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九零章:将臣出墓
    该死的突发事件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兄弟们都被影响,险些身受重伤,最后无奈,只得商量方法。

    最终决定施展九曜阵法,九曜阵法源远流长,神秘奥妙,兄弟们想着若是运用九曜阵法,说不定可以转移到墓里面去。

    只是这一开始有些生涩,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阿武本来就不会这九曜阵法,但现在人数短缺,只能让阿武代替马钧的位置。

    秦朗毕竟最是熟悉这九曜阵法,就连兄弟们也没有谁敢说自己比之秦朗还厉害的,秦朗自幼天资聪慧,对这九曜阵法也是有自己的体会,最是能灵活运用这九曜阵法。

    “阿武,这九曜阵法是很重要的秘密,我只能通过你的精神,以密法告诉你,你是我的兄弟,我相信你。最后的一些秘技,女儒老师本不让我传给你的。可是如今,我想她也不会怪罪的。”秦朗站在阿武的面前,一脸严肃的看着阿武,沉重的语气让人觉得压抑。

    “阿苏!放心!”阿武自然理解秦朗为什么这么严肃,毕竟九曜阵法就这么教给阿武一个外来人不是这么回事,虽然现在教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但是毕竟是阿武学习了九曜阵法。

    这件事要是让某些人有心人知道了,然后再添油加醋的传了出去,传到某些人的耳朵里,只怕秦朗回去也不好交代,即便秦朗对于自己的族人来说非常重要,但事情哪有这么简单。

    阿武也郑重承诺,这九曜阵法阿武绝不会透露出半个字,否则唯阿武是问!

    废话不多说,秦朗施展密法,金光聚在食指指尖,秦朗伸食指往阿武额头轻轻一点,金光就在一瞬间跑进了阿武的精神,想是天生就会这九曜阵法一样,阿武立时运力发动。

    秦朗做主位,几个眼神示意自己的兄弟们,立马摆开阵势,阵法就赫然打开。

    可是阿武初学九曜阵法,阵法施展的时候,动作生涩,内力输出时机,大小皆不够恰当,导致了阵法施展结束,大家睁开眼再看的时候,一群人只来到了墓口前面。

    秦朗脸色煞白,果然还是有些太勉强,如果不是秦朗发觉了阿武只能运出而无法掌控细微的时候出手调控,只怕一行人连这墓口都来不了。

    阿武有些歉意的看向秦朗,秦朗甩甩手示意没关系,现在还是脱离险境才是重中之重。

    这好歹也算是脱离了僵尸的包围,要知道僵尸那玩意儿极难对付,打又打不死,又被僵尸几乎是包围灭杀,僵尸数量实在太多,必须得跑才行,阿武等一群人可是好不容易才摆脱了这僵尸的包围。

    “呼呼,吓死我了,还以为要被撕成碎肉了呢!”阿武等人脱离险境后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尽皆深呼吸调整状态。

    也不知道是哪位兄弟说的话,阿武立时点头不迭,可不是吗,被一群僵尸包围可一点也不好玩,僵尸力大无比,就连宗师境界的阿武一时间也不可能摆脱一群僵尸的围攻。

    “别得意,速度调整自己,咱们可离这危险相差不远。”秦朗的冷静在这时就派上了极大的用场,能够引领众人。

    “快看我们身后。”阿武转过身去想要看看兄弟们的状态如何,却在回头一瞬间看到了奇怪的一幅景象。

    阿武立刻让兄弟们转身,看看身后发生的事。

    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身后远处的位置上僵尸包围了一群黑衣人,个个身法了得,反应迅速,和僵尸长久打斗也不落下风,体力也非常强大。

    只是偏偏这群黑衣人出现的位置和时机都太过巧合,这让阿武眉头紧皱,阿武想到了一种不太好的可能性。

    阿武转过头望向秦朗,秦朗也在此时望向阿武,两人眼神间一个交汇,长久以来共同作战的默契让双方一个眼神就读懂了对方的意思。

    秦朗和阿武一样都想到了,这群黑衣人应该是跟踪阿武和秦朗等一行人来到这里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巧,这群黑衣人就出现在之前阿武他们待过的地方。

    “既然这群黑衣人也不是什么好狗,咱们就不管了。”阿武眼中冷芒闪过,这群黑衣人既然跟踪,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下黑手,如今被僵尸收拾了,反倒是省了阿武他们出手的麻烦。

    秦朗点头,的确,这群黑衣人既然有本事跟踪他们这么长一段时间,一直到现在可以说是被僵尸发现了,秦朗等人才发现有人跟踪,这已经足够证明了这群黑衣人本领不俗。

    在僵尸的围攻中还能撑到现在,甚至已经可以明显地看到有人突围成功,现在正在里应外合全员突围,要知道这样的事情阿武等人也完全没有办法做到。

    这群黑衣人实力太强,还是走为上策,反正现在兄弟们都比较安全。

    “阿,阿苏……”忽然有人拍了拍秦朗的肩膀,声音颤抖,语气中透露出了难言的恐惧,秦朗不理解的转过身来,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可等到秦朗转身看向前面的墓口之时,却惊讶得长大了嘴巴,合不上了!

    金灿灿的五爪金龙袍做工精致细腻,威武的金龙在袍子上栩栩如生,尤其是那一双龙眼,炯炯有神,简直就像是要活过来一样。

    金龙袍内是一套做工精致,款式特殊的猩红色铠甲,最是特殊的就是心口的位置上还有一个臣字。

    剑眉星目,只是一双眼睛血红之色甚重,连眼珠和眼白都看不见,只能看到那浓重的血红色,令人不敢直视。

    比普通人还要白皙的皮肤,显着层层绿光,病态般的肤色让人怀疑他的力量,可他手中的宝剑重到了让地面都开裂,又如何是一个文弱书生?

    坚毅的面孔布满沧桑,只是偶尔还有这疯狂,披散的乱发随风飞舞,更像是在彰显他的不羁放纵。

    只是这样的一个家伙,神色迷惘,让人心疼,想必生前一定是一个别有风范,魅力非凡的大人物。

    “皇,皇帝?”阿武感觉口干舌燥,嘴上像是干燥的都开不了口一样,喉咙更像是被人扼住了一般,说话都不利索。

    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穿着龙袍的家伙突然出现,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实在太过吓人,并没有克制住的内力磅礴宏大,让人顿时仿佛陷入了这家伙的内力漩涡之中,脱身不得。

    秦朗身为龙族,天生带有龙威,周身的气势打开的时候最是骇人,一般人只要在范围以内都会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可如今秦朗在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面前竟然气势上就已经输了!

    “你是谁?皇帝?”阿武牙齿发颤,但是后有追兵,这时候万万不能弱下来,这时候停下脚步,那么往回走只有死路一条。

    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一身金色龙袍,难不成是哪一国的皇帝?

    “尸王,将臣。”雄浑而低沉的嗓音,这家伙说自己是将臣!那位传说中的将臣!僵尸之王,真正的吸血僵尸。

    阿武顿时只感觉自己气息一滞,开什么玩笑,僵尸之王,将臣!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这个墓到底要多让人难闯啊!

    “你为什么在这儿?”秦朗本想看将臣看个仔细,可到底受不了将臣眼中的血红色目光,干脆闭上眼睛,扩张其他器官功能,想要验证一下心中的猜测。

    “我,我是将臣。”将臣一下子语塞,什么话也没说出来,我了两次,结果还是没有能回答秦朗的问题,还在说着我是将臣这样的话。

    阿武眼中精光一闪,他猜到了秦朗想要干什么,为什么现在会有这样的对话了,如果是真的话,那对阿武等人来说实在是天大的好消息。

    “你身后是什么?”

    “身后,不能去。”

    阿武不会让秦朗孤军奋战,硬顶着将臣的威压向将臣提问,而且,阿武和秦朗还发觉,每当问将臣问题,将臣又不能回答的时候,将臣的威压都回降低一分,兄弟们也能好受许多。

    将臣的威压实在太大了,兄弟们实力不如秦朗和阿武,都要被压的趴在地上了,为了兄弟们考虑,阿武和秦朗都得努力赶紧想办法解决眼前将臣的难题,不然这股威压之下,黑衣人全部脱身后,只怕对阿武等一行人非常不利。

    “你为什么穿龙袍?”秦朗又一次提问,将臣传闻忠诚不二,如今这么一问若还是回答不出问题来,那就应该是没错了。

    “不!不!不!”

    “不是,我是臣,我是将臣!”将臣的威压在这一个问题下土崩瓦解,终于,将臣的所有力量都收敛起来,沉在丹田,无人察觉,如果不是刚才阿武等人才体会过将臣的可怕,都会真的以为眼前毫无内力波动的只是一个普通人。

    将臣的吼声振聋发聩,尽是不相信和不甘心的绝望之声,就在这时,秦朗最熟悉的阵法忽然亮起,阿武等人又被困在了八卦阵之中!

    “该死的,秦朗,快想办法脱身!”阿武大吼,偏偏这个时候。

    “我在想!”秦朗大叫,什么时候被圈在这八卦阵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