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三七章:曹魏之基
    和外墓墓室一样,董卓果然将内墓也搬走得一干二净。

    仅一尊棺柩,孤零零地摆放于此。四周查看了一番,剩下的都是些没有任何的用处的东西。

    何宴走向棺柩,仔细查看上面的刻字,看看是否有什么不一般的事情记录在此。

    几人分别在四处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之处,而秦朗却站在正中央的位置,不停打量着四周,像是要将这里看穿一般。

    何宴见秦朗站在那里,不停地转圈,看着四周,心生疑惑,上前问道:“看什么呢,如此入迷?”

    秦朗回过神来,却又陷入了思索中,半晌后方才回答道:“这间墓室的格局布置,很奇怪。”

    何宴也打量起来,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

    “会不会只是错觉?”

    秦朗沉默不语。他认为,这不是什么错觉。何晏也是此中高人,都没有发觉,那么说明确实布置的精妙,因为此次乃是秦朗根据自己的本能反应过来的。

    接着,他开始细细算着,找出让他觉得奇怪的地方。

    “你们两个发现了什么?怎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豹奴没好气的看了秦朗二人一眼,说道。

    何宴将方才秦朗说的话告诉大家。

    “这墓室我看着挺正常的呀。”豹奴朝秦朗翻了个白眼。

    话是这么说,不过豹奴还是相信秦朗的,他也开始打量起来,即便对于墓室的风水构造,他并不是特别熟悉。

    看了很久,他们隐隐觉得不对劲,可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只能等着秦朗的答案了。

    “原来如此。”从秦朗嘴里缓缓吐出这四个字。

    “怎么回事?”其他人都很好奇。

    可偏偏秦朗说出这四个字之后,就没有了下文。

    “秦朗,别吊着我们的胃口,你发现了什么,倒是快说呀。”

    秦朗想了一番,而后解释道:“墓穴埋藏,讲究风水格局。这里原本应当是汉室皇族汉灵帝的墓穴,应当是选择龙脉极佳的位置,来作为汉室之基。藏龙于此,福泽延绵子孙。可我现在却发现,似乎并不是这个样子。这里已经被人改变了风水格局,成为了曹魏之基。所有的一切运势福泽,全部转移到了曹魏子孙的身上。如此一来,曹操成为帝王,指日可待。而阿晏以及你们没有看出来,乃是有宗师境界的高人,使用了秘法,用仙气阻隔了。”

    不用猜,定然是曹操来这墓穴之时,命令术士,将格局转变,为自己谋利。

    仅仅是这样的话,为何秦朗的脸色如此的阴沉?

    何宴对秦朗最熟悉,他接着问道:“你还发现了什么?”

    “不单单是这样。”秦朗脸色一沉,冷声道,“曹操的术士还将这里改为了困龙之阵。”

    困龙,将龙困于此,毁于此。这是一个绝杀的阵法。

    在九曜中,唯一与龙有关的,就是秦朗。困龙之阵,这不就是要困住秦朗吗?秦朗这才反应过来,没想到曹操还是不想放过自己,再一次算计了他。稍稍平复烦躁的心情,秦朗起身,轻拍身上的灰尘,朝一个方向走去。

    他流露出来的愤怒所有人都可以感受得到,但也情有可原。其他人猜得到,秦朗现在就想要毁了这里,让曹操付出代价。

    经过刘伶身边的时候,刘伶一把拉住他的胳膊,问道:“阿苏,你想做什么?难道你忘了天下苍生,你还是昔日的阿苏吗?”

    秦朗反问道:“你说我想做什么?”他要毁掉这曹魏之基,他不清楚这么做是否可以断了曹操称霸之路,但能够肯定的是,曹操定会受到影响。况且,他与曹操之间,本就没有了所谓的亲情了,更别提忠心了。眼下,两人除了三墓之约,只怕剩下的只是灭门之仇了。

    “不要冲动。你既然看出来了这里的格局变化,那么主公让你前来,肯定是为了试探你。他想看看,你在知晓困龙之阵后,会不会真的站在他的对立面。若是真的,主公就可以更加名正言顺的除掉你。”

    “那又如何?”秦朗不在乎会不会和曹操反目成仇,反正他和曹操之间,早就没有任何信任可言。与他对立,是迟早的事情。

    “阿苏,你不能毁了这里。”刘伶没想到秦朗会不计后果的毁掉这根基,他必须阻止。

    秦朗目光冷冽,道:“你想要阻止我?”

    刘伶沉声道:“你要知道,你这么做,会使得天下民不聊生的。”

    闻言,秦朗挑眉,看向另外几人,道:“曹操对我早已有了杀心,再说此时的曹操也不是昔日的曹操了。自他封王,他的心就不再向着黎民苍生了,他的心中只有他的王图霸业了。此次发现的这困龙之阵,未必只是单单困住我一人。”

    转而看向刘伶,“为了杀我,你竟然甘心陪葬,这么多年了,他还是那么善于收买人心?”秦朗的话语之中不乏一丝嘲讽,或许是对于自己的嘲讽。

    “够了,总之,我是不会让你毁掉这里的根基的。”刘伶不想继续听下去,再让秦朗说下去,他的心,也要开始动摇。

    一道为曹操辩解的声音响起。

    “秦朗,曹公不会这么做的。他只是试探你”马均犹豫了一番,如是说道。

    面对眼前的状况,何宴、长缨、豹奴站在一旁,不为所动。而马均是曹操麾下,自然帮着曹操。只是,刘伶的举止,让秦朗不解。

    “刘伶,你告诉我,为何要来阻止我?”秦朗要知道答案。

    “我只是不希望天下因你而再乱。”

    这么冠冕堂皇的话,秦朗不会信的。

    他轻笑,道:“好,你们想阻止的话,就来阻止好了。”

    秦朗的胳膊挣开刘伶的钳制,转身就要去毁掉根基。

    刘伶马均相视一眼,紧随其后,阻拦秦朗。

    秦朗有龙珠护佑,他们两个怎么拦得住他。

    “我们要不要上去把他们分开?”

    听长缨这话,豹奴摸了摸鼻尖,道:“你是担心秦朗,还是担心刘伶和马均?我看啊,这刘伶和马均就是自讨苦吃,秦朗说的很对,曹操有极大的可能性,会将我们赶尽杀绝的。”

    瞪了豹奴一眼,道:“九曜一条心,内部闹矛盾,容易让人趁虚而入。”

    内部闹矛盾。说起这个,他们就有些心虚。他们之前就因为一些事情吵了起来,大打出手。

    何宴轻咳一声,道:“阿苏会处理好的。”

    刘伶马均只是阻拦,并没有要伤害秦朗的意思。秦朗也只是化解二人攻击,想要逼退他们罢了。

    一时之间,三人胶着在一起,胜负不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