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三零章:张鲁相助,破阵出逃
    “你等不是我的对手,让开。”秦朗捏着双手分开了正在战斗的刘伶。

    秦朗打出一道气力,分开了刘伶和长缨。

    都是兄弟们,秦朗不忍对他们下杀手,所以凡是出手,都是留有余地。兄弟们虽然实力不错,可是到底连半步神将都没有,或许有几个是神将层次的高手,可是此刻秦朗的实力,若是真想对付他们,也不过是尔尔罢了。

    不过,虽然怒火燃烧了秦朗的脑海,却没有让他傻到把这怒火牵连到兄弟们的身上。

    “阿苏,你住手吧,今日乃是主公的大日子。若是被你破坏了,日后不说你兄弟们做不成,日后这天下将如何看待丞相,如何看待朝廷。”就在这时,女儒赫然出现,直接挡在了秦朗的前面。

    面对女儒,秦朗的手有些颤抖,不愿与其交手。

    虽然说女儒乃是曹操的死忠。可是到底,女儒也是他秦朗的老师。醉道人师尊为了救他们,舍身而死,而醉道人师傅临终的遗憾,赫然是眼前的女儒,所以秦朗更不愿意与其交恶,即便是迫不得已。

    “非是朗儿不愿,而是…”

    看着秦朗艰难不愿的开口,女儒也是知道此刻秦朗已然下定了决心,所以摇了摇头,这孩子!她是看着秦朗长大的,自然知道此刻秦朗的想法。

    “儒师,今日之事,你能不管吗?”秦朗捏了捏拳头说道。秦朗知道,上一次女儒对自己出手,不过是曹操的计谋算计。而这一次,可以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对敌。他,心中不愿。

    女儒摇了摇头,有意无意的瞥向旁边,“纵使我不出手,今日你又能逃去哪。此处早已布下天罗地网。你还是束手就擒吧。我可舍去一世功名,求主公饶你一命。”

    秦朗,作为女儒最看好的弟子之一。自然也是深得女儒的疼惜!

    这有意无意的暗示,使得秦朗心惊。他没想到,在这府内,竟是隐藏了三股不下于他的气息,若非女儒提醒,只怕他就要忽略了。这三股气息,任何一股,都足以让他百死难复。

    又看了看周围的兄弟们,秦朗叹息了一声。

    “能与你们做兄弟,秦朗一世无悔。”秦朗叹息了一声。

    曹操请了秦朗的师父女儒来擒拿秦朗,秦朗面对师傅女儒还有兄弟们,本就下不去手,束手束脚的。如今暗中更是隐藏着如此强大的高手,便是秦朗也不得不认为自己今日必然会死在这里。

    秦朗的话使得刘伶眼中划过一抹不舍。以往他最喜欢跟着秦朗蹭酒喝,两人的关系不比秦朗和何晏的关系差。可是如今,看着秦朗英雄末路,刘伶有些不忍的转过身去。

    “阿苏,我陪你!”长缨坚定了自己的勇气,直接站到了秦朗的身旁。

    一旁的豹奴一声怒吼,一时间,空中两三头巨鹰鸣音不绝于耳。

    豹奴的意思也是很明确,愿意跟着秦朗一起,生死不计。

    至于其他几位兄弟也纷纷露出了不忍的表情。

    秦朗摇了摇头,此生能有这些兄弟,死而无憾了。

    只是,阿武的死,梓萱的死,总需要有人来负责的。他不能让梓萱和阿武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

    或许,梓萱和阿武的死,秦朗自己也有一部分责任。但若是曹操不逼迫何晏娶小蔓儿,哪会出现现在的事情。

    而且,梓萱死了,何晏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要娶小蔓儿!

    “来吧,杀吧!”秦朗一声怒吼,一时间,昆吾刀似乎感受到了秦朗的战意,或者说是决一死战的意志,整把刀都更耀眼了!

    只看到白芒呼啸间,便结束了数个埋藏在暗中的将士的性命。

    曾几何时,便是这些普通的将士也是他的同袍兄弟。可是现在,竟然埋伏在暗中,意图一举将他杀掉。

    随着七八名普通士卒的死去。在暗中的高手,总算是忍不住,直接对秦朗出手。

    秦朗冷冷一笑,直接一个转身,昆吾刀挥毫而去。

    来的黑衣宗师似乎也是料到了秦朗的这一手,只看到他一脸的不屑,就在这时,秦朗身后一个同样庞大的气息的白衣宗师,与黑衣宗师同时出手。

    一时间两个宗师联合,黑衣宗师本就气息死沉,让人很难感应。而白衣宗师却是气息轻灵,两种完全不同的气息,给予秦朗的冲击太大,秦朗反应不及,一时被牵引,重重的受了白衣宗师一掌。

    一掌之下,秦朗的身子有些飘零,似乎要重重地垂下似的。

    “瞪!”

    就在这一刻,整个曹府似乎所有的灯烛同时熄灭了一般,整个曹府暗暗的。

    一时间,来来往往的宾客都是吓得动乱了起来。

    即便是训练有素的将士也是不禁慌了起来,今日可都是神将、宗师层次的高人在战斗,稍微一个波及,足以要了他们的小命,这可容不得他们不惊讶。

    “阿苏,跟我来。”就在这时,一双粗糙的手抓过了秦朗的手。

    秦朗一惊,当下准备出手,可是当反应过对方的声音时,确是惊呆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张鲁张天师会救自己。

    秦朗有些不敢相信,以为又是曹操的计谋。

    “梓萱都去了,若是其他的死法,我或许还会心安,只是梓萱是不堪耻辱而死,我心难安!”张鲁简单的说了下。“况且多年来我劳苦功高,便是放了你,也会无碍的,我不是你,我对诸葛,没有威胁。”

    张鲁的话很直白,也很明了的告诉了秦朗,我放了你没事。

    秦朗心中有些感动。虽然话这么说,但是张鲁还是会受到惩罚的。

    “那长缨他们?”

    “放心,他们和我一样,会没事的,况且,主公还需要他们。”张鲁太了解曹操了。乃至于,此刻,对曹操充满了失望。

    他真的老了吗?

    难道他真的不似当年的曹孟德了?他真的如秦朗所说的,野心勃勃,只顾着自己的魏王之位了?

    张鲁慢慢的失望。再也没有说话,而是带着秦朗悄悄地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