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四零章:曹冲落子
    曹操还在昏迷当中,着急的不止是满朝文武,还有他的几个儿子。

    曹操重病不起,或许,这次就有可能真的一病不起了。曹冲曹丕等人,怎能不急?身为长子,曹丕替曹操处理堆积的政务,名正言顺。其余几人,都在与自己府上门生,以及朝中所支持他们的臣子商量着对策。

    曹冲想起了住在府中的诸葛均。

    当初诸葛均来到府上,为父亲曹操窥探日后天机,被父亲尊为上宾。此次曹操病重,若是有他在耳边说几句,说不定就能够帮到自己。曹冲来到诸葛均的住处。

    “不知公子来我这里是有什么吩咐?”诸葛均微微行礼,眸中含笑。

    “诸葛先生不必客气,我们进屋谈。”

    吩咐人为曹冲沏上热茶,耐心等待着他来开口。

    曹冲轻抿一口茶,道:“我听说,当初诸葛先生来府上拜见父亲的时候,曾经提到过我?”

    “的确,当初来府上,是提到过公子。我曾对曹公说,立公子为世子,日后天下归曹魏所有。”

    纵是早听说过这番话,此时从诸葛均口中道出,曹冲心里免不了掀起涟漪。

    时刻注意着曹冲的诸葛均,嘴角也浮现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我今天来,就是想请先生去父亲那里说上一说。至于说什么,我想先生心里清楚。”说罢,从袖口拿出木盒。

    木盒做工精致。曹冲打开一道缝,露出了里面的物件,让诸葛均看了一眼后,迅速合上。诸葛均不动声色的将其收下,道:“公子放心,我一定与对曹公好好说的。”

    待曹冲离开诸葛均住处后不久,诸葛均便朝曹操所在之处走去。

    “曹公可醒了?”诸葛均询问着把守在门外的卫兵。

    “主公已经醒了,公子子桓正在侍奉。”

    “麻烦帮我通传一声。”

    卫兵刚要进去,门就被人打开了。

    “拜见公子。”

    曹丕轻应了一声,“父亲唤你进去。”随后便离开。诸葛均还是恭敬地行了礼,而后走进去面见曹操。

    曹操卧病不久,诸葛均却发现,他的头发白了一大块。看来他看到的黑龙之相,以及后来墓穴中曹魏的根基龙珠被吞,对曹操的影响极为严重。

    “先生,来这里可是算到了什么?”

    只说了一句话,就开始不停的咳嗽。诸葛均忙倒了一杯茶水,侍奉他喝下。

    “曹公莫要激动,我此番前来,就是知道曹魏根基龙珠出事,想来帮曹公挽救。”

    见他神色真切,曹操没有太多疑心。

    曹操重重的叹了口气,道:“根基,根基,乃是我曹魏之根本。龙珠被吞,如何挽救?孟德一生,征战无数,方才得此龙珠,想为后世谋福。此次劫数,想来是没有办法,呵,时也命也。”

    语中悲切,无不让人叹息。

    曹操这番话,是已经做好身死的准备。

    诸葛均沉默,而后说道:“那曹公准备如何料理…料理身后事。”到最后,他竟有些哽咽起来。

    曹操颤颤巍巍从枕头底下拿出兵符,嘱咐诸葛均:“这兵符,我暂时交予先生,希望先生在孟德死后,能够帮助我儿曹冲。”

    “这…这如何使得?曹公还是唤其他辅臣来吧。”

    “不可。”

    诸葛均本就没真的打算去喊其他人来,曹操轻喊之下,他便停下脚步,重新回到他的身旁聆听。

    “待我死后,曹丕定然不会放过冲儿。这兵符可以号召我手下所有武将,届时,先生可协助冲儿,成就帝王霸业。”

    诸葛均来这里的目的,就是答应了曹冲的请求,在曹操面前说些好话。没想到,曹操竟然也有意让曹冲继承大统,倒是省了他一番口舌功夫。

    不知是否是因为上次的卜算,让曹操一直在考虑曹冲。

    “先生,还请拿来笔墨。”

    诸葛均将笔墨呈在曹操跟前,曹操撑着半边身子,写下了所有武将的名字,且在最后盖上了印章。

    “拿着这份命令,你便可以将在外的所有武将召回。”

    “是。”

    诸葛均在这名单上,赫然发现了秦朗的名字。

    当诸葛均宣布这份命令的时候,朝中再次掀起波澜。奈何这帛书上有着曹操的印章,不会有假。

    曹丕当即派出使者,将武将们纷纷召回。

    秦朗的名字也在这上面,曹丕不明白为何要将他召回。也不知道,南华等人是否已经将他制服。等他们回来,他要问清楚,先前的哀鸣,到底是怎么回事。

    ……

    在此之前,使得墓穴坍塌的哀鸣,他们也是听到了。秦朗正在回来的路上,没多久就和前来通知的使者碰上了面。

    “朗公子,主公病危,召集在外所有武将,立刻回去。”见到秦朗,使者马上表明来意。

    “曹操病危?”对此,秦朗没有太震惊。

    “大胆!你竟然敢直呼主公名讳,该当何罪!”听到秦朗直接喊了曹操的名字,使者大怒,呵斥秦朗。

    秦朗一甩手,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在他脸上印下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教训我?”

    吞了那龙珠,自然就相当于同曹操宣战,秦朗也不用压抑心中的不满。

    “你不过只是主公的养子,别以为有了一个朗公子的名头,就可以肆意妄为。”

    这使者是曹丕手底下的人,仗着曹丕是曹操长子,有着继承大统的希望,经常以此欺负他人。碍于曹丕,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

    可是这一回,他算是踢到铁板了。

    秦朗对他是谁的手下,并不在乎。若是他说话尊敬些那也就罢了,无奈是这般小人,他当然不会手下留情。

    还不等这使者再说什么,昆吾刀落,他的脑袋就已经落到了地上。

    乱世之中杀人,律法名存实亡,无人敢说什么。

    “走吧,曹操请我们回去,我们便回去看看,他还能有什么把戏。”

    “阿苏,你不担心这又是一个圈套?”

    他们所中的圈套太多,要真的是,那就算得上是自投罗网了。

    秦朗淡然一笑,道:“去了便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