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三八章:巨龙吞珠,曹操吐血
    渐渐的,刘伶和马钧有些抵抗不住秦朗的镇压。

    “阿苏,你看不出来这是曹操的试探吗?这困龙之阵还没让你明白吗?曹操心机颇深远在你我之上。只有他暗自算计你的时候,哪会不小心留下如此大的破绽让你算计?”马钧急了冲秦朗大声道。

    “让开。”秦朗低声道,这声音里也显然沾染上了几分怒气。

    其余几个兄弟站在后面,看这争斗的三人也不想去加入,只好由着他们去闹。

    长缨和豹奴自然是向着秦朗的,只是让他们对兄弟出手,那就有些…之前不过是作戏罢了,为了引蛇出洞,再说那是和外人。这里兄弟们内部矛盾,他们也不愿插手。

    刘伶仍是不让,秦朗又将目光撇向马钧。马钧不再开口可却也是躲开了秦朗的目光,站在刘伶身后表明立场,其中之意不言而喻。秦朗见这两人如此,知道不下点手光凭和他们讲道理也是没有用的。

    曹操令术士如此改造汉灵帝墓,意在算计,而今这样一个报复曹操的机会摆在眼前。秦朗又怎会因刘伶的几句话放弃。秦朗抽出昆仑刀往旁边的石墙脆薄之处砍去,石墙应声而碎。

    “你们如果再拦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秦朗将昆仑刀指向刘伶二人,刘伶被他这么一指更是不服气,张开嘴还想再分辩几句,马钧直接捂住了他的嘴将他拉开。

    秦朗见没了阻挡,直接冲着曹魏的龙珠而去。秦朗拿起昆仑刚要砍下,巨龙在后面一声嘶吼拦住了秦朗。秦朗不知道巨龙的用意,正疑惑地看着它,“难道你也要拦我不成?”

    巨龙不知有没有听懂秦朗的话,只用嘶吼表示了回答。

    这巨龙走上前去,张嘴便将龙珠吞入腹中。

    众人惊愕,直愣在了原地。

    而在另一边朝堂之上。

    曹操觉得胸口一钝痛,仿佛硬生生用胸口接了一掌似的。曹操虽是不适,但仍不想让他人察觉,依然强撑着站立。

    “南郡周边几县经年旱灾,粮食缺收,听地方说,还有灾民准备起来造反,依诸位爱卿看来,当如何度过灾年,安抚百姓?”朝堂之上刘协正向众人发问。

    “依在下看来有大逆不道的灾民不急着收拾,朝廷现应当开库赈灾,减少税收,用仁义之心,安抚天下子民。”

    “依臣所见…”台下的臣子一个接一个的回答上自己的看点。

    眼见就要轮到曹操了,曹操此时正觉得有一股横冲直撞的气血冲丹田涌上。起初曹操还想凭自身之力压下,奈何这股气血太过猛烈,饶是怎么压也压不下去。

    本来今日曹操是不愿过来的,只是,人老了,尤其是听到诸葛均说自己死后之事,便想着见见自己的女儿,却正好看到小皇帝在问策,自然这也只是一帮人问问而已,最终的决策权却在荀彧的手上。

    “依丞相看来?”终于问到了曹操,朝堂之上却一片寂静无人回话。

    “丞相?”刘协不解地再次发问,丞相今儿个是怎么了,像中了邪一样的怵在那里,什么也不回话。“噗”众人终于等来了丞相的回复,这回复竟是一地鲜红的血!?

    此时的曹操单膝跪地,脸色仓白,神情极为痛苦像是在强忍着什么,连着又吐了好几大口鲜血才扑倒在地,昏在血泊之中。被震惊的人们此时才清醒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了?

    “快去传太医来!丞相昏倒了!”皇帝脸色铁青地发出了第一声呼喊。像是点燃了炸药的导火索,众人的议论声渐渐大了起来,整个朝堂像成了一锅煮沸的热水。

    这曹操的轿子刚回来曹府,起初人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等掀开了帘子才明了了。软弱的女人们——曹操的夫人小妾们都拿起了手帕哭出了声,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曹操在朝堂上死了呢。

    曹丕看着心烦,连忙说到“哭什么哭,等爹醒了还不得被你们气死!快把爹放在床上,太医已经从宫里传出来了。我先出门,你们好生照料他。”

    曹丕说罢,回了房,换了身衣服,坐上了轿子。

    今日之事,虽不明确,可曹丕也猜到了七八分的样子,应是秦朗和他那帮兄弟搞出来的鬼!他们入了汉灵帝之墓,

    千万不要是动了那曹魏之根基的龙珠才好。眼下能制服秦朗他们的也只剩下一人。曹丕坐在轿子上,街上熙熙攘攘的声音传入他耳朵里。曹操吐血晕倒已然成了一件大事,街上的议论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这丞相定是得了什么病,才会吐血!”

    “哟,这位爷,您这么说当朝丞相不怕丢了您脖子上的脑袋?”

    “怕啥?这乱世中谁不是被吓大的。呵呵,跟你说了吧,指不定明儿个丞相就死在屋了。这江山我看迟早也要易主了哦,赌不赌?下注了下注了。”

    “哈哈哈,您这话在我这茶馆小店里说说就好,可别到外头去说。指不定要被有心人听了去。客官还要点啥?黄酒给您去温一温如何?”

    “你听说没,丞相今儿个在朝堂之上昏了过去,据说还吐了不少血呢!”

    “是嘛是嘛,难怪今天路过曹府听里面似有女子的哭声,该不会是死了吧。”

    “怎会?丞相一个大活人,我眼见着身体强健,应该只是劳累的。”

    曹丕听着烦心,甩下帘子,叫马夫赶快些才是。

    南华仙人府上向来少有人问津,本身也地处偏僻。今儿个来了曹丕这样大一位贵客,来开门的丫鬟也被吓着了,直往南华仙人住处跑去,边跑边叫嚷着,“老爷,曹丕公子到了!”

    南华仙人被她这样一闹不免一恼,“胡说,平日里教你们的规矩是这样乱叫瞎说吗?”丫鬟正要还嘴,这边的曹丕已迈进了大门,“仙师,休要怪罪不懂事的丫鬟。”南华仙人见曹丕也一惊,赶忙出来迎接贵客。

    “不知曹丕公子到来,有失远迎还望公子见谅。”

    南华仙人还没向曹丕行完礼,曹丕便抢先一步开了口,“仙人可知我父上为何昏迷?”

    南华仙人被他这句话弄的一头雾水一时没明白过来,回道:“不知。”

    寻常时候他确实是守卫在曹操的身边,只是今日曹操要进宫,宫内有真龙之气,他不能抵抗,所以便没有跟随。

    “定是那秦朗捣鬼,入了汉灵帝的墓,伤了我曹魏的根基!仙师,还得请你即刻前往汉灵帝墓制服秦朗。”

    “哦?我去看看。”南华仙人朗声应下,吩咐丫鬟准备东西,前往汉灵帝墓。

    而在前方等待南华仙人的,又会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