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二四章:梓萱,死了
    “乐将军,张将军一人对付阿苏,已然是欺负阿苏了,莫非乐将军要这张将军背上个以大欺小,以多欺少的恶名?让天下取笑?”看着乐进准备出手,此刻何晏却是动了。

    何晏的话,倒是让乐进眼前一亮。

    一直以来,天下人都只看到何晏的才学,没想到,何晏竟也是如此义薄云天之辈。

    即便刚刚被好兄弟给揍了一顿,可是一眨眼功夫,竟然全都忘了似的。

    “非是我等欺负朗公子,而是朗公子超过我等太多,若是不联手,只怕完成不了主公交代的保护小郡主的任务了。朗公子以武犯禁,我和张将军好说也得将其拿下,送与主公前发落。”乐进淡淡的回了一句,似乎丝毫不在乎名声一般。

    要知道,五虎将和五子良将乃是天下闻名。

    武功自是不必说的,主导的战役勋功也是让天下叹服的,所以,到了他们这个地步,完全没有必要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

    可是对于秦朗而言却是完全不同。

    这一点,何晏也是瞬间反应了过来。

    他也是从这句话之中,发现了,义父居然真的准备杀了阿苏。

    如此捧杀的手段,若是没有死仇,乐进是绝对拉不下脸来的。

    名誉固然是好事,可是对于秦朗这些没有显赫的功勋来作为证明的话,那就不是如此了。

    传闻止于智者。聪慧的人自然能够看出,这是捧杀之计。

    可是到底乐进亲口说了比不得秦朗,由此而言,也就是说,只需要战胜了秦朗,那么其实力可以说是魏军第一也是可以的了。

    毕竟魏军的战力乃是以五子良将为首。

    曹操被封为了魏王,自然,曹军也是有了正式的统一称谓,叫做魏军。至于分下来,每个不同的兵种又会有着其他的名字。比如高顺的陷阵营、曹氏宗亲的虎豹骑等诸多分类。

    魏军第一,这个名头可是了不得,如今天下,当以八虎将、五虎将、五子良将为首。说他们是天下第一等的高手也不为过。

    至于天下第一,除却昔日的吕布,倒是再也没有得此殊荣的武人了。

    而乐进认为自己与张辽不如秦朗,就好比对天下说,他们八虎将、五虎将、五子良将都不如秦朗,秦朗是天下第一一般。

    要对付八虎将、五虎将、五子良将不容易,其中更是死的死,残的残,可是难道对付一个毛头小子,还那么困难?

    想必,求名之辈,必然会一波跟着一波去对付秦朗。

    “将军是准备捧杀阿苏?”何晏冷冷的问道。

    这句话,在场围观的自然也有能够看出来的,可是看出来,却不代表会说出来。

    如今,何晏开口,其他众人没有听出来的,也纷纷反应了过来。

    “丞相要杀朗公子?”

    “一直听说丞相与朗公子不对付,没想到,居然到了捧杀,要利用天下武者绞杀朗公子的地步了?”

    “哎,公子扶苏的名头,也不知对朗公子而言,是好还是坏!”

    一声声叹息,一个个惊讶声传出,此刻何晏也是与乐进战到了一处。

    要知道,无论是乐进还是张辽都是传说之中的人物,而如今看到他们同时出手,又看到能够媲美他们,乃至压制他们的,更是罕见。

    什么时候五子良将这么水了。

    要知道,乐进和张辽可都是成名多年的人物,而朗公子和宴公子如今还不过是个花花公子,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功劳于魏。

    也正是如此,其他人都认为,要么是五子良将都老了,要么,曹操是为了捧自己的两个养子,算是让自己的女儿金城郡主,嫁了个高手。

    如此,也不算落了面子。

    今日,绝对是有内幕!

    想到此处,围观的人纷纷有些鄙夷了起来。这曹操真不是个东西,做他的将军也真是辛苦,老都老了,还要赔上自己的名声。

    不由的,围观者看向乐进和张辽的眼神,都是充满了怜悯。

    可是谁又知道,眼下的秦朗乃是实打实的神将层次的大高手,而借助巨龙之力,说是有着半步宗师的力量也不为过。

    另一边,何晏虽说不如秦朗,被秦朗虐了半天,可是到底也是半步神将的高手。

    一个普通的神将想要拿下一个半步神将,且不能伤了对方的前提下,想要在百招之内拿下,那基本是白日做梦。

    半步神将,乃是一只脚踏入了神将层次的高手,岂是那么轻易可以拿下的。

    “阿晏,你带着小蔓儿去见见梓萱,有什么事情说清楚,我这,你不用管。今日,我要…大杀四方!”秦朗沉着声对着何晏说道。

    何晏自然懂得秦朗这句话的意思。

    秦朗要杀张辽?

    何晏听出来了,而且秦朗的意思乃是不要自己插手。

    这也可以理解。

    毕竟他一个人动手,自己走了,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承担,其他的八曜不会受到牵连。可若是他留下了,或许,九曜都得倒霉。

    何晏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秦朗,“阿苏,此事…”

    “噗~!”

    在这一刻,何晏竟然发自内心的从秦朗的眼中看出了一抹恨意。

    那一是一种怎样的悲伤之中衍生出的恨意,而且一口鲜血喷出,秦朗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了起来。

    一时之间,秦朗的满头黑发,竟是有小半边化为了白发。

    “梓萱,跳崖了!”秦朗身子往后一倒,这时,张辽的月牙戟已然刺了过来。

    听到梓萱跳崖的消息,张鲁却是瞪大了双眼,本有些不信,可是当看到秦朗那半头的白发,他本能的身子颤抖了起来。

    只是,他不是秦朗,不是莽夫,颤抖着,张鲁却是没有动手,也没有吭声,而是静静的,似没有力了一般,扶着一个将卫的武器倚了下来。

    月牙戟,越来越近,而秦朗竟然没有丝毫的闪躲,月牙戟就这么刺入了秦朗的胸口,可是就在张辽准备刺穿秦朗之际,巨龙猛的腾空。

    秦朗啊的一声悲吼,这时只看到秦朗的龙珠化为了一道白光,而秦朗竟是在众人的眼下,化为了一道土龙,一时间,双龙咆哮,张牙舞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