跳着向墓道深处跑去。

    “我的天,这?”我与伍术两个人根本无法解释眼前看见的现实。

    我下意识的向身后的看了一眼,在刚才的那个墙壁前,尸体已经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那条少了一条腿的恶犬。

    我此刻精神的很,已经抛弃所有的恐惧,并且对这里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一来是为了走出这座墓穴,二来既然是走不出去,也得在这里验证一下从来没有使用过的风水探穴的技能。

    “追!”我两个人紧紧的跟在那个无头尸体后边。

    一路追去,那具尸体一会儿撞到墙壁,一会又跌倒,跌倒再爬起来,继续乱跑。

    没跑多久,尸体穿过一面青石墙,消失了踪影。

    我一把拉住伍术:“哎,别追了,这是一堵墙啊。”

    “我去,得亏我反应快,不然就撞墙了。”

    “不对,这墙似乎有点奇怪,那尸体是怎么过去的?”

    “等会我试试。”伍术伸手触碰了一下那堵墙,似乎什么都没有碰到,而且顺利的穿墙而过。

    我瞪大了眼睛,心中一乐,毫不犹豫的也跟着穿过墙体。

    “轰隆!”就在我们身后的那个虚影墙体上,瞬间落下一块足可以截断墓道的巨石,这回我伸手探去,居然挡住了。

    我回头看去伍术的时候,伍术已经愣在当场,仰头望着上方,顺着伍术的方向看去,我也惊住了。

    在穿过这道墙之后,一个校场大小的墓室出现在眼前,仰头望去,墓室的上方见不到顶。

    就在墓室的中间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石棺,而在石棺材的两侧站着两个身穿铁甲,手持长枪的士兵雕像。

    “兵马俑?”伍术问道。

    我点头:“应该没错。”

    在中国的历史上,不仅仅是秦始皇用兵马俑来壮大自己的地下宫殿,在我之前之后,常常会有大家贵族,兵家将军的地下宫殿同样有兵马俑为其陪葬守护。

    我与伍术当然都知道这一点,只不过是相互之间不点破。

    更恐怖的是在石棺材的上方,被一根一人多粗的枯木藤缠绕着一个巨大的木雕像,雕像的手里紧紧的握着一柄阴气浓郁,寒光凛冽的长剑。

    长剑乍一看去十分耀眼,上边镶嵌着几颗拇指大小的夜明珠,而在剑身上还用颗粒状的珠宝盘画出一条火龙的身影。

    而在这个木雕的腰间,居然缠绕着密密麻麻,拳头大小的骷髅头。

    “这样的设计恐怕是要显示墓主人生前辉煌的功绩吧。”伍术说。

    我补充道:“不光是功绩,恐怕还有我的战力吧。”我搓了搓鼻子:“想想刚才在壁画上见到的那个场景,真是让人难以忘怀,战争都能打到用兵器挑着人头炫耀的地步,那该有多么的残酷。”

    “这就是战争?”

    “还我头颅,我的头!”那具无头尸体此时已经站在那两个兵马俑跟前,漫无目标的到处乱撞,期间还撞到了一个兵马俑。

    可这个兵马俑手中的长枪居然很巧合的穿透了这具尸体,使得那具尸体无法在继续乱跑。

    “伍术,你看那把宝剑,该不会是这墓主人生前的至宝吧?”

    “我想应该是,不过……”伍术又有点犹豫:“这样的东西,我想也不太好拿?”

    “我知道,于情于理都不应该碰人家的东西,可是我们现在要出去,或者那东西能派上用场!”我说着便小心的靠近。

    当我们路过那两个兵马俑的时候,忽然间感觉那具尸体还在说话:“帮我,拿回我的头,那把剑就是你们的了。”

    我被这声音感染,忽然间感觉到这具尸体似乎知道我的头颅在哪,也知道我们要做什么。

    “你的头在哪?”

    “就在那人腰间插着呢。”

    伍术这个时候晃悠着大脑袋低声说道:“我看见了,那一堆木雕而成的头颅当中,有两个应该是鲜活的人头,估计其中一个就是这具尸体的。”

    “你的眼睛真够好的了,可是那木雕在上边啊,我们怎么才能上去?”我陷入了沉思,在考虑如何上去的问题。

    伍术却毫不犹豫的一脚踢开身边的兵马俑,又帮那具尸体拔出长枪。

    尸体跳起身来,几下就跳上了石棺材,又从石棺材上身轻如燕的跳了起来,但我最终还是没有碰到那个木雕的将军。

    “这里好奇怪,这么大的一个墓室,居然还能将木雕掉在空中,真搞不懂设计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我自语。

    我拔出手中的断剑,仔细的端详着那木雕上边的枯木藤,可是那么粗,自己的断剑十有八九是力不从心,想到这里,我终于想到一个办法。

    “伍术,蹲下身子,看我飞!”

    伍术听了我的话,很自觉的弯下身子,双腿较劲,稳稳的站在石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