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四五章:张辽护驾,阿武归来
    如今出了如此大的事情,曹操身边又没几个得力的人手。曹操便提笔写信让张辽赶忙地回来,并在信中写明了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已经病危,气数将尽。这曹操落了笔,唤来下人为他寄信,并说上这是一封加急的信,定要好好保护,快些交到张辽手中。

    那日张辽一如往常地住在自家府邸,早起洗漱完便要往门外走去。那日不知为何,他总觉心口似乎有什么的东西吊着似的,整个人仿佛像是飘在了空中,恍恍惚惚的像是要出什么大事。果真刚到门口,曹操的信就到了。一个家仆先走上前来,“是张大人啊,张大人请先留步。”张辽听了疑惑地停下脚步,站在门口,打量着走上前来的家仆。

    “嗨呀,张大人我们刚才小的几个还在嘀咕呢,到底是出了什么大事情,竟有如此气派的人来请您。本来小的想早些去叫您,又怕扰您清梦,惹怒了您。就跟那几个人说,把信给小的就行,小的一定好端端交到将军手上,小的在您府里已经干了多少年了,做事能不让人放心嘛!可那些人硬是说这是封重要的信一定要将军你亲自去拿!这是个什么事啊!”

    这仆人也是个话多的主,嘟嘟囔囔说了一大堆,却没一点着边的。张辽听了半天,不仅摸不着头绪还听了心烦,自己府中哪来的如此烦杂的仆人强压着怒气,问到,“那信现在何方?”

    “喏您看,还在那些人手上拿着呢!我觉着的这样在门口站着也不行,请他们又不进来,您瞧着,那些人就是那堆站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的,您说,不知道的还得当作是来砸场子的呢!诶您……”家仆拿手往角落一指,又嘀嘀咕咕说了一大堆,张辽也不再管他,自顾自地往那儿去了。

    同时小心翼翼地握紧了腰上的佩刀,生怕是不善之徒上来寻仇的,同时看了看四周暗自在心中想好该怎么撤离的路线。

    到了那堆人的跟前,带头的人先缓缓取下头上的帽子,露出了一张张辽熟悉的脸,“吴江,是你!”刚看清了那人的脸,张辽便惊讶地叫出声来。吴江是曹操的家仆,张辽是认识的,“你怎会来,可是曹大人出了什么事情!”

    一想到曹操可能出了什么事情,张辽整个人都急躁起来,忙着询问吴江,也顾不上先将他们领进屋里去。

    吴江见惹街上人注意了,忙把张辽拉到身边,先安抚他,“将军你不要急,曹大人的确出了点事情才会唤我们前来找你。曹大人……唉。要说的都在信里了,您快快看完了信跟着我们几个上路吧!”说完便从怀里掏出一路小心保护的信来。

    张辽见了信知道曹操现在危在旦夕,急需人帮助。一时伤了神,想到昔日身体康健的曹操,如今也病危了。更是悲从心来,想着世事无常,一想便也出了神,直愣在那里像块杵着的木头,不会动了也不会说话,只感觉世界上的其他一切都离他远去。

    吴江见他如此也知道是他太看重曹操,一时伤了心的关系,拍了拍张辽的肩,“将军事已至此您也不必再难过了!我们也不是神农在世,不能救人性命。如今我们能做的,也就是回去好好帮助大人。让大人了却了心愿才是,我们快上路吧!”

    张辽回了神,赶忙回了房间,顺手拿起几件衣服,银子,他也不知道毛手毛脚地胡乱到底拿了什么。干脆破罐子破摔随便胡乱拿了一些,便下楼,跟吴江出门去。

    “大人!您不吩咐几句就走了府上可怎么办呀!”家仆忙追出去问到。

    “你们自个儿看着办。”张辽边上马边回了一句,很快便跟着哒哒的马蹄声消失在家仆视线的尽头。

    这民间有句老话,不是冤家,嗨呀,不聚头!

    这张辽刚进了城,就遇到他的对头,这人是谁,不必说,也猜到了。正是,朗公子,秦朗!冤家见面分外眼红。他们两人互相死死盯着对方,仿佛如果可以的话,恨不得用眼神往对方身上叼下一块肉来。张辽虽断了一只手臂可气势依旧不减以往。

    两人四周的火药味愈来愈浓,吴江跟在张辽身后,不明所以地看着张辽,怯怯地开了口,“文远将军?”

    张辽边回吴江的话可目光仍死死盯在秦朗身上,“这位朗公子可是你们曹府养大的白眼狼呢,吴江,不如让朗公子看看你们曹家的阵法?这位白眼狼公子应该还没见过吧。”吴江听了张辽的话,心里直打咕噜,还是听话地带着手下的人将秦朗围了起来。

    秦朗开始还以为只是些雕虫小技并不放在心上,当他们摆完了阵才真正的大吃一惊!这阵本没什么,可加了张辽这一武功高强之人,威力大增,即使是他也得小心翼翼地破了。这次实打实是轻敌了。

    秦朗一面在里暗恼自己的轻敌,又找着这阵法的破绽,一面并不表现在脸上,只小心翼翼的和他们周旋起来。

    正想见,忽然一颗人头飞来,北面的人不知为何掉了脑袋,鲜血直往外涌出,吓坏了这几个家奴。连张辽都不禁退后了几步,这阵法已经被打破!这速度,这身手,绝非一般人能做到,是哪里来的高手。众人皆好奇着,一道黑影落到秦朗身边,待看清了那人的脸,连秦朗也大吃一惊!

    “阿武!?你…你不是死了吗?”

    “嘿嘿是我!没想到吧。”阿武一边答这话一边笑呵呵冲着张辽打量。

    张辽见如今这二人连手,是断断打不过的了,只好作罢离去。

    正好为这许久未见的两兄弟腾了个地好好唠唠嗑。

    原来,那日阿武又被秦军所救。在这离开的日子里,阿武自己好好修炼了许多,悟出了不少东西,修为更上一层。

    所以刚才才如此轻松地解决掉了曹操的人,他本身不受阵法压制是一方面,修为更上一层又是另一方面。

    他一直暗暗跟着秦朗,埋伏于暗中,刚好秦朗此时被困于阵法当中,他便从一旁蹦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