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五四章:半仙大成,梓萱之母不忍
    时间回到半日之前,半仙之体大成的梓萱正被父亲唤去房中。梓萱刚刚恢复了记忆正急着想要见九曜,却被父亲这番传唤拦住,梓萱虽有不解,还是乖乖跟着前来的侍女去了。

    进了屋,梓萱之父正背对着梓萱,梓萱刚进屋一会儿便觉出不对,屋中似是暗的很。此时明明是白日,却紧闭着门窗,一时之间宛如黑夜。

    梓萱不解,“父亲,这是出了何事竟将门窗闭的严严实实,好没有生气。父亲唤梓萱来到底有何要事?”

    梓萱之父只闷闷地回了她,“无事,你不要管这些了,过来坐下,我唤你来自然有要事要告诉你。”

    梓萱乖乖过去坐好,这才突然闻到一股冲天的酒味,见桌子上也有不少的酒瓶子横七八竖地摆着。梓萱心想着父亲定是心情不好了才会如此,便只乖乖坐好了,等父亲开口。

    等了许久梓萱之父才开口道,“梓萱,有一件事情,父亲对不住你啊!父亲本想瞒着你一辈子的,想把这个秘密私下里带进棺材的。可如今到了这部田地,我也是没办法,才不得不要向你道明真相,你可不要怨了父亲才好。”

    梓萱忙回道,“怎会!父亲待我极好,又育我成人,我怎会怨父亲您?父亲在梓萱这里有话直说便是,何来的不得不,何来的要带进棺材里去?”

    梓萱之父听完露出了欣慰的神色,可转而便又忧心起来,“这件事情,是与你母亲有关的。”梓萱听罢一愣,虽不想听下去了,可她也知道这是困了父亲一生一世的心结,便道,“父亲但讲无妨,梓萱听着。”

    梓萱之父这才悠悠地开了口,“且不说我和你母亲相逢之事了,这事说来也长,我也不想再提起罢。你可知道秦朗一事?”

    梓萱听是秦朗出了事情便慌了神忙追问到,“可是阿苏出了什么事情了?”

    “前些日子,司马懿传来秦朗的妹妹秦姒的信物,说是秦姒被抓,让秦朗独身一人前往才肯放了人。秦朗这孩子担心着妹妹忙去了皇宫。可…据你母亲之言,那司马无耻之徒准备了八仙八门金锁困龙阵,想要除去秦朗,这会子,估计已经动手了。”

    这梓萱听到父亲这样说就更是急上加急了,“父亲!你可得想办法救救阿苏!”

    梓萱之父,且稳住梓萱道,“我唤你来正是为了此事!你可愿意前去说服你母亲救阿苏回来?”

    梓萱为难,过了许久才答话,“梓萱愿意。”梓萱之父叹了一口气,“真是为难你了,记住其中的西沽上仙便是你的母亲。”

    梓萱答道,“梓萱明白,定听父亲所言,救了阿苏回来。”是罢便往皇宫的方向去了。

    梓萱之父此时的心里五味杂陈,坐在椅子上半天没有动弹,许久才轻叹了一口气,仰起脖子又灌了一大口酒,低声道,“都是孽啊…逃不过的孽缘啊。”

    “阿苏!”其实打梓萱推开门开始,八仙中的一人便直愣愣站在了原地,虽然从未见过,但是这西沽上仙还是一眼认出了自己的女儿,这熟悉的脸当真和她猜想的样子一模一样,没半点区别。这张脸,这声音,这,不正是她朝思暮想的女儿吗!

    当司马懿笑秦朗和梓萱当真是好一对苦命鸳鸯之后,梓萱看着狼狈不堪的秦朗又是心疼又是感动,但这并不是她此番前来的目的。梓萱深吸了一口气,道,“请问哪位是西沽上仙?“梓萱说罢便将目光从秦朗诧异的目光上移开,将这八位仙人一个个打量了过去。

    当梓萱将目光转到西沽上仙的时候,西沽上仙再也没有忍住,答道,“是我。”

    梓萱愣愣地盯了她许久便才说出话来,“母亲?…”

    众人大惊,司马懿先暗自恼了这个半路出来毁他好事的梓萱,只恨不得赶快叫人来将梓萱带走,亦或者恨不得上去直接堵住了她的嘴。要不是怕这样更会激怒了西沽上仙,司马懿即刻便想唤人。

    西沽上仙被她这么一唤,先是一愣不多时便成了感动。如不是为了阵法,她现在正按捺不住地想要冲上前去抱抱这个从未抱过一日的女儿。只是梓萱下一句话,便将她的喜悦冲刷的一干二净。

    梓萱压抑住内心这么些年失去母亲的怨气,只缓缓道来,“母亲,您困的人乃是对梓萱很重要之人,不知您可否为了梓萱,放弃阵法?这样也不枉费我再唤你一声母亲了!”

    西沽上仙被她这般一说又直犯了难。司马懿更是大怒道“西沽上仙,可不要忘记了本答应我的事才好!别听这一小丫头片子的风言风语而乱了手脚。你看看其他几位上仙,难道要因为你一人而毁了大家的好事吗?”

    梓萱被他这么一说更是怒道,“难道在司马尚书眼里,耍些下三滥的手段来对付堂堂君子就是好事吗?”梓萱又将目光转到西沽上仙脸上,语气里也有几分哀求的味道,“母亲。”

    这西沽上仙听了这两人的话,左右为难着,一会回头看看身后站着的司马懿,一会又看看面前的女儿。

    梓萱知道西沽上仙的为难,此时的她如果不用点招数说服了西沽上仙,那秦朗今日定是要葬身于此了。梓萱看着西沽上仙,便直直地跪了下去。西沽上仙看向梓萱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心疼与不忍,梓萱知道自己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只有西沽上仙作为母亲的不忍与心疼发挥到了极致,才会答应她放弃阵法。

    梓萱往地上用力磕了一个响头,额头上立刻便乌青一片,“母亲若是不答应梓萱,也罢,权当您没生过梓萱,梓萱这条命不如还给您。”说罢便又向地上磕去,将额头上磕出了血。

    秦朗见此更是心疼的无以复加,倘若是没有阵法的阻拦他已要冲出去。

    西沽上仙不忍,终于道:”我答应你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