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四七章:曹植摄政,曹仁外放
    曹操闻言,眉头微微一颦,却没有显露出更多的情绪。

    秦朗对于自己,到底也仅只是想要报恩而已。自己杀秦朗到底是对是错。为何他还能够站在自己的面前?

    莫名地,曹操的脑海里闪过一个赤面长髯的脸孔。

    偌大的殿堂里,一人卧,一人立,相顾无言。

    曹操突然感到一阵疲累。

    自从阵法被破,曹操的身体一直很容易疲劳。可这一次,他感到的是一种从心底里升起的,像要将整个身子掏空的无力感。

    “我累了,你先退下吧。”曹操挥了挥手,兀自闭目养起了神。

    “嗯。”秦朗虽感到了曹操情绪的不对劲,没大所谓,径直离去。

    许久。

    曹操睁开眼睛,缓缓的环视四周。

    金碧辉煌的宫殿,温暖舒适的龙榻,还有墙壁上那每日都会更换一遍的大魏疆域图。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的。

    可百年之后,又有谁能让自己心甘情愿地将这一生的心血交付传承?

    不。哪用百年。曹操看着自己此时孱弱的身躯,不由自嘲地一笑。

    没有时间了。

    就在当下,谁有资格继承自己的衣钵?曹丕,文武双全,居庙堂可施政略,临阵前能斩敌酋,在朝中威望也是如日中天,加之此子本就颇有野心,即便现在就传位于他,相信曹丕也能很快驾驭掌控住整个大魏局势。

    想到这里,曹操不由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和司马一脉的关系纠扯不清,这个储君的位置此刻也不需自己这般纠结难断了。

    幼子曹冲。说实话,他还真是曹操最疼爱也最看好的儿子。早慧的他从小学习本领便是一点就通,无论政史诗书还是九章算术,甚至兵器武艺都是天赋异禀。若是假以时日让他经历更多的历练,谁敢说此子日后不成大器?

    曹操甚至相信,即便不将这大魏的江山托于他手,丢上几万兵马钱粮让曹冲出去自立门户,他也能在十年内闯出个不输于今日西蜀的家当出来。

    何况,他还那么年轻。

    成也年轻,败也年轻。

    即便这是我亲手给冲儿你设的圈套,可你为什么,为什么就这么沉不住气,非要向里边跳呢?你那么年轻,为何还那么心急呢?

    曹操感觉眼角有些发热,急忙仰起头不让那湿滑的液体从眼眶里流出来。即便这里不会有任何人看到。

    秦朗?

    曹操脑中突然闪过这个名字,旋即摇了摇脑袋,还觉不够,又一拳重重砸在了松软的龙榻上,发出沉沉的闷响。

    即便信任,即便亲近,即便几如父子。

    可到底不是父子。更何况,即便为了保全曹府,他愿意把魏王的位子交给秦朗,秦朗也不会要的。

    没来由的,曹操又想起他那句“三墓之约过后,再不相欠”,无力感再度袭来。

    甚至他的心都不会一直留在大魏这边吧?

    曹操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考虑一个外姓臣子这样荒诞的想法,大概是病情又加重了吧。

    至于那擅长吟诗作赋的儿子曹植……

    曹操悠悠望向窗外,也不知是对谁说了一句:“你敢吗?”

    秦朗回到府邸,便在书房里不停地看着书。

    事实上他并没有在看书,或者说,他真的只是在“看”书。

    桌上那本《史记》的《周本纪》一页已经被他摊在手边摆了整整半个时辰。而秦朗的眼睛也只是停留在那行简短的文字上,像是能从里边看出让自己飞升的宝贝来。

    “长子太伯、虞仲知古公欲立季历以传昌,乃二人亡如荆蛮,文身断发,以让季历。”

    夺嫡之争,自古有之。主公今日心绪不宁,他在担心的,应当就是此事了吧。

    秦朗自然是没有猜到曹操居然会认真考虑过立自己为嫡的事情,可无论如何,此时此刻,秦朗自己也深深地陷在了这个泥潭里边,说不定已经到了旋涡中心的位置。而今主公子嗣囚的囚,废的废,如若真要站队,只要不瞎的人都不难做出抉择,只是…

    那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诗人自己有没有这个心事呢?

    “报!公子植求见大人!”护卫在门外报道。

    秦朗心下一禀——呵,说曹植,曹植到。

    “请!”秦朗皱了皱眉。

    看到曹植竟然带来了礼物,秦朗有些不解。

    “曹植,你这是……”

    “我今日前来,是希望阿苏你能助我一力,也救我一命。”曹植对着秦朗恭敬的行了一礼。

    秦朗面色泛青,眼下的事情,也不知算是出乎意料还是预想之中。对于曹植,秦朗还是相对比较满意的。虽然曹家三兄弟都和秦朗不对付。可是当年在周瑜墓后,曹植没有秋后算账,落井下石,足以说明,曹植是真英雄!

    只可惜,自古英雄不帝皇!

    “是哪位高人给你出的主意?居然来找我?”秦朗问道,却没待他回答,便接过了曹植手举的那卷卷轴打了开来。

    “万民书?”秦朗道。

    “正是。”曹植道。

    “你这是…要逼宫?”事情的发展之快当真出乎秦朗的准备,秦朗不由的一个冷笑,老曹家还真是一个比一个狠,儿子长大了,由不得爹了。

    “正是。”曹植又道,“满朝上下,若是成了仙师的你愿意帮我…。”

    曹植也算是给秦朗抛出的橄榄枝——一旦事成,秦朗将依旧是大魏的“臣中第一”。

    一切的决定,都只在秦朗的一念之间。

    这算是恢复两人关系的一个捷径,其实有没有秦朗无大所谓。可是事成之后,若是秦朗与其为敌,一个宗师境界的大佬天天盯着他,试想他干什么都不会顺畅的。

    次日。

    当看到秦朗陪着曹植来到殿前铺开万民书的那一刻,曹操竟抚掌大笑。他没想到向来从文的曹植竟然有逼宫的魄力。也罢,在此时机,也算是咱老曹家的麒麟儿。至于曹仁,可惜了,目光稍微短浅了些。可是到底是陪着自己这么多年的兄弟,曹操不会下杀手,可是却也是需要暂时离开政治中心了。

    同日,曹仁也接到了一份曹操亲笔题写的外调委令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