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七九章:族长离去
    二人从起初背靠着背,使得守护一族的族人不敢轻易靠前,可绿毛僵尸与守护一族联手的攻击使二人无法动弹,只得分散开来,秦朗对付绿毛僵尸,阿武则与守护一族展开较量。

    由于方才阿武吸收了绿毛僵尸的煞气,这晌体内好似有用不完的力气,他不断的向守护一族发出攻击,逼得他们只得节节后退,几轮较量下来,守护一族明显有些体力不支,阿武见此情形,一跃而起,本想一把擒住族长,可谁知族长一闪身躲了过去,族长的实力确是不容小觑的。

    族长之前未曾参战,此时不知为何也加入进来,他一边向阿武发起攻击,速度快到根本猜不到接下来要向哪里攻击,一边又指挥着守护一族众人,叫他们与自己配合。

    终究是寡不敌众,阿武不出几回合便已觉得体力不支,而与此同时,守护一族面对着面开始摆出奇怪的阵法,此阵玄妙无比,看似有机可乘,可却是引鱼上钩之计。

    他们看破阿武此时急于取胜,定不会注意到这鱼饵,而这计他们屡试不爽,曾数次为他们逢凶化吉。而果然不出其所料,阿武见有破绽,便立马攻上前,谁知守护一族突然四相散开,将他团团围住,使其动弹不得。

    而另一边的秦朗似乎找到了突破点,这些绿毛僵尸在失去了墓**的灵力后,速度及攻击都大不如前,就连此前的阵法威力也减了大半。秦朗趁这些绿毛怪物虚弱之际,将他们纷纷打倒在地,一举拿下。转头看向阿武之时,只见其已被生擒。

    “阿武。”秦朗大叫一声,便准备跑去解救。

    “别过来。”阿武一边这么告诉秦朗,一边看向守护一族:“使用阴损诡计者,胜之不武。”

    守护一族听罢,轻蔑一笑,说道:“胜之不武亦为胜,难不成要像你这般高尚,落为别人的俘虏?”

    此话一出,阿武的怒气冲遍全身,他二话不说便朝守护一族冲去,瞬间就击倒了两人。这一切老族长都看在眼里,他见阿武还不服输,自己也十分恼怒,于是便打算亲自上阵。

    他走上前,慢慢悠悠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的阿武说道:“到了这时,你还不肯认输吗?”阿武吐了口口水,回复他说:“我看输赢还未成定局吧。”

    说着便做出随时要进攻的姿势。

    “你仍如此固执,休怪我无情了。”老族长摇摇头,退到一边,号令全部守护一族,要将阿武至于死地。

    阿武似乎并未因为方才的失利而降低丝毫信心,且守护一族的实力也非比寻常。秦朗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看着阿武从这边跃向那边,想赶去帮忙却找不到间隙容他进入,只得在一旁干着急。

    就在秦朗找机会进入其中之时,阿武突然被守护一族之人反手抓住,击中腿部要害,使得阿武跪倒在地动弹不得。

    阿武似乎不相信自己就这么再次败在了守护一族之手,他不停的挣扎,只是守护一族怎会使他轻易挣脱,他们按住阿武的手突然一用力,阿武便大叫一声,动弹不得了。

    老族长见状,走过来面向阿武,突然抽出手向阿武的头顶击去,秦朗大叫一声“不好”,便冲去一把将老族长的手从阿武头顶打下:“老族长如此阴险,你们这一族之人可是仅仅只是守墓这么简单?”

    秦朗冷冷的冲老族长说道。

    老族长听罢此话,冷冷的看了秦朗一眼,背着手退到了一边。阿武看了看秦朗,扭头冲老族长说道:“我自知老族长能力绝非常人能比,可虽有通天之本领,却一点儿族长的责任也未曾尽到,您不觉得当的这个族长心有所愧吗?”

    “你…”老族长未曾想到阿武居然这么说,一时说不出话来。

    “怎么,我说的可有哪里不对?”阿武见老族长说不出话,便紧跟着追问。

    老族长坐在离阿武和秦朗不远处的石头上,叹了口气,说道“不错,我确实功力深厚,可外界之话不可尽信,我虽能力以为宗师巅峰,小子,你可知这宗师境界最忌讳之事?”

    老族长突然话锋一转,问向阿武。阿武被问的也愣住了,宗师忌讳之事?自己可还未曾听说过。阿武呆呆的摇了摇头。老族长接着说“你这初出茅庐,便开始随意冲撞,心境不定,今后必成不了大器。”

    老族长说罢,看了看阿武的反应,又继续道“宗师之人,即为死人。”

    “死人?照你这么说的话,那我岂不是……”

    “停停停,此死人并非彼死人。”老族长对阿武打断自己的话很不愉快“死人的意思,乃宗师境界之人,不可出现在普通人眼中,大多达到宗师境界之人,若是对权力之争眼红的,就是去保护当今皇帝,若无此意,那么就会如我一样,隐居在这深林之中,不问世事,悠闲快活。”

    “也就是说,宗师不可对普通人出手?”在一旁一直默默不言的秦朗突然插话。“虽然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当日于吉仙人也对我说过类似的话。”

    “没错,所以你以为自己达到了宗师便可以所向无敌?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老族长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秦朗听罢方才老族长的一席话,陷入了沉思,若是宗师真如老族长所说无法对普通人出手,那么这就完全可以解释为何方才他见到阿武突破之时未曾出手。

    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阻止阿武,但现在,阿武已与往常不同,他不同于常人的体质,便可使得老族长放心下手。看来这狡猾的老狐狸是故意为了等阿武突破,再一举拿下他。

    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了他了,秦朗看着在一旁的阿武,虽然守护一族不再勾住他的手臂,可是丝毫没有放松警惕的意思,这时若是贸然行动,只怕两人都无法活着走出去。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您这一出戏演的着实让人佩服。”秦朗看透老族长的诡计后,轻蔑的对老族长说道:“起初我还在在意为何你眼睁睁的看着阿武达到宗师之境而袖手旁观,你这么一说,原来是正合你意,阿武才刚刚进入宗师,力量自然不及你,这时你便可趁虚而入打他个措手不及。”

    “没错,只有他达到宗师之境,我才可以随时对他出手。”老族长并未因自己被看破而慌了神,反而淡定的回应“不过你现在才发觉,是不是有些晚了?”

    没等秦朗答话,阿武便抢先追问老族长:“难道你达到了宗师之境,就只想着要所向无敌?你将自己说的如此高尚,什么不问世事,逍遥快活,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作为族长守护他们的想法吗?”

    阿武跪在地上,眼神坚定的看着面前的老族长。

    “…我们的事,你这外人不必操心。”老族长停了好一会儿,才说出这句话来。

    “外人?好,就算我是外人,难道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族人一个个的死去,还能在这地方逍遥快活吗?”阿武这番话惹得老族长说不出话来,脸色也愈加难看。

    阿武虽然现未与守护一族相认,但身上流着守护一族人的血,眼看着老族长如此未尽到责任,他心中得怒火不比老族长少几分,眼看两人就要打起来,秦朗在一边也不知如何是好,他看着二人唇枪舌战,自己也并非了解他们之间的渊源,因此也插不上话。

    老族长站起来,走到阿武身边,其它的守护一族见状全都默默退到两边。

    “你现在可是在我手里,我随时可以置你于死地,你说话最好消停点,别以为我会因你曾经的身份而对你手下留情。”老族长凑近阿武,低声对他说道。

    “那敢情好啊,我们一家,尽死于你之手”阿武丝毫不留情面:“我可从未觉得你会对我手下留情啊,老族长。”

    族长起身,冲着在两旁等待命令的守护一族发出一个手势,他们立刻将阿武围住,其中一人走近阿武身边,看起来,是要赶尽杀绝。

    “老族长,你连自己的族人都不放过,真是羞为守护一族。”阿武知道老族长的手势是什么意思,所以拼尽全力将此话喊出。老族长听他说完后,浑身一震,转过身来。

    秦朗见他全身青筋暴起,感到事态不妙,看来阿武真的是激怒了老族长,他顺势蹲下身,准备随时上前营救阿武。

    只见老族长什么也没做,只是一直盯着阿武,阿武也不惧他,迎着老族长的目光,二人相互盯着,不知过了多久,只见老族长似乎怒气消了大半,青筋也已消退。

    老族长对着旁边的守护一族,冲他们使了个眼色,又看了看阿武,摇了摇头,便离开了,其他围着阿武的守护一族的族人见族长离去,虽十分不解,但却也不敢多问,跟着族长走出了墓穴。

    阿武见他们离去,瞬间瘫软在地上,秦朗见此情形,也是半疑惑的卸下了防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