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三零八章 万骨枯
    东汉末年,由于张角兄弟的黄巾起义,战事在全国七州二十八郡迅速蔓延,各地州郡的太守纷纷逃窜,一时间天下大乱。

    天公将军的散豆成兵与驱使鬼族的本事,也在民间传的沸沸扬扬。

    当时的我正在郡城里办货,发现战事四起,这才急着往家中赶。半路上遇到一伙黄巾军,不知为何我也稀里糊涂的跟着他们走过了几座城郡。

    最后我还是偷偷的离开了他们,回到了我心爱的村落,心水村。

    我叫刘牤,是心水村刘家的独苗,就在我出门的这段时间,我的祖母大限已到,驾鹤西去。

    从我到家的那一刻起,父亲就让我在祖母的灵位前行大孝之礼,守灵七七四十九日。

    就在守灵守到十日的时候,父亲告诉了我一件事情。

    “今早伍术急匆匆的来找你,后来又拎着一把柴刀跑掉了。”

    “没说什么事儿么?”

    父亲说:“听说是你伍叔被一条恶犬咬伤了,他要去报仇。”

    “哦?恶犬伤人?”

    “坏事上门!”父亲说:“就这句话你记得住,村里的狗都让你俩吃光了!”

    我之前其实是十分喜欢狗这个动物的,但后来父亲告诉我这句话,我与伍术确实没少收拾村里的狗,也因为此事家里也赔了不少的财物。

    夜色,祖母的灵前灯依然亮着,父亲这个时候来接班,我三拜九叩之后,回了房间。

    白天父亲跟我说的事儿,心里走有些不托底,所以趁着月色,我跑去了伍术家。

    见到伍叔还在村口张望着,我心中第一个念头就是那伍术应该是一直没回来。

    “伍叔!您先回去,我去找找他。”

    “小牤啊,这么晚了,路上小心,千万不可进了那万骨枯!”

    万骨枯是村里的禁地,听村里的老人说,这是几百年前战国时期的墓地,进入先人墓地是儒家大忌,我们都是习儒之人,所以这是必须要小心的事情。

    我从家中拿出了自己的断剑,一路向万骨枯方向追去,但令我感到不安的是,一直追到万骨枯门口的时候,都没有发现伍术的身影。

    所见到的只是脚下凌乱的脚印,沿着通往万骨枯的泥路直到深处。

    我立刻紧张了起来,难不成那伍术已经进了万骨枯?我不敢再多想,只能跟着进去,也一定要把伍术拉出来。

    如果真的犯了大忌的话,不光是被村里人一通狠骂那么简单,还要背上偷坟挖墓,欺凌先人的恶名。

    我沿着脚印一路追了进去,等到了万骨枯的墓口,发现一个新挖的盗洞,直通墓中,洞口还扔着一把小铲。

    等我沿着盗洞继续前行的时候,忽然间发现了一个人影。

    “伍术?你干什么呢?”

    见到伍术的时候,他再一次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嘴里不知道嘀咕着什么,由于这条盗洞似乎是连接了墓穴里的通风口,所以伍术这样的大个子进去就显得十分的拥挤。

    我急忙挪动了两步,靠近伍术说:“兄弟,咱们还是出去吧,毕竟偷坟挖墓是大忌,日后真的背上了骂名,家里人还怎么在村里走动。”

    伍术蹲在那里还是没有动弹,嘴里还在不停的嘀咕着什么,他似乎没有听见我的话,转眼之间,伍术的身体开始颤抖,渐渐的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吼声,我的头发已经散乱,那吼声时不时的还会变成诡异的笑声。

    我忽觉不好,心中忐忑不安,心脏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我感觉伍术搞不好是中邪了,这才刚刚进入墓口,就碰到这样的事情。我不敢怠慢,伸手抓住伍术身后的衣襟,猛地向后拽。

    其实我想要把伍术拉回洞口处,按照我的盘算,毕竟我们还没走多远,这个时候回去应该可以把伍术救回来。

    可在我再次拉扯的时候,伍术猛地回了头,长发遮住了半边脸,嘴角下拉,伸出长舌头,翻起了白眼,脸上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的表情,口中还不时的发出吼吼的叫声。

    “该死,让你别进来,看来我得劈了你。”我顺手将自己的断剑拔出,举起就要向伍术劈去。

    我的剑很快,虽说通道里的空间十分的狭小,但是一点不障碍我用剑的手法。

    就在断剑将要接近伍术的时候,伍术的脸上忽然间堆起了一阵憨憨的笑容,立刻摆手:“停,别动真格的,我就是想看看你的胆量如何。”

    我一听伍术这么说,立刻收住了剑,一团火气直顶到脑门:“混蛋你,这样的玩笑你也能随便开么?”

    “我的错,我的错,不就是几个月都没见到你了,就想看看你有没有忘记我这个兄弟,还好你来帮我。”伍术对着我连赔笑带作揖。

    我稍作平静,问:“恶犬找到了么?”

    “哎,又让它跑了,这家伙怎么对这里这么熟悉?”

    我说:“那就不要追了,跟我出去。”

    “哎呦,我的脚已经不听使唤了。”

    “那是不是还得我踢你一脚才跟我走?”

    伍术立刻摆手道:“算了,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可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伍术碰到了什么,我们身后的盗洞处忽然一声响,一块青石挡住了。

    “这下好了,我的铲子扔在外边,想走也走不了了。”

    我几次尝试推动那块青石板,但不管我用多大的力气,那块石板纹丝未动。无奈之下,只能与伍术继续向墓道里去。

    这一路走来,道路两侧的青砖越来越发的清晰可见,那上边的图案古香古色,大部分都是些生活用品,甚至还有描写农田劳作的雕刻。

    这些东西都很有可能是设计古墓的时候,用来祈祷墓主人死后的生活富足,有田有生活。

    可就在我们要走到通道尽头的时候,忽然间发现前边没路了,蹲在通道口再向前看去,一片漆黑。

    伍术伸手试探了一下通道口旁的东西,借着从通道外边辗转反射进来的微弱光线向里边看去,居然是深深的一个大坑。

    我探头向下看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光线的问题,根本就看不到通道口下边的任何东西。

    来时的道路,一路很平坦,虽说空间有所限制,但也没有其它的麻烦。可是我们没走两步,脚下的青石砖开始松动,脚下的重心偏移了。

    我也感觉到自己失去了平衡,脚下的地面在慢慢的向通道口下滑落。

    “快跑,向上跑,这里有机关。”伍术不禁的喊出声来。

    我也知道我们两个人应该是中了机关,开始拼了命的向来时的通道口飞奔,我们跑动的速度越快,脚下的青砖下滑的就越快。

    渐渐的,我们见到来时的地砖一片片的下滑,而且下滑的速度与面积在不断的增加。

    眼看着来时的洞口已经越来越远,光线逐渐变成了一个光点,这条通风道完全倒塌,落下的青砖,沿着通道向墓地内部的方向堆积起来。

    我与伍术两个人似乎飘在了空中,在急速的下坠,我的心中产生了一种濒死的感觉,胸口憋闷的很,下落时,耳边的风呼呼作响。

    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在拼命的呼吸着似乎是生命中最后的几口空气,我对生的希望已经放弃。

    但还没等我们准备好,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落地,而且摔得比较狠。霎时间我与伍术两个人疼的嗷嗷直叫,我感觉自己的腰好像摔断了似得,来回的打滚。

    但是幸运的是,通道口与地面的距离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高,虽然摔下来之后疼痛难忍,但落地之后也没有伤到筋骨。

    “伍术,你怎么样?”我在地上滚了一阵子,扶住自己的腰,感觉还可以爬起身来,但发现眼前伸手不见五指。

    “没死,还活着呢,我真以为咱俩就此交代了呢。”

    我一边用手摸着,一边靠着声音辨别伍术的方向:“这里没有光线了,你在哪?”

    “沙!”伍术点燃了一根松油棒,照亮了这片漆黑的空间。

    “你哪来的这个东西?”

    “别提了,这还是我前些日子从李嫂子那里拿来的。”

    我借着松油棒的光亮,仔细的看了一下这里的环境,仰头向来时的方向看去,一脸苦楚:“这回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我接着又向墓室的四周看去。一个不算太大的墓室,四壁全部是青石雕刻,上边有着许多奇怪的东西,看起来不是很清晰,似乎从来没有见过雕刻中的东西。

    猛然间一阵阴风袭过“牤子,你听!”伍术忽然间脸色变得有些紧张,脑袋猛地扭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我因为开始的时候被伍术戏耍过一次,所以问道:“好啦,别再故技重施了,声音在哪?”

    就在我的话刚刚说完,那个声音也越来越近,似乎就在我们的脚下。

    “救我,救我!”声音喊得稚嫩而又悠长,气氛着实的变得压抑万分。

    我伸手拉过那伍术,双目紧紧的盯着伍术的嘴唇,发现他的嘴唇没有动过,但是那个声音还是不断的传来。

    伍术将手中的松油棒慢慢的放低,地面上除了从通道口掉下的青砖之外,在那青砖堆里还有着些许奇怪的东西。

    “那好像是个坛子!”伍术说道。

    “救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