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三一零章 棺摆船
    我们一时间没有了办法,伍术在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眼睛瞪的老大,他蹲下身,将掉落在地上的木板拾起,按照棺材缺失的那块缺口向上填补。

    “填不上的,已经烧掉那么第一大块了。”我这个时候显得要比伍术清醒的很多:“不要慌,一定有解决办法的。”

    我立刻将那个青石雕刻的供桌前的东西收拾干净,又将自己从家里带来的几颗粟米放在了供桌上。

    “你糊弄鬼呢?”伍术看见粟米,顾不上紧张的问道。

    我一脸无奈:“还能怎么办,我们身上什么都没带,总不能把我这把破剑摆在上边吧,总得表示一下诚意。”

    伍术一听,翻了翻自己的衣服,可什么都没有找到。

    “别墨迹了,过来赔罪。”我的心中始终是对这个墓穴的主人存留着那种不知不觉的敬畏。

    伍术咬着牙:“怎么赔罪?”

    “行大礼啊,要不然被鬼缠身怎么办?”我紧张的说。

    伍术的脸上似乎失去了开始的紧张,我围着棺材转了一圈,嘀咕道:“棺材板似乎有点可怕,可是现在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

    “非要发生点什么才去补救?”我问道。

    伍术没有听我的,他站在那供桌前,慢慢的蹲下身子,用手慢慢的推动了一下供桌,发现供桌是死的,根本推不动。

    我忽然间脸色一变,变得无比的异常,盯着伍术看着,双手猛的一推,伍术一个趔趄趴在供桌上。

    “你要干什么?”当伍术见到我的脸色时,我那种安稳的神情顿时消失,立刻与我拉开了距离。

    我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木,行走起来的样子也变得十分的僵硬,两只手不受控制的抓着伍术。

    可是伍术一次次的闪过我的手,他忽然间伸出自己的一只脚,将我再次绊倒,趴在我的背上,死死的攥住我的双手。

    我这么一倒,反倒是忽然间清醒了,脸上的肌肉轻松了很多:“这是怎么了?”可是当我看到伍术的脸色时,我也无语了。

    伍术的脸上此刻充满的是一种愤怒,有一种要吃人的样子。

    “就凭你,大傻个子,从小你就打不过我,摔跤也白费,还想控制我?”我嘀咕着,双手一较劲,一个兔子蹬月,将伍术踢开。

    这个时候从伍术的身上掉下一个东西,落在地上后发出了咚咚的声音。

    伍术很不自然的退了两步,同时也摇了摇头,看了看地面上的东西。

    我立刻将伍术拉到一边,十分严肃的问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学的手脚那么快了?”

    “恩?什么手脚快?”

    “那个拨浪鼓哪来的?”

    伍术翻了翻白眼儿,一种蔑视的眼神说:“我哪知道哪来的,刚才不是你先中邪的么。”

    “我?”我感觉到这件事情有些奇怪,忽然间想到开始的时候,自己贴在了墙边,我猛地回头看到身后的那面墙上居然摆满了儿童的玩具。

    伍术此时一脸得意的表情:“对吧,是你带下来的,这里是墓地,所以很多东西不能乱动。”

    “我看乱动的是你吧,不是你把棺材板烧了么?”

    “我又不是故意的。”

    “那我就是故意的?”

    我们斗起嘴来,可没一会儿,刚才被伍术填在棺材上的那块木板发出了吱嘎的响声。瞬间打断了我们的争斗,我顺手拾起那个拨浪鼓,口中嘀咕着:“不要怪,立刻把它给你们送回去,不要怪啊。”

    我这么念叨着,还真的好用,刚才的那种飘忽的感觉没有再发生,直到我把拨浪鼓挂回了墙面上之后,才发现那墙面上的八样玩具似乎都露出了一张张孩童的小脸,在对着我笑着。

    伍术蹲在棺材跟前,不断的打量着。

    可此时,那棺材开始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没过多久,这口棺材忽然间四面开花,所有的棺材板折断,洒落一地。

    而放在墙角的那个棺材盖子也瞬间被拦腰折断,不知道是个什么力量,伍术没有再像开始时候的那种恐慌,而是与我一样,清醒而又果断的研究起这口棺材。

    “快点走吧,再不出去,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呢。”我说。

    伍术十分小心的将散落的棺材板一块块拾起,可还没等我拾掇完那些棺材板,忽然间听见一声沉闷的叫声。

    “汪汪!”

    “该死的狗,你给老子出来。”一听到这个声音,伍术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怒火。

    本来是追这条恶犬的,却掉进了这个没有出口的墓室,现在它又发出叫声来诱引自己。

    “不对,狗叫声从哪来的?”我的目光看向那棺材下边。

    在这副棺材的下边同样是有一块棺材大小的青石,青石的四面被打磨的十分光滑,看来是用来做棺材的底座的。

    伍术用手敲了敲棺材下边的青石,又将耳朵贴在了青石旁边。

    “这下边是空的,我们有出路了。”

    我一听立刻兴奋起来:“那还等什么,快点推开青石。”话后,我们聚到一起,四只手搭在了青石的一侧。

    “准备好了么?”我问道。

    伍术点头,我们同时用力,但没有想到的是,我们用的力量并不大,可棺木下边的青石好像是一条浮在水面上的小船一般,瞬间被推出去老远。

    也正因为这青石突然闪开,我们失去了重心,瞬间掉入了棺材下边的黑洞,由于青石被推出去的惯性,又好像是小船一般弹了回来,遮住了入口。

    我与伍术再次落在了深坑之中,我们抬头看去的时候,掉下来的入口至少有两人多高,根本没有办法再回去,而此时我才发现,那块青石的下边居然有一根青石中轴,所以才产生了那种好似摇床的惯性。

    我摇摇头,四下打探的时候,发现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与伍术两个人。

    “吼!”

    原来是那条恶犬,正在距离几米开外的地方低吼着,准备扑来。

    “该死,老子劈了你。”伍术从后腰拔出带来的钝柴刀,一连在恶犬的脑袋上劈了三刀。

    恶犬一通惨叫,夺路逃去。

    伍术要去追,忽然间发现那个狗洞实在是太小,自己根本就进不去,我想另辟蹊径,再找一条路追去,可是那个狗洞在一侧的墙面上。

    这一侧的墙面,却是有许许多多的窟窿,窟窿都不大,但是从窟窿里边渗透出些许明亮的光芒,似乎直通墓外一般。

    “伍术,这边有路,咱们看看能不能绕过去。”我一边说,一边向另一侧的通道跑去。

    伍术紧跟其后,但是两个人听着那条恶犬的叫声越来越远,渐渐的听不见了声音。

    “完了,又让它跑了,真该死!”伍术垂丧着脸,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仰头看了看掉下来的地方,又扭头看了看我们所在的这条通道不禁的摇了摇头。

    “别灰心,它跑不掉的,就是不出去也要追到它。”我深知我们已经出不去了,不如说些好听的与伍术

    “你?”伍术将身子向后倚靠,发现背后的墙面居然是黄土,我猛地起身,用手摸了摸:“黄土?咱们对面全是青砖砌成的,难道那条恶犬进入的是?”

    我其实知道伍术要说的是什么,但是伍术说到这里也收住了。

    我问道:“我怀疑刚才的墓室是个障眼法,是个假墓室。”

    “对,咱们对面的墙里边才是真的。”

    “我就说么,这么个名贵的墓主人,怎么能就那么个小小的墓室。”我顺口说道。

    伍术一扭头,盯着我:“你怎么知道墓主的身份?”

    我这时也改变了口风:“哦,我不知道,瞎猜的。”

    “猜的够准的,其实我也猜出来了,从进来的那个通风口就想到了,一个破通风口还设计成倒流死路,明摆着是不让进来的人出去。”

    “对啊,棺材下还有杠杆,这一定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东西。”

    伍术再次盯着我看:“我有一种感觉,你出去的这几个月好像是学会了点什么东西?”

    “学个屁,这不都是凭着感觉瞎猜的。”

    “哦,我也是瞎猜,咱们还是进去看看吧,这条路估计就是通往真墓室的,想来当初来盗墓的也是走的这条路。”

    我们借着从墙内来的光线,一路沿着黄土墙走去。走了许久,才发现一扇半开着的石门,在石门口处,放着一块半人大小的青石,塞住了石门。

    “我说那一阵阵的阴风从哪来的,难怪那么清凉!”伍术说着便要向石门里进。

    我拦住了伍术,在石门外边的地面上拾起两根火把,将其点燃后,这才与伍术点点头,一同跨过青石。

    当我们进了石门之后,一阵阵水流声传来,随之而来的却又是一股潮湿的穴风,吹得我脸上一阵发紧。

    而此时发现的却是一组组描写战争场面的雕刻,其中有一员猛将骑在高头大马上,手中一柄长矛,在万军之中拼命的厮杀,而他的长矛上却挑着一只新鲜的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