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八六章:兄弟齐心,黑衣退
    黑衣人见豹奴召唤出了野兽守护,畏于眼前凶狠的野兽阻拦一时也不敢上前。两方各自僵持了许久,终于有黑衣人按捺不住这一时诡异的气氛,大吼了一声为自己壮胆,提起刀便冲了上去。黑衣人直逼进梓萱身旁,提起刀作势要往梓萱身上砍去。

    而豹奴和他操纵的野兽却先作按兵不动,先等黑衣人近了梓萱的身,像是看好了时机才一声令下。野兽按照豹奴的命令,张嘴咬去,不偏不倚正好一口咬中了那黑衣人的腰间。野兽将黑衣人往后一拉,面向着其他黑衣人,一口咬下。那黑衣人登时断成了两截,鲜血四溅。

    其余黑衣人见此,虽然一时不敢上前,但有命令在身也不敢后退逃跑。黑衣人们只好硬着头皮往前冲,可论气势也被减弱了一半,对豹奴来讲仅仅防守来讲完全不成问题。在豹奴唤出的野兽的保护之下,梓萱和秦朗开始为兄弟们先行治疗。很快原本伤痕累累的其余几人渐渐回复了些元气。

    正当秦朗和梓萱在帮其他几人恢复伤势的时候,坐在一旁已经被处理好伤口的刘伶突然开了口,“阿苏,我有话想和你说。”秦朗正忙着,以为以刘伶的性子又要说些别的不打紧的话,便没好气地回了他,“少来,要耍嘴皮的话待会再说,也不看看现在是个什么时候。”

    “不是,我真的有重要的话要和你说。”刘伶突然一改刚才散漫的坐姿,认认真真跪坐好。秦朗虽仍然不停手上的活,也将注意力更多地放在了刘伶身上。只听刘伶缓缓道,“这段日子兄弟们也吃了不少的苦,而且…马钧也受了重伤死了。阿苏,是我们错了。”

    一向爱耍嘴皮子的刘伶难得如此正经得说了这么一大堆,众人也不免一愣。

    当时,只有他和马钧是绝对的守护曹操的忠心派。

    可是如今曹操挂了,曹操所选的继承人也不是曹丕,且他们的师尊也挂了,这一切都似笑话一般,现在,刘伶自然不可能再如原来一般针对秦朗了。

    “阿苏。”刘伶向秦朗伸出手去,秦朗也明白他的意思,便顺了他的意,握上了刘伶的手。而让秦朗为之意外的是,其余几个兄弟也伸出了手轻轻附在了他们二人的手之上。抬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是,其余几个兄弟的满含笑意的眸子。虽然其他几人没有明说什么,但即便不说秦朗也明白这份心意。九曜的心终于和此时他们的手一般聚到了一起。

    这面的各人还在感动之中,可苦了另一面的豹奴。豹奴一边操纵着野兽击退黑衣人,一边怒道,“喂,你们几个!还要磨叽到什么时候!我快撑不住了,啊!”众人这才收回了手,刘伶又恢复了往日爱耍嘴皮子的模样,一时没了刚才的正经。

    九曜拿起各自的武器面对黑衣人冲了上去,这次的九曜不但不仅仅再是刚才那伤痕累累的众人,还少了内心的本隔阂着的那份芥蒂。从身体到士气上都大大重振的九曜,又怎是黑衣人可以阻拦的。

    一时间九曜势如破竹,黑衣人竟被九曜斩杀不少,为首的黑衣人见形势不对,虽然一时也不想退去,可也没了办法。为首的黑衣人只好,一声令下,黑衣人便如潮水般退去了。

    终于赶走了黑衣人,众兄弟终于松了一口气,坐倒在地。“简直就是甩不掉的粘浆糊。”刘伶不由地抱怨到。梓萱笑着和他回嘴到,“和你脑袋里装的东西一模一样。”众人皆笑。九曜好像又恢复了往日的气氛,只是,这中间到底是缺了人。

    一番谈笑之后,话题终于转回到秦朗身上。长缨先开口问道,“那阿苏,今后作何打算?到底是去光武帝的墓还是不去?”这个严肃问题一抛出来,就将原本欢乐的气氛扫荡得荡然无存,众人沉默地看向了秦朗。

    “我…决定去。虽然明知道光武帝的墓那里有陷阱,可这么好的机会,我绝对不甘心放弃。”秦朗深吸一口气,说罢坚定地看向长缨。长缨知道秦朗去意已绝,也不好再说什么,只长叹了一口气,,众人又是一阵沉默。

    还是一如既往嘻嘻哈哈的刘伶率先开了口,“好啊,好啊,有挑战才有收获嘛。这武功不用也要生疏不少了。就和阿苏一起去嘛,全当锻练也不……”刘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秦朗打断。

    “不,不用了。此行定是危险重重,你们还是不要跟去的好,就我一个人办事说不定也方便一点…”从秦朗开口开始,众人脸上的表情就骤然变了一副模样,秦朗心里知道他们一定是会阻拦自己的,倒不如干脆把话往重里说了,“你们跟着我,反而说不定会给我拖了后腿,还不如我一个人来得方便多了。带几个拖油瓶太累了。”

    刘伶还想说什么,但是空张了张嘴,什么声音也没能发出来。秦朗本是性情温和之人,像这种拖后腿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竟然也算了是重话了。梓萱担心地看向秦朗,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反驳他。大家小眼瞪大眼地坐着。

    反倒是这长缨脸一沉,怒道,“你当我们是小孩子这么好骗吗?这么多年了,兄弟们做什么事情不是一起,你倒现在故意说什么怕我们拖你后腿。你也太忽悠人了!不管那里是有多危险,总之我长缨是要跟定你了,别想轻轻松松甩掉我。”

    长缨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罢,其余众兄弟也纷纷表明自己的立场和长缨一样,非跟着秦朗不可了。

    刘伶跟着坚定地道,“是啊,长缨姐姐都这么说了。阿苏,我们也要变成粘浆糊一直缠着你了。既然是兄弟,哪有你孤身一人去涉险的道理。再说了,就算我们拖你后腿,也要麻烦朗公子忍忍了哟!”

    秦朗见众兄弟如此坚定,也知道无法摆脱他们了,也只好应了下来。

    此时的外面,天色未艾,温暖的阳光尚未苏醒,连光线都是冰冷的蓝色。宛如迷雾般的前方等待九曜的——到底又是福还是祸呢?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baixingsiyu66(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