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七七章:乾坤易变
    阿武运起守护一族的秘法,结合自己方才突破到宗师得到的磅礴内力,不过顷刻之间就突破了这个不知名的法阵。

    拨开云雾见青天,视野终于扩大的阿武被自己眼前的这幅景象所震惊,就连身边的秦朗等人也是一时间不知所措。

    趁此机会,秦朗去取了刚刚看着眼热却不能取的宝图,悄然的塞入了怀里。他有预感,这绝对是这个墓内最有价值的东西。

    沸腾的温度让人大汗淋漓,红色的岩浆缓缓流动,所到之处,生机全无,即便声势比之江口还小,其威力却已不容小觑。

    而此时,阿武和秦朗人就这般莫名的来到了这岩浆之上,脚下滚滚浓烟扑面而来,真是呛人,那腾腾热气让人皱眉却步。

    再往前看去,堂堂一代天骄崔烈之墓竟然如同一叶扁舟在岩浆表面摇晃漂流,像是完全不为这岩浆多动的样子。

    秦朗也是第一次看到这般奇观,就要开口询问这等怪事,阿武在此时先于秦朗开口为大家解惑。

    “这流墓是守护一族仅有的几件宝物,如今这座给了崔烈,一定是崔烈生前对守护一族有大恩,族中为了报答便将这等至宝赠予了崔烈,还让这墓和守护一族其他几位德高望重之人的流墓一同安息在此处。”

    “哦!这可如何是好?既然这流墓是守护一族的至宝,只怕我们现在的力量也怕是撼动不得!”秦朗眼中闪过惊讶,守护一族向来低调,多少人听过而不得见。

    实在想不到,在那个时代,强大如庞然大物的守护一族究竟是遇到了怎样的一件变故才能让崔烈出手得到了这样一个天大的人情。

    “嘿,都到这儿了,空手而归不成,那些流墓都不是普通人,那宝物也肯定是一堆堆的,咱可不能就这么走了!”

    豹奴有时性子跳脱的厉害,这时听着阿武和秦朗的对话是有退缩的意思。在阿武破开

    阵法之际,他们就过来了。听着秦朗和阿武的意思居然准备离去。

    这下子,豹奴怎么肯干呢,经历了千辛万苦才来到了这里,很明显,接下来才是这次冒险的重头戏,这时候却要就这样离开。

    简直就像是最珍贵的宝贝明晃晃摆在了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去拿,反而转身就走,这已经不是二了,这是傻!

    “豹奴,我知道,咱们费了这么大功夫才还不容易到了这里,就这样离开是挺不甘心的,但是不行,这件事没得商量。”阿武知道豹奴有些急性子,只好上前先拉住阿武,免得阿武一个冲动就朝着流墓跑过去。

    刺啦刺啦的声音响起,滚烫的岩浆已经开始吞噬阿武三个人脚底下的落脚点,前一秒还无比坚硬的石块现如今也是实在撑不下去,眼看着就要崩塌了,那岩浆连一点渣子也没留下的吞掉了石块一角。

    阿武见到这幅光景,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就算现在境界上又有了突破,也不敢想象如果是自己的肉.体落入这岩浆之中,只怕是连灰也剩不下来。

    “阿武,不过是流墓而已,当真有这么可怕?我们或许,尚可一战!”

    秦朗在一边犹豫不决,秦朗速来多思冷静,既然阿武已经说了这流墓的来历,自然不是轻易可以出手的。

    可是豹奴说的话也没错,入宝山而空手而归,这实在是吃亏的紧,秦朗衡量了一下自己这几个人的战斗力,认为就算真有什么意外发生,逃走的时候顺点东西也应该不难,这才开口替豹奴说话。

    “你听听,你听听,连阿苏都这么说了。”豹奴听了秦朗的话,顿时眉飞色舞,看到没有,连秦朗都觉得吃亏了。

    阿武叹气,真是觉得无奈,秦朗怎么也和豹奴一个想法去了,看来是自己说的不够清楚,没有让自己的两位伙伴理解到现在的处境。

    “我知道,咱们走到这一步相当不容易,甚至可以说再往前走一步,我们说不定会获得什么不得了的宝贝,可是真的不行。”阿武无奈,但是必须得和自己的同伴说清楚,不然如何离开呢!

    秦朗还是紧皱着眉头,不发一言的站在一边等着阿武继续说下去,豹奴虽然诸多不服气,但是这次行动中已经有多次证明了阿武的决断总是正确的,也只好暂时压下自己前冲的小心思。

    “你们仔细看着流墓,不觉得这流墓如同航行在大海上的船只吗?”阿武见同伴愿意静下来听他讲话,也是一阵庆幸,所幸自己的同伴都不是泛泛之辈。

    秦朗二人听了阿武的话,再仔细看向前方漂流的流墓,忽然觉得这流墓确实和平时见到的墓样式不同,不是方方正正的一块方形物体,更像是那些渔民家中的帆船。

    岩浆的流动很非常快速的,但是在这样的岩浆按道理又不会有太大的方向突变问题,基本可以保证流墓以极快的速度顺着岩浆的流向漂到创造者想要它去的地方。

    而偶尔打起来的岩浪也完全没有影响到流墓的前行,反而给了流墓一股推力,更何况流墓的造型属于流线型,可以极大的减少阻力,特殊的材质也保证了流墓不会损坏。

    “阿武,这流墓建造的有些奇怪,尤其是流墓的偏大的那一边……”豹奴瞅着那流墓半天看不出来有什么特殊的,秦朗却看出了一些门道。

    阿武笑了,不愧是秦朗,的确,流墓的造型一边粗大,一边细小,而粗大那边的流墓莫名双层造型,甚至就像是张开血盆大口的怪物,两边还有环扣,这是摆明了给人用的才对啊。

    “这流墓很是特殊,一切都是为了让流墓能够顺利到达守护一族的祖地而建造出来的,耗费了守护一族全族难以估量的资源才做出了一小部分,非德高望重之人不能入墓。”

    “这流墓前头的开口和环扣也都是为了到达守护一族的祖地之后,有族人接应,岩浆力量太大,自然要好好设计一番,只是,既然这设计是为了让人接应,那么……”

    “那么,这接应的族人必然不会差了,有多少的机关不说,单是守护一族的高手咱们就吃不消。”

    阿武缓缓道来什么也不拿的缘故,让自己的同伴少安毋躁,这一趟要真去流墓拿好东西,只怕一行人有命去没命回来!

    秦朗已经完全明白了阿武想要说些什么,一直紧皱着的眉头也终于舒展开来了,原本心中还稍有一丝不舍,现在也换成了要走的心思,守护一族的实力即便到了现在也是很可怕的。

    豹奴本来还有些不忿,可现在听阿武和秦朗都说的这么直白了,豹奴哪还能不明白,前面可不是只有宝物等着自己呢,还有一点也不知根知底的守护一族。

    “这,宝物,真拿不了了?”豹奴挠了挠后脑勺,很是不甘心,咬牙切齿的说着自己心底的那点不愿意放弃的小心思。

    阿武捂脸,这小子,都到了这地步了,还惦记着宝贝呢。

    “我们怎么离开。”秦朗才不理会豹奴那点不甘心,直接询问阿武现在要怎么一个走法才好。

    “我们是破了阵法来到了这里,那么应该是从上面下来的,我们往上走,只是怕一开始我们来这里的路已经……”阿武皱着眉头,一只手习惯性的摸着自己一缕头发。

    “吼!”秦朗不再多说些什么,一声震天动地的龙吼声响彻整个岩浆谷内,秦朗化身成本体,威严而神秘的巨龙。

    “我们走!”秦朗大喊,阿武和豹奴立时运气内力,几个跳跃就来到了秦朗的龙角旁边,居高临下,方才真正的感觉到了这里的空间十分巨大。

    阿武顿时倒吸一口冷气,究竟要怎样的鬼斧神工才能有这样一个岩浆谷啊,这是骇人。

    “吼!”秦朗见两人都已经跳到自己身上,立时飞跃而出,朝着一行人刚来这里的方向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极速飞去。

    “砰!”一声巨响,秦朗虽然很快就来到了最开始的地方,但是不知道什么东西挡在了自己的面前,秦朗几人竟然谁也没有察觉到,导致秦朗一下子就猛的撞了上去。

    好在作为龙族的成年巨龙,秦朗的龙形实在太过强大变态,就这么一撞,最多让秦朗知道了阻挡的屏幕,连痛都不会感觉到的。

    “阿苏,你退后一些,让我看看这个地方。”阿武皱眉,这些后来的事情越来越出乎阿武的意料,包括现在,即便早有预料,路上会有什么东西挡住自己,但是这屏障自己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

    阿武运起内力,运用守护一族的秘密功法,对着看不见的屏障扔出一个内力形成的球体,结果只一道闪电掠过,内力形成的球体慢慢就被消磨殆尽。

    看来这个屏障是消耗型,既然如此只要像是钻东西一样钻出一个小洞,以点破面就可以解决了,好在这还在阿武能力范围以内,解决起来没什么大问题。

    四指并拢,呈手刀样子伸向前方,内力包裹延伸,尖锐的利刃向前推进,屏障也被渐渐切出裂痕,最终出现了破洞。

    秦朗抓住机会,运起全身力量,当即破阵而出,就在下一秒,秦朗几个发觉自己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甚至和原本的位置相差了几百里地,真是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