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六九章:秦朗大怒,群仙困龙
    秦朗知道了秦姒被抓的事情,不顾旁人的阻拦,即刻独自前往皇宫。

    还没入偏殿的院子,秦朗便觉出似有不对之处。可现如今到了这般田地,就是个傻子也猜得到曹丕定是准备好了,要算计自个儿。明知山有虎,不得不向虎山行。

    秦朗在门前站了许久,仔细观察了偏殿附近的环境,想好了撤离的路线,眼前又浮现出秦姒的样子,还是闭了眼运了一口气,踏进了院子。虽说两人同父异母,可是两人却是嫡亲的兄妹,若是真的母亲出了意外,或许,这秦姒就是秦朗在这世上最后的血亲了。

    而在院子对面,司马懿正笑呵呵地等着他。秦朗正硬压着想冲过去将司马懿整个提起来的心,沉声道,“司马仲达,照着你的要求我独自一人前来,你的要求我做到了。那请问司马尚书答应我的事情呢?”

    司马懿先不作声,而后才开口道,“你的妹妹我自会放她走,我司马懿也是说到做到的人,只是朗公子,我们许久未见,何不坐下来一叙?”

    “我记得我与司马尚书好像并不是什么故友,就不多留了。”秦朗只想快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回头便想离去。可这司马懿有意想除去秦朗,今儿个好不容易想方设法让秦朗来了这里,哪有就这么轻易放他回去的道理。秦朗一回头便见这门不知何时已经无声无息地合上了。

    能在他秦朗面前,让他毫无察觉便关上门的人,武功自不会差。看来今天这一战是躲不过去了。

    司马懿还乐呵呵站在原地好似秦朗刚进来的情景一样,秦朗瞬间便明白了司马懿的意思,怕是要将他引到跟前去。秦朗暗自将手放到了昆仑刀之上,刀柄上传来丝丝寒气,昆仑刀从来没有这般冰冷过,连刀也好似在提醒着他,既是来了,便是怎么逃也逃不了了。

    秦朗一步步小心地向司马懿走去,刚走到一半便听闻四周似有异动,各方都有人窜出将秦朗围了个结结实实,秦朗大惊,抽出昆仑刀便顺便挑了一个方向劈去。以秦朗的实力,倘若是寻常人挨上这一刀,不死也得重伤。

    可这人就和没事一样,就伸出一只手,便轻轻松松把剑风化解了。此人实力绝不在秦朗之下,一个便如此,倘若再加个码,秦朗见着把他围得严严实实的八人,一直冷静的面容第一次出现了一丝惊慌。

    只听那司马懿笑道,“朗公子,如何呀?为了请来着八位宗师仙人,我可是下了少功夫。不知这样的盛情款待,朗公子可否满意?哈哈哈。”

    饶是被围了个严严实实,秦朗嘴上却也不闲着,恨恨道,“无耻小人!这般引我上钩,真应当让世人明白明白,这司马尚书是个只会用下三滥招数的小人!”

    这司马懿听了也不恼,只笑道,“是是是,希望朗公子你这光明磊落的君子,到了黄泉路上也能像现在一样,大声地将我司马无耻之徒事情说与那些来往的魂魄听。好让他们下世投了胎,也要记着我司马小人的样子。”

    司马懿说罢,又下令,“八位仙人,请动手罢。”

    这八位仙人听罢,便各自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小金锁,这八把虽然都是金锁,远看十分相像,就是靠近了看,不去摸也很难分辨这八门金锁。八位仙人各把金锁放于地上,由为首的仙人率先喷出早含在口里的符咒水,剩下的仙人也学着他的样子喷出。

    这水,刚落到地上上便唤醒了早先画好的阵法。这些符咒显现出来,先是血红色宛如鲜血般骇人,在过一会便又变了色,成了黄金般刺目。

    此时的秦朗大惊,可奈何被困在这阵中央,只好眼见着这阵法幻化,受制于人。不多时,一根根链条从各面的符咒里钻出,直缠上秦朗的脖子,双手,双脚,把秦朗整个人缠得严严实实的,又很快消失于空气之中。

    有一个阵法的名字在秦朗的脑海里闪过,却又抓不住那个阵法的名字,“这是…这是…”话到嘴边,却怎么样也想不起来。

    司马懿在一旁道,“既然朗公子想不起来这名,那我就帮帮朗公子,八——”秦朗被他这么一提醒,似乎有了一点印象,却愣是迷糊,说不出来,只愣愣地跟着司马懿念道,“八…”“门——”“八门…八门金锁困龙阵!”秦朗一直悬在口中的阵法终于脱口而出。

    司马懿对秦朗的表现很是满意,回道,“专门为朗公子你准备的,希望朗公子莫要嫌弃。八位仙人,请上吧。”

    秦朗被他如此一戏弄更是大怒,此时的仙人的掌法正劈头盖脸地向秦朗打去。秦朗被这阵法困的不得办法,只能在这尺寸之地避来避去,毫无反抗之力,不时也躲闪不及被掌风刮破了皮,好不狼狈。

    “阿苏!”门又砰地被人推开,进来这人,竟是——

    “梓萱?”秦朗见梓萱,不由大吃一惊,无心躲闪,刚好被一掌拍在胸口,喷出一大口血在地上。梓萱见此,顾不得便想直冲上去,可又被秦朗的手势拦住。

    另一面响起了司马懿的掌声,“哈哈哈,好一对苦命鸳鸯啊,既然如此,八位仙人先停下吧,怎么也得给我们的朗公子与他的小美人一个告别的时间啊。黄泉路上走总也没了遗憾。”

    八位仙人又按司马懿的话停下,秦朗虽然一时没了掌法需要躲避可也依然被困在其中。只能远远看着梓萱。

    梓萱听此,抬起头怒瞪了司马懿一眼。低头又看见如今狼狈不堪的秦朗,自打被张鲁使用秘技治疗好,恢复了记忆并了解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她便一直想见秦朗,未曾想到,两人重逢竟是这般场景。

    梓萱又将目光放到秦朗如今白了半边的头发上去,梓萱的心里更是一酸。她何曾料到秦朗对自己竟如此情深意重,这般在乎,有些事情或许秦朗不必挑明了说,她也能想到几分。如今的梓萱,内心更多的是感动秦朗的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