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八三章:九曜八卦
    九曜星阵此乃九曜连珠,与九子形成契约,并且九人中缺一不可。

    到来的八人在藤甲兵布下的八卦阵外,以秦朗为核心利用和氏璧为交流之物,通过心灵感应与其沟通,从而布下了九曜阵法。

    局势在片刻中翻转,原本被八卦牢牢捆住的秦朗,在此刻已经冷静了下来,专心与外在兄弟们相合,引星辰之力入体,游走于经脉。

    由于九曜的入侵,八卦阵法中的藤甲兵战斗力已经不再如之前那般骇人。

    而在弱势的情况之下,藤甲兵的队形变换依旧如出一辙,甚至没有出任何的差错。

    只见后方的指挥诸葛也保持着冷静的面孔,儒雅丝毫看不出半点惊慌,反而是将藤甲兵带领的更为整齐,让八卦阵也不至于就此被摧毁。

    “阿武,过来帮我一把。”秦朗面色凝重。

    为了将体内的真气全数运出,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毕竟继续拖下去,他的被伤害过的身子定是承受不住,只能尽量减少战斗的时间,这样才是对自己有利的。

    阿武也片可不敢耽误的走上前,立马在秦朗身后站立,双手放在他的后背上。

    “我来了。”一声落下,阿武将力量传到了秦朗的身上。

    顿时,在半空中发出了如同星空般闪耀的光芒,以秦朗为中心点,这道光从中突破到了外围,与其八人相接应,形成了完美的多边形。

    有些藤甲兵因为这突然的冲击而受到重击,甚至在片刻停止住了八卦阵的游走。

    眼看八卦阵就此要被搁置下来,没想到远处又再传来那不慌不慢的声音:“进攻军进,防守军进。”

    随后,只听见整齐的脚步声仿佛是千军万马奔来,地面都为之有些微微颤动。

    “乾为马、坤为牛、震为龙、巽为鸡、坎为豕、离为雉、艮为狗、兑为羊!”雄伟的吼声再次划破了天空,藤甲兵这次似乎比之前更为来之汹汹,他们仿佛是要碾压掉对方为止。

    发现藤甲兵的阵法已由之前的困局变成了攻,秦朗也意识到了这阵法确实不如想象中那般简单,至少自己是得用上一些时间了。

    与外部的兄弟再次沟通后,心灵相会的九人同时使出了九曜的攻击全权对向藤甲兵。

    发现自己的兵队再次受到攻击,诸葛脸上看不到一丝着急,他悠然自得的站在后方,从容的将藤甲兵中的防守发挥到了极致。

    眼看九人就快要成功了,却不料藤甲兵那错综复杂的防守压根让人难以攻破到中心点。

    处于劣势的诸葛,没有撤走自己的八卦阵反而是指挥着藤甲兵更为靠近秦朗,将他和阿武逼到了最里面。

    而他的此举遭到了其余人的不解,除非是对自己特别有信心的人,才会在这样的局势下不退还进,否则这样是必死无疑。

    就在所有人都无解时,只见一直以守为主的藤甲兵在片刻转换了模式,攻兵出动。

    九曜阵法的最大好处在于,它不仅可以借星辰之力布下阵法攻击敌人,也可借助天地之间无形之力抵挡进攻形成结界。

    诸葛仿佛是知道这点般,嘴中念念有词,随后伸手挥下,宽大的白色衣袖随风飘荡。

    大家看到他的此举,只认为他是被逼如到绝境故弄玄虚,一时大意了对自身的防范,毕竟还有结界作为保护,就少去了这层意识。

    观察到所有人的注意力均被转移,诸葛两唇微微开启,下令道:“进攻!”

    一声令下,面无血色般病态状的藤甲兵如同千万的僵尸,全数朝着八卦阵外的人走去,那脚步声响彻了所有的耳朵,只有少数部分的人依旧在原地切换,维持八卦阵不会就此被破坏。

    兄弟八人站在八卦阵外,看着一群群冲锋过来的藤甲兵,不免感到了怪异。

    秦朗也注意到了这点,暂时停止了自己的运功,想看看这些藤甲兵到底要干嘛。

    难道他们能够突破到这九曜阵法的结界吗?这可不是一般人就能够随随便便破解的。

    眼看着藤甲兵一步步朝着八人逼近,秦朗心中不祥的预感也在不断的加深,他的眉宇间透露出了一丝担忧的神色。

    果然,藤甲兵一路向前,顺利的就走出了八卦阵外,毫无任何阻拦的就对上了八人。

    这交手对于八人来说是有些出其不意,并且没有任何的防备,直接就中了第一招元气遭到了大伤。

    而在敌人受到来自己方的攻击,藤甲兵的士气会为之而增长,得到大大的提高,从而让下一次的进攻比起第一次更为猛烈,给敌人带来更多的伤害。

    在被伤到后的八人,也有了防备的意识。先是观察了对方藤甲兵的守兵和攻兵的位置,想要找到致命的弱点切入给予对方一击,却发现压根没有看见任何漏洞,由此可以看得出来在背后指挥的人十分有心,安排得很到位。

    迟疑之间,来自于藤甲兵的第二次进攻又发起了,他们的步伐快而稳,没有因为这速度而乱了阵脚,依旧保持着整齐的步伐,并且守的人随时都在待命,让人无从下手。

    一直在八卦阵中用龙眼观察的秦朗,经绷着的神经就没有一刻松懈下来过。

    这藤甲兵进攻得来势汹汹,看来他们的胜算很低,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突破点。

    “阿苏,你有没有听到这脚步声中有杂音?”

    由于看不见远处情况,阿武只好无奈的用耳朵聆听,希望能听到一些消息。

    听到阿武的话,秦朗又仔细看了一番,虽然藤甲兵的步伐整齐而有利,看起来没有丝毫的错乱,可是如果有心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他们中是有些漏洞的。

    “知道了!”已经看出其中问题,秦朗想自己是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了。

    秦朗闭上眼,再次运功利用与其他人的心灵相通,向对方传达:攻击后方。

    简短的四个字传入到了八人耳朵里,定睛一看他们也发现了,这藤甲兵确实攻守一致,能够在攻击的同时还可以防守,可惜其中的精兵却不多,为了营造出这样的气势,后方的只是一些普通兵,这道理就如同空城计般,给人一种错觉。

    得到秦朗的指点,八人不再继续待在原地攻防,而是选择了主动出击。

    一场大战下来,藤甲兵多数已经是吃不消了,尤其是后方的普通兵几乎都倒下了。

    “还要再继续下去吗?我想你们应该是没什么好处吧。”

    诸葛先发制人的对中央的秦朗说道,手中拿着蒲扇轻轻挥动,脸上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仿佛那些倒下的藤甲兵都与他无关,他只是一个路过的旁观者。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既然没有那么多精兵为何还要主动出击?眼下被攻破了你又要如何收手?”

    现在的情况,秦朗自认为是看在了眼中,至少在自己的话说出口后,藤甲兵的进攻明显是弱了不少。

    然而,诸葛却不以为然:“到底鹿死谁手还说不定,你倒是先看看你的弟兄们,只怕这九曜星阵就要一次破灭了。”

    听到这话,秦朗这才发现,不仅藤甲兵遭到了破坏,自己这边的八人也都受了重伤,此刻都是在依靠着最后的力量战斗下去,只让他倍感愧疚。

    “如何?要不要结束这场战争选择权可是在你手中,还是你要看你的弟兄们因为你而牺牲?”

    先下的趋势确实如此,对于诸葛来说他损失的是藤甲兵可自己这些兄弟让他必须停止。

    “先生想要什么?”秦朗能够猜到诸葛是不会这样轻易停止这场战争的,定是有目的才会向自己提出如此要求。

    “秦朗兄你也是识相,我的要求不高,只要你交出从崔烈墓中得到的那份宝图,让最终的宝藏可以有缘者得之,那这场战争可以就在此刻结束,如何?”

    这宝图于秦朗来说,可不是这样轻易交予他人之手的物品,他开始有些迟疑了。

    难道就要以此让这份宝图落到了诸葛手上?那下场还真是难以想象。

    只是他看了看受伤颇重的八人依旧还在坚持战斗,他实在不忍心看下去,如果这份宝图能够起到保护到自己兄弟的作用,那么他还是愿意交出。

    况且,看诸葛这样势在必得的模样,如果今天他没有拿到这宝图只怕也不会善罢甘休,定是有什么后手还在等待着,倒不如就此痛痛快快的结束,以免后患无穷。

    “好,我答应你。”秦朗点头,表明他达成了跟诸葛两人的合作,愿意将宝图交于他手。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不是会食言的人,虽然心中难免对宝图心有不舍,可是为了弟兄们在,这是他必须要做出的。

    取出从崔烈墓之中顺出的光武帝墓穴的宝图,他疼痛交到了诸葛手中:“图我给你了,但是希望你不要食言,立马停止这场战争。”

    “当然,先让我检查这图后,自是会停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