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二二章:兄弟阋墙
    “阿苏,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抱着金城郡主的何晏一愣,转而抱着金城郡主,直接跳在了轿子的顶端。

    秦朗的巨龙咆哮间,已然冲开了将卫队,更是冲散了何晏所在的轿子。

    “你把小蔓儿交给张天师,你随我走,此事,我自会向他解释。”秦朗口中的他,自然就是曹操了。

    何晏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看着秦朗的语气,似乎是不容商量。

    可是,小蔓儿此时对何晏的意义已然不一样,不仅是他何氏崛起的希望,更是他何晏的妻子,如何能够交给别人的手中。

    “到底何事?”何晏也是沉着声音问道。

    “梓萱要自尽!”秦朗急切的说道。

    “哦。”何晏点了点头,难怪秦朗这么激动,原来是梓萱出了事情。自己让他追出去,没想到追出这么个结果。“我不能去,更不会答应娶她为平妻,她也不会应,你走吧。”

    何晏直接转身,抱着小蔓儿往丞相府走去。在他眼中,梓萱不过是小打小闹,没有事情。而且从他选择小蔓儿开始,他与梓萱就没有关系了,也不能再有关系了。

    “你!”秦朗大怒,御使巨龙张牙舞爪的朝着何晏扑去,秦朗猛的一脚踢在了何晏的身上,“你莫让我擒你去。”

    何晏被踢的也是恼火不已。

    此刻,虽然知道秦朗已然真的怒火了。

    只是,眼下,梓萱乃是一个发发小脾气的小丫头,哄哄就好了,若自己真的走了,只怕兄弟们都会因此而受难,孰轻孰重,秦朗分不清,可是他何晏不能分不清。

    “你要擒我去?来,我倒要看看,你秦朗有了怎样的本事了。”说完这句话,何晏直接取了一旁轿子的坐垫,而后把小蔓儿平放在坐垫之上,这样不至于磕着。

    秦朗看到何晏要与自己动手,秦朗也是不含糊,直接跳下了巨龙,而后直接与何晏动起了手。

    两大高手的对决,绝对是罕见的。

    尤其是秦朗即便不用龙珠,此刻也是踏入神将的高手了,何晏虽然差了一些,但在秦朗不遗余力的指导之下,也是半步神将的高手了。

    这两位可都是媲美五子良将的绝顶高手。

    一时间,两人的打斗,使得整个街道地动山摇了起来。

    围观的将卫们,却没有敢插手的。

    毕竟,人家曹操的两个义子打架,跟他们有什么关系。指不定人家争夺金城郡主呢。

    此刻,秦朗名义上还是朗公子,何晏乃是宴公子。

    有这个身份在,谁敢插手。

    就算他们把天给掀了。他们也都只敢在旁边看着罢了。

    何晏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倒在地上,好在秦朗虽然愤怒,却也没有下死手,所以此刻,何晏只是受了外伤,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并没有受内伤。

    “阿苏,你走吧,今日无论如何,我不会随你走的,虽然平日里,你与女子更近些,可是你不懂她们。更不懂梓萱。我与梓萱,从没有男女之情,过去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在我说完那些话之后,自然更不会有。”何晏摇着头,丝毫没有怪罪秦朗的意思。

    何晏自然知道梓萱对于秦朗的意义,或许除了秦朗的母亲,就是九曜兄弟们还有阿武,对秦朗而言最重要了。九曜兄弟之中,梓萱和何晏,对秦朗的意义又不一样了。

    秦朗、何晏和梓萱三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自小关系极好。尤其是秦朗和何晏,两人关系乃是铁的上天那一种。

    何晏将秦朗引为唯一的知己,而秦朗自然也不会亏待何晏,也是把何晏当成自己最好的兄弟之一。

    梓萱从小就喜欢何晏,自然喜欢和何晏在一起,而何晏一般都和秦朗在一起,这也是为什么,这铁三角之间的尴尬了。

    只可惜,梓萱喜欢何晏,而何晏根本不在乎,因为喜欢何晏的太多了。

    就好比即将嫁给何晏的金城郡主,自幼就喜欢粘着何晏,乃至于可以为了何晏公然的胳膊肘往外拐,直接帮着何晏霸占他们曹家的地板,改为何氏,谁敢叫唤,她就帮着何晏揍谁!

    说小蔓儿是何晏的小跟班也不为过了。

    至于曹操的其他几个女儿,自然也有这种现象的,但是随着年龄大了,一个个都有着身为曹氏的骄傲,所以,除了小蔓儿外,倒也没有特别粘着何晏的。

    自然,除去曹操的几个女儿,其他大臣的女儿,自然也是喜欢把何晏当成自己的追求对象。

    毕竟,何晏的出生高贵,且气质非凡,俊美无匹,一身实力超群,文武双全,又是曹操的义子。

    这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存在,自然是个天生招人疼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何晏的身份要比何进还要来的金贵。

    何进虽然是大将军,当朝国舅。

    可是,如袁术这等四世三公的豪门世家眼中,何进不过就是个杀猪的出生。

    就好比众人说起刘备,在一些世家眼里,若非协帝认了刘备皇叔的身份,只怕众人说起刘备,也就只会说是个卖草鞋的罢了。可是,即便如此,在一些势力的高层,也都是本能的小觑刘备,因为他不过就是个卖草鞋的出生。

    可是若是说到刘阿斗,这又不一样了。

    经过一辈的洗刷,刘备虽然无法洗去自己的出生,可是却能够洗去子嗣的出生,就好比阿斗。

    说起阿斗,那可就不是卖草鞋的了,毕竟刘备打下了偌大的基业,且阿斗出生高贵,乃是三分天下的蜀汉之主的独子,所以,即便是蜀汉亡了,阿斗也能得个安乐公的爵位,一世安康。

    何晏自然也是借着祖辈的洗刷,此刻身份高贵无比。

    毕竟离得不远,且一个乃是当朝大将军,国舅爷,更是与灵帝直接攀上了关系。

    虽然当今的协帝与何晏没啥大关系。

    可是昔日的少帝却是何晏的嫡亲的表舅,可是搭着血脉的。

    “你是知道的,今日,我不可能走。”秦朗捏了捏手。

    可就在秦朗准备去抓着受伤的何晏离去之时,两股庞大的气息袭来。

    秦朗一怔,转而,双眼开始阴冷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