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二零章:梓萱心死
    秦朗追梓萱追了出来,张鲁看到秦朗追了出来,自然也是知道了何晏的选择,不由的心中有些苦涩。本来,何晏是他选中的女婿,这么多年,可谓是看何晏,越看越顺眼。可谁知道一眨眼功夫,这女婿,居然不是自己的了。

    张鲁也是一个叹息。

    或许,朗公子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如今,主公也是到了樯橹之末,朗公子有着秦人的支持,未必没有机会。梓萱跟着她,或许未必就差了。只是,自己这一辈子的努力,算是付诸东流了。

    也罢,选择了,就该动一动了。

    主公,张鲁这一世,算是对得住你了。只望你别怪我!

    想到这里,张鲁也是细细的打量了起来,开始为秦朗算计。

    至于做何晏的妾,或许梓萱会如此考虑,但张鲁是绝对不允许的!

    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双眼看来,看的张鲁一惊。

    “晏公子,你怀中,可是金城郡主?”即便心中有了算计,可是作为老狐狸,自然也是知道时宜,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都清楚。

    “是,也不是。小蔓儿,在你们眼中是郡主,自是没错的。可是,在我眼中,她就只是一个小女人,乃是我何晏的女人。”说话之间,何晏直接抱着头发有些蓬莱的小蔓儿上了马车。

    没有任何人阻拦,此刻,自然也没有任何人敢阻拦。

    从何晏的话之中,他们自然能够听出,此乃郡主自愿的。而如今,又当着全城百姓来了这么一出,只怕日后何晏就是郡马爷了。

    不提何晏嚣张霸道的做法使得曹府内的曹操多么的满意,此刻秦朗却是悲伤了。

    “阿苏,你为何成了这般奸坏的小人。你这样坏我与晏大哥的事,难道你觉得,我离了晏大哥就必然会选择你了。”在一个无人的树林内,梓萱哭诉着。

    她知道,秦朗心中一直有她,可是这绝不是今日所作所为的借口。

    “难不成,我在你眼中,就是这等的不堪。这么多年,我都能够待你如白水,莫不是因为这一点的机会,我就原形毕露?”秦朗叹息的回了一句。

    秦朗的话让梓萱无从答起。以她理智的角度来看,确实,秦朗不是这样的人。

    可是自己的所爱,永远的离自己而去,她哪里还有理智。况且,这也不口否认,今日,何晏的所作所为,介时因为秦朗。

    此刻何晏的心中,乃是一个失去了本我,失去了自由的人。而秦朗则是一条随时翱翔天际的九天神龙。

    何晏自然不希望再把梓萱拘在身边,他把梓萱踢给秦朗,一是他心中,确实对梓萱没有多大的情爱,有的只是兄弟之情。二,则是他希望,他借助自己的不幸,让兄弟们都过的更好,尤其是秦朗,这么多年,他知道,秦朗很累!

    对于,何晏的心中所想,梓萱清楚,秦朗也清楚,乃至其他几个兄弟也都清楚。

    只是,这却不是秦朗的本意。只是,无论是不是本意,已经不再重要。因为何晏为了秦朗拒绝梓萱乃是不争的事实。

    “阿苏,你走,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说这句话时,梓萱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决绝!

    既,此生无缘,望来世,生死相依!

    这一刻,梓萱的半仙之体,竟然隐隐的泛起了白光,一时把梓萱衬托的如仙人一般。

    这白光,或许别人会认为多么的白净,多么的神圣。

    可是,秦朗,却是看出,此乃死志!

    梓萱竟然存了死志!

    秦朗也是一怔,没想到此事对她的打击如此之大。

    “梓萱,你别乱来,一切都好商量,你喜欢老二,也不是不可以的。”秦朗急忙的说道。

    可是,此刻,说这个,对梓萱而言,无疑是更大的打击,是怜悯,是施舍。

    梓萱突然感觉,秦朗很傻,真的很傻!

    梓萱笑了,身上的白光渐渐的退却。

    秦朗大喜,梓萱总算是绝了轻生的念头了。

    梓萱对着秦朗挥了挥手,“阿苏,你走吧,我想静静。”

    秦朗狠狠的点了点头,“我这就去找阿晏,必为你挣下一个平妻。”秦朗说完,转身离去。

    可是,他哪里知道,此刻的梓萱不过是敷衍她罢了。

    梓萱的真正想法乃是了却此身,找个悬崖,一了百了。

    奈何,秦朗自小就对梓萱百万依从,更是对女人天生怜爱,可是却从不曾真正的了解透彻一个女人。

    也正是如此,此刻秦朗才会相信梓萱是真的想要静静,乃至此刻的秦朗还想着去找何晏谈平妻的事情。

    要知道,梓萱虽是一介女流之辈,可是历年来都是接触的达官贵人,且本就是行的盗墓之类的事情,虽性格纯善,却不代表真的怯弱不知廉耻!

    何晏已然明言与她乃是兄妹之情,她又如何再会不要脸皮的贴上去。这是万万不可能的。

    秦朗飞速的前往寻找何晏,在他眼中,无论是梓萱,还是长缨何晏等人,都与他的亲人一般,比起爱情,或许兄弟之情,更值得珍惜。因为,在兄弟们之间,或者说是秦朗、梓萱和何晏三人之间,爱情是一种怎样的奢望。

    无论是梓萱和秦朗,还是梓萱和何晏,那都会留下尴尬。

    秦朗留下阿武在暗中照看着梓萱,自己则是快速的乘巨龙飞驰而去,此次,他要带着何晏过来,他要何晏当着梓萱的面,亲口答应,愿意娶梓萱为妻。

    这么多年来,他都忍了。

    如今,看着梓萱和何晏都这么大了,他如何能肆意破坏那份安宁!

    在秦朗的眼中,何晏是很优秀的,与梓萱本就很搭,再加上梓萱本就中意倾心于何晏,所以,在这一层次而言,秦朗的感情自然更需要内敛了。

    “阿苏,你对我的心意,我自然是知道的,可是…感情的事情,不能强求!”梓萱说完,眼角的泪水便哗哗的落了下来。

    “阿爹,梓萱无脸苟活于世了,只求来生再还阿爹的养育之恩了。”梓萱说完,双眼一闭,整个人向着深渊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