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四三章:金城哭夫
    曹仁出兵捉拿秦朗等人的事情,很快就人尽皆知。

    曹丕、曹植、曹冲,三人听闻后,马上派人去打探具体缘由。

    司马懿早一步封锁消息,且曹仁严令,若是军中将士谁敢透露出半个字,军法严惩。

    “你说什么?阿宴被抓了?”

    何宴身为金城郡主的夫君,被抓入狱,这消息就第一个传入金城耳中。

    “是的,郡主。曹仁将军以莫须有的罪名将郡马,连同九曜其他人都抓了起来。听说,九曜中的马均,当场重伤而亡。”

    听着卫兵的回话,金城心中一慌,忙问道:“那阿宴呢,阿宴有没有事?”

    重伤而亡四个字,实在是让金城不安。

    “郡主放心,郡马只是受了点轻伤,没有大碍。”

    金城来回徘徊,耐不住担心何宴,眼眶泛红,泪水正在打转。

    “不行,我现在就去把阿宴带出来。”她不想何宴再呆在牢狱中许久。

    “郡主,万万不可!”

    金城喝道:“我现在就要去把阿宴带出来,你听不懂吗?让开!”

    “郡主,曹仁将军手握重兵,又怎么会听郡主的。此时主公卧病在床,若是……若是……”卫兵顿了顿,接着说道,“郡主不妨去面见主公。”

    没多时,金城郡主就来到了曹操府中。

    看到躺在床上的父亲,金城鼻子一阵酸涩。她坐在床沿,轻声唤着曹操。

    曹操没有任何反应。

    想到父亲这般病重,自己夫君遭到看押,她以帕遮面,抑制抽泣哽咽的声音。金城愈发难过,竟情不自禁伏在曹操身旁哭起来。感觉有哭声在耳边回响,曹操睁开眼,就看到自己女儿金城,伏在自己身上,泣不成声。

    见曹操醒来,金城要将事情说出来,止不住的泪水,让她说话断断续续。

    曹操就只听清父亲、夫君二词。

    侍女搀扶着曹操,让他舒服的靠着。

    “金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慢慢说。是不是阿宴那小子欺负你了?”

    金城只是摇头。

    他看向一旁的侍女,问道:“你们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郡主竟然如此伤心?”

    侍女不敢有所隐瞒,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好一个曹仁,竟然假传我的命令。”在这背后,定是那司马懿,在推波助澜。

    曹操大怒,没想到司马家竟不知不觉成长到这步田地。为了曹魏日后根基,这司马氏留不得。“来人,传我命令,去曹仁处,将秦朗等人放出来。若是他要阻拦,杀无赦!”

    “是,主公。”

    金城好不容易止住了哭泣,拜谢道:“多谢父亲。”

    知道金城对何宴的心思,曹操叹了一声,道:“你也随他去吧。将他们直接带来这里。”

    他还没死,威信还在。九曜在这里,相对安全些。

    马均的死,让秦朗等人倍感失落。

    九曜自成立的那日起,他们便是一直生活在一起。外出执行任务,险象环生,大家都齐心协力,将危机一一化解。

    兄弟之间,矛盾吵闹是很正常的事情。打打闹闹,对他们来说,就是增进感情的一种方法。在灵帝墓穴那会儿,秦朗要毁掉曹魏根基龙珠,刘伶和马均出手阻止的时候,没有一个是想要真的动手。最后,他们两个仅仅是被秦朗震慑住而已。

    南华过来找茬,秦朗迎战,他们深知自己不敌,才站在一旁,不想拖累秦朗。无论怎么吵闹,他们之间的情谊,都是不会变的。

    听从曹操的召集回来,是秦朗决定的。他们也没有反对过。

    直到马均死前,他还在劝说秦朗不要听从曹仁的威胁。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大家说不定就不会回来,也就不用遇上曹仁,马均也就不会因此丧命。”秦朗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这不怪你。要怪,就要怪曹仁那个卑鄙小人。”长缨愤愤说道。

    豹奴随即出言附和:“对,如果不是曹仁带着军队来围攻我们,根本不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

    大家抬眸看着秦朗,看来这件事对他的影响,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消退的。

    “阿宴。”

    女子清脆的喊声响起,何宴偏过头,就看到泪眼婆娑的金城站在牢房外。

    “金城,你怎么来了?”何宴马上跑了过去。

    金城上下打量,何宴的脸色还好,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下,伸手抚着他的脸庞,轻声道:“阿宴,你没事就好。”

    牢门迟迟未打开,金城对着身后的人轻喝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牢门打开。”

    转而对何宴等人解释道:“是父亲听说了曹仁的行径,派人过来,放你们出来。”

    “多谢金城郡主,多谢主公。”

    众人刚准备走的时候,这里的众多卫兵挡住他们的去路。

    “怎么,你们要违抗我父亲的命令吗?”

    有金城郡主以及曹操的口令在,秦朗等人要离开,谁敢上前阻拦。

    他们向两侧分开,为金城郡主及秦朗他们,让开了一条道。

    金城郡主奉命将秦朗等带走,曹仁的亲信把这件事立刻通传了回去。

    茶碗倏地掷出,变得粉碎。

    “金城郡主?没想到大哥竟然会下令放了秦朗他们,司马先生,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司马懿笑道:“放心,我自有对策。”指尖卜算一番,“主公命数将尽,接下来,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以后的天下必然是丕公子的。”

    让曹仁将秦朗他们关押起来,只是一个缓兵之计。

    司马懿猜到他们会离开,早有所准备,为此,他已经准备好了另一套计策,就等着他人上钩。

    他司马家日后能否得到无上的荣耀,就依靠司马懿此时铺好的一条条道路。

    司马懿脸上的笑意,太深,让人摸不着头脑。

    曹仁转念一想,若他有二心,绝对不会让他活着。眼下夺取王位,还需要靠他的谋略,否则,他便是毫无胜算。

    朝中呼声最高的便是公子曹丕与公子曹植,而曹冲,也在暗中密谋着什么。

    有曹丕在,他曹仁就不用惧怕。

    待曹操一命呜呼,便是他举兵造反,夺得王位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