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一九章:软刀子
    秦朗看着有些诡异的豹奴,并没有开口。

    对于秦朗的注视,豹奴有些不敢和不愿去对视。

    因为,九曜自成立至今,从始至终,真心真意,不嫌弃,对他好的,便只有秦朗了。可是现在,他所做的事情,却是觉得心中有愧。

    草原乃是长生天的天下,虽多有阴翳,可却多以豪爽文明。如今,秦朗作为自己的亲兄弟,自己却如此对他,他心中不忍。只是,却又没有任何办法。

    “阿苏…”豹奴难以启齿的叫了一声。

    秦朗没有回答,而是更加警惕的注视着周围。

    能够驱使豹奴的,绝对不可能是神秘黑衣人。那么也只有丞相府的那位了。

    只是,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杀了自己,以绝后患?

    这不可能,以那位的雄才伟略,是绝对不愿如此的。乃至根本就不屑如此。

    那么,他的目标到底是什么,难道是自己想多了,根本不是自己?

    只是,刚刚豹奴的眼神之中,明明就是那一份愧疚是对自己的。

    为何?

    秦朗有些不解,再次凝视着豹奴,想要看出什么,可是此刻豹奴,竟然不再看自己。

    “踏踏踏~!”

    杂乱的马匹声传来,秦朗等人皆是一愣,此次丞相府倒是反应不慢啊。

    “把这里给我围起来!”

    “是!”

    ……

    外面来兵的声音不小,长缨直接出去交涉,准备把这些昏迷过去的黑衣人交给外面的校尉。

    “来人,把这叛臣贼子为拿下!”

    这么一个瞬间,秦朗等人皆是一怔,唯独马钧冷冷的一笑,似乎就该如此一般。

    长缨,愧疚?

    不对,这次的目标不可能是长缨,长缨虽然实力不错,可是却不足以让曹操如此。

    是谁?

    豹奴不可能,他是参加了此次的活动的。

    梓萱和马钧,乃至刘伶都是死忠!自然也不可能是曹操下手的目标。

    自己基本也可以排除了。

    那么剩下麒麟、罗睺和老二。

    麒麟、罗睺与长缨一般,不足以…

    可是老二何晏的话,性子曹操也许知道,根本不可能屈服,所以也不会是老二。

    那么此次的目标到底是谁?

    秦朗的脑海之中,快速的转动,到底是什么值得曹丞相如此算计?

    “阿苏,不用想了。此次他的目标是我,或者说,是失去了你的九曜。”秦朗思虑之际,何晏的声音传来。

    何晏的话,使得秦朗一怔。

    “是小蔓儿妹妹,此次怕是义父又要故技重施了。以你们的性命相要挟,我是不从也要从。不然,九曜是真的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在我们完成那三个墓之后,就是我等的死期。”何晏摇着头叹息道。

    “这…还真是他一贯的手段。”秦朗不得不点头,还别说,这还真是曹操一惯的计量,从五曜劫囚等事情上面也可以看出一二。

    只是,五曜劫囚这件事情,尚且有婉转的余地,而此事,却是真的没有任何余地了。从调来的护卫的态度之中,自然也可以看出,不成功,便成仁!

    “这对我而言,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我何晏出生高贵,若是以往,我自然看不起这曹府奴仆阉人的出生。可是时至今,义父封了王,权位已然高于昔日我祖父何进大将军的巅峰,也不算是辱没了我。如今整个天下,能够入我眼的,只怕也就曹府的郡主和当朝公主了。而曹府众女,大多,与我从小作对到大,或许,小蔓儿正是合适。”

    何晏叹息的说道。

    他没有秦朗这般曲折的故事,和那雄厚的势力根基,乃至一身无匹的实力!

    他虽然优秀,但远没有达到曹操为了他去做什么的地步,眼下,说是曹操的青睐也不为过了。

    若是白刀子,何晏倒也是乐的自在。可是,这等的软刀子,才是真正的杀招,即便是何晏都是接不了。

    “那…梓萱呢?”秦朗的双眼闪过一丝不忍。他自然知道何晏的意思,他也理解何晏。

    可以想象的到,天地间如此骄傲的男子,可是婚姻却是一点选择的机会,退一步,兄弟亲人好友,都将因他而死!可是,即便对象是从小到大的玩伴,他,又真的打从心底的乐意?

    秦朗不信!这不过是托辞罢了。

    “梓萱?”何晏看着眼前已然满脸泪痕的可怜儿,自嘲的笑了笑,“阿苏,你说笑了,梓萱,我从来都是把她当成妹妹的。”

    听到这句话,梓萱更是恨恨的瞪了秦朗一眼,而后疯也似的冲了出去。

    此次,倒是没有任何人抵挡,只因为,一个老道士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此人,赫然是梓萱的父亲,张鲁!

    在梓萱心中,即便小蔓儿与何晏成婚了,他还是有机会的。

    在这年代,没有那个男人只娶一个妻子的。尤其是似何晏这等优秀的男子。怎么也得一个正妻,一个平妻,乃至三四个妾吧。

    所以,即便小蔓儿是正妻,她还有平妻的机会。

    可是,随着秦朗的一问,何晏的一答。

    梓萱知道,此一世,何晏再也会接纳她了,即便是为妾,也是不可能!

    秦朗自然也是理解了梓萱眼中的不甘和恨意。

    只是,正如何晏一般,他秦朗又怎愿?

    秦朗的一问,不过是希望何晏对梓萱有个交代罢了,日后为平妻也罢,为妻也罢,都好,总能安一安梓萱的心。可是,没想到,何晏居然会如此回答,这绝对不是秦朗愿意看到的结果。

    “这里交给我,梓萱那,你去追吧,把事情说清楚。阿苏,有些事情,不是一直藏着就行的。你是龙,注定要翱翔天际的。现在的你,有无数的灵力推你上天,你不愿,若有一天,你没有了这些灵力,自己上天,便就没这么容易了。”何晏对着秦朗拍了一拍,而后直接转身朝着楼阁踏去。

    楼阁之上,必然是有着衣冠不整的小蔓儿,这一计谋,他看的很透彻,只是,既然选择了,小蔓儿便是他的妻子,他便不能委屈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