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八零章:藤甲勇士
    老族长一句话也没有说,连个招呼也不打的就这样离开了,而秦朗和阿武虽然知道了老族长会离开这里,但是并没有上前阻拦。乐文小说

    凭借老族长的实力,他要想走也没人拦得住,秦朗和阿武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没有上前阻拦,去了也没用,何苦做这样的无用功。

    阿武一时间愤怒烦躁不已,老族长居然就这样干脆的离开了这里,什么东西也没有留下,当真是“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朵”。

    “好了,阿武,别生气了,老族长毕竟是老前辈,脾气怪了些也没什么。”秦朗看阿武臭着一张脸,就知道阿武在想些什么,只好出声好言安慰。

    阿武顿了一下,看了一眼秦朗,最后都只能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只好就此作罢,毕竟人啊,都要往前看嘛。

    阿武就这样有些恍惚的往前走着,漫无目的,秦朗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默默的跟在阿武身边,眼神复杂。

    就在刚才,原本离开的老族长突然发出了千里传音,秦朗忽然听到老族长的话也是惊讶不已,没想到老族长会联系他。

    并且这件事情还和阿武有关,老族长可以说是腆着脸和作为自己晚辈的秦朗托付重事,原来是老族长对阿武到底有惜才的意思,现在有些担心阿武,特意拜托秦朗,将阿武交给了秦朗。

    秦朗毕竟不单单是龙族的人,还是皇族!要知道无论对于哪个地方,哪个文化,皇族都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总会拥有多种特权的特殊阶层。

    按照规矩,在宗师境界的人是不可以随便对平民阶级的普通人出手的,一旦有这种行为,那惩罚的后果将会无法想象,所幸的是,秦朗作为皇族,拥有着这一项特权。

    秦朗身为皇族,即便在宗师境界对普通人出手,甚至下死手,也不会有任何惩罚,这样的话可以减少许多的麻烦。

    “就为了这个?老族长怕是多虑了,阿武不是欺负人的家伙。还记得那时秦朗十分的不理解,老族长和自己千里传音,难道就是为了这件事情?阿武本性不坏,怎么可能去欺负一般的平头老百姓呢?

    这时,秦朗不由得觉得老族长多此一举,但是老族长接下来的长吁短叹又让秦朗摸不着头脑,只听到老族长那沧桑的叹息,却一言不发。

    “老族长,还请指教。”秦朗被老族长这一阵的长吁短叹吓得不轻,老族长活了这么久,一定有他的道理,秦朗一下子小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了。

    “这天下练武之人不计其数,天下武者可谓是高手如林,到底要怎样才能算作是最高境界呢?又有谁才是那金字塔顶端的高人呢?高处不胜寒!那个位置又怎么会是这么好待的!”

    老族长苦笑,语气中多是无奈和迷惘,修炼百年又如何,到底距离那梦寐以求的境界相差悬殊,难以望其项背,练武一途,代代皆有人中龙凤,便是一个偶然,你就已经被人踩在了脚下!

    秦朗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老族长说的话,这话语中满是沧桑和心酸,还有对那境界的向往和前路的迷惘,秦朗还没有经历这么多的人生百味,实在不知道如何回答老族长说的话。

    “再者,闻名天下的第一人秦皇,当真尘归尘,土归土了吗?”老族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却最终什么也没继续说下去,洒然一笑,就此离去。

    而这一次的离去就是真的离开了,连声音也没有了,秦朗听着老族长的话,有些怔怔出神,等到想起来其中的一些话中话时,在想要去仔细询问老族长一番,老族长早已经离开多时了。

    秦朗一时间五味杂陈,不光是老族长对所谓最高境界的一种迷惘,还有秦朗自身的问题,秦朗也开始询问自己,什么才叫做最高境界。

    而最让秦朗无法理解的话就是老族长说的秦皇之事,要知道,秦皇在世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全天下无人不服无人不晓,每天都会有人上门挑战,可结果连看门的都打不过,即便是真的打到了秦皇的面前,可这些年来,秦皇未尝一败!

    最强的秦皇就这样闪耀在群星之间,可就在某一天,这颗最耀眼的星星陨落了,一场腥风血雨顿时再次展开,常年霸占第一人位置的秦皇死了,习武之人,有多少会真的不为名利所累?

    第一人的位置太过耀眼,太过诱人,就像是罂粟花,是那样的美丽,有着诱人的魅力,令人不自觉走近,然后沉入其中难以自拔。

    可如今老族长的话实在太耐人寻味,秦皇,没死吗?如果是这样,那么为什么呢?秦皇地位特殊,为什么要装死?让天下都认为这个人已经死了,这世界上已经不存在这个人了。

    而一旦秦皇没死的事情被人证实,或者秦皇没死的消息传了出去,这又会造成怎样难以估量的后果?没死却装死,这是要故意引起一场腥风血雨啊。

    “小心!”就在秦朗回忆思考者老族长不久前说的话中更深层的含义的时候,阿武焦急的喊声将秦朗拉出了思绪。

    就在秦朗思绪刚刚回到现实的时候,阿武的身子就已经扑了过来,几个翻滚,秦朗被阿武压在身下,秦朗的视线被挡住,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阿武站起来,神色凝重,阿武没想到会在这么个偏僻的地方一而再再而三的遇到远超自己力量的高人。

    也是到了这时,秦朗才重新站起来,看向四周,这才发觉,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阿武秦朗两人已经被重重包围了!

    整齐的军队列成一个多棱形阵法,将阿武和秦朗团团包围在其中,军队中的各位士兵,面无表情,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颜色如同病态般苍白无力,统一性的披肩长发。

    有些士兵戴着头盔,有些士兵绑着发带,只是身上穿着的铠甲和阿武两人平日里见到的有些不一样,这可能是阿武这辈子见过的颜色和款式上最整齐的军队铠甲。

    “深棕褐色的藤甲制作而成的藤式铠甲,这支队伍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藤甲兵,呵,这可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果然气派。”就在阿武思考这是怎样一只军队的时候,秦朗开口解释。

    原来这就是著名的藤甲兵,有传言说是整整三万的藤甲兵,如今在这现场的倒不至于这么多,不过几圈看下来,估摸着也该在三千上下,好家伙,三千藤甲兵,也不知道是哪家人的大手笔。

    “秦朗,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三千藤甲兵传闻可是刀枪不入,咱们…”阿武眉间浮现出担忧的神色。

    一套藤制铠甲要两年的时间才能制作完成,首先得砍来青藤进行编制,再用桐油浸泡,浸泡四十八小时后拿出晾干,至少要晾两个月,再用桐油浸泡,如此反复五次,一套藤甲方才算是完成。

    这藤甲制造方法虽然繁杂,可偏偏只要制造成功,一般的刀枪剑戟都奈何不了,甚是坚硬!这可就让阿武头疼不已了。

    阿武虽然知道藤甲兵的一些传闻,可关于藤甲兵有什么弱点也不是很清楚,最后这个时候也就只能依靠秦朗了,秦朗自然也知道阿武的意思,但现在最是让秦朗头疼的不是这三千藤甲兵,而是背后操纵的人!

    我在明,敌在暗,这是最糟糕的对战模式,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后发制人的!最起码现在的阿武和秦朗都不行。

    “阿武,注意运用火的力量,这藤甲兵怕火。”秦朗一时间也不能想出万全之策,只好暂时根据自己所学的知识利用火来对付这藤甲兵了,怕是没几个人会不知道火烧藤甲兵的典故吧。

    “咚咚咚咚……”阿武和秦朗手掌中火光乍现,却偏偏在这时,三千藤甲兵动了起来,整齐的步伐动静极大,刺激着阿武两人的耳膜。

    “乾为马、坤为牛、震为龙、巽为鸡、坎为豕、离为雉、艮为狗、兑为羊!”雄浑的气势扑面而来,吼声震天!

    秦朗此时却脸色煞白,这,这是八卦阵!

    “阿武,千万不要乱动。”秦朗也是第一次神经如此紧绷,阿武本来还被藤甲兵的声势所震,现在看到秦朗脸色不对,知道这次可不会简单了,立时打起精神,随时爆发。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饶有兴味的儒雅之声自空中传来,原来在藤甲兵后面还有一个人!

    只是距离太过遥远,阿武也实在看不清楚,只得放弃,但是盯着那道人影的目光却不会减少,阿武思量,这个人就是控制藤甲兵的人。

    反倒是秦朗,再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就浑身一震,眼中神色一变再变,复杂而微妙,秦朗此时只感觉口干舌燥,浑身不爽。

    连眼睛也变回了龙眼,再看去,一袭蓝衫,儒雅君子,谦谦有礼。

    “诸葛孔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