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四九章:乐进逃遁,曹操身死
    日落西山,黑暗慢慢开始蔓延开来,直到把所见之处都染成漆黑。而皇宫城外,却无端地出现了点点火光,这火光慢慢汇集到一处去,像成了一条闪闪发光的河流,绵延不断。仔细一看这才发现,原来这是乐进带来的军队。站在城墙上放哨的士兵忙跑下塔去向九曜汇报。

    坐在屋里的九曜并不惊讶,反倒先问起哨兵汤煮好了吗。哨兵虽摸不着头脑,但还是按实作答,回“各位将军的话,好了。只是将军我们御敌,煮这个干什么?”

    秦朗笑着回他,“这你就不必多问了,是我们的御敌策略罢了,你们快些将汤锅抬上城墙,下面仍点起火,莫要让它们冷了才好。”

    哨兵应了话,退出了屋,他离去时偷偷抬起头却见其他几位将军也正捂着嘴偷笑,更是疑惑。而九曜也不慌不忙地走上各自管的城墙上去,此战,也是九曜本就预料到了的。

    乐进不知九曜已到的事实,他本以为,这皇宫兵力匮乏。而曹操也只是个苟延残喘,危在旦夕的老人罢了。此番擒王,定是手到擒来的,之前司马懿如此郑重地与他长谈,也不过是担心他过不了心里这道坎。如今心结已结,又有何难事?

    乐进即刻向手下的人下令,“撞!”便出八人,共抬着一根大木头直往门上撞去。还没冲到门口,这八人就被乱箭射倒在地。乐进大惊,抬头,见城墙上已有一排弓箭手准备着了。看来曹操那边也并不是毫无准备,乐进轻敌了。

    乐进再下令“攻!”便再出数人抬着云梯架到了城墙之上。这乐进带来的士兵虽也不多,但按数量也定是远胜曹操的御林军五倍之多,这小小一座皇城还怕攻不下来?

    乐进这边的人已经架好了梯子,挨个地爬上梯去。城墙上的人却一时没了反应,不扔石块也不扔火把,让人更觉不解,这哪像是毫无准备,束手就擒的样子。乐进心里直打咕噜,怕是…怕是要不妙啊!

    乐进刚这样想着,城墙上的人便才有了动静。数十只锅子架在了数十张云梯上端,一张没落,一张没跑。只哗啦一声,这汤汤水水便淋了下去,首先升起了一团白雾,将面前的部队盖得严严实实。看来是滚烫的沸水,可这味道闻来又不像是这样。即使乐进站的极远了,可还是不免想要作呕,这水里不知加了什么秽物,如此之臭!再然后,传来的阵阵惨叫,不是登上云梯的人发出来,而是后面的人发出来的!

    乐进心生疑惑,待云雾散去以后,才看到了如此骇人的场景!这云梯连着上面的人皆被腐蚀成了黑焦!而城墙之上却还有大锅架出,像是在示威!地下的士兵虽还没吓的即刻就跑,可看那愣在原地的模样也知道,士气早就被这么一吓,全丢到不知哪里去了!

    “撤…!”乐进不得不发出了今夜第三个指令,也是最后一个指令。

    可乐进的任务失败了吗?远远没有!在这皇宫里,一场更阴毒的算计才刚刚拉开了序幕。当夜晚的第三声钟声响起,一女子暗自握紧了手,她想起不久前收到从外头传来的暗语。“倘若今晚攻城未成功,毒杀之,父母安。”

    她被栽培了数年,也在曹操身边待了数年,一步一步做成了曹操的贴身侍女,为了自己的父母,被要挟了小半辈子。甚至到了现在,要因此付出自个儿的命!女子不停地发着抖,过了好久才又平复了下心情。

    “殿…殿下。”女子入了门,小心翼翼地唤曹操起来。

    “何事?”曹操正睡熟了,迷迷糊糊被人叫起,自然心情有些不好。

    “殿下,今天的药您还没喝。”女子端起药碗,匀了一勺小心翼翼地吹凉,递到曹操嘴边。曹操不解,“今天的药我不是喝过了吗?”

    “是…是太医现在新开了一方,让您尝尝试试药效。”女子慌忙回话,曹操虽仍不解,可念在女子跟了自己这么多年,自然是相信的。

    曹操睡的迷迷糊糊也竟未发觉女子的慌张,只张了口,让女子喂进。待女子喂完了药,曹操又笑着与女子打趣,“我也是气数已尽之人,就不必你们这样忙活了,你们这跟了我…”

    曹操话未说完,便觉胸口剧痛,不由喷出一口血来。他看着女子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只说了一字,便咽了气。

    “殿下啊!殿下莫要怪小女!小女已是不忠,不能不孝。这一世,终究是小女欠了您的了,下辈子,小女愿为殿下做牛做马。”说罢,饮尽了曹操剩余的药,倒在地上,也去了黄泉路。

    门口的士兵被吵闹声惊醒,推开门一看,整个人便直愣愣处在了原地。

    不一会儿,整个皇城便乱了套。

    曹植听闻此事也如同那个士兵一样,呆住了直愣愣站在了原地,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去封锁消息!不许让消息传出这皇城一步!父亲在时,你们怎么办事的,现在就怎么办。那死了的宫女抬出去就说是想不开自杀的!去调查那宫女的来历,去把父亲的尸体仍然摆好在床上。对外什么也不要说!”

    曹操身死!为这事,皇城的另一端,仍有一屋人未睡。

    “消息属实吗?”

    “属实!是曹植亲自派人来传的话!错不了!”

    “那大家以为如何?”

    这曹植手下的一大批儒生便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一时屋子里吵成了一锅沸水。

    过了一会,最年长的儒生先开口道,“既然今天把大家伙聚到一块是为了商量个结果,我们这样吵吵嚷嚷,也于事无补罢。那不如我们投票表决如何?决定继续跟着曹植大人的,举右边的手,决定不跟着的,举左边的手。各位以为?”

    儒生们先是一愣转而各自都举起了自个儿的手,以举起左手的更占上风…大事落定,曹植的大儒们,竟决定,放弃曹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