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一七章:九曜
    父亲与母亲的恩怨瓜葛,秦朗不愿介入,身为人子,他也没有资格介入。

    虽然父亲抛弃了母亲,可是从母亲让曹操报仇灭秦氏满门中看,或许父亲秦宜禄抛弃母亲不是没有原因的。

    不过,那都是父辈的恩怨,与他无关。

    母亲再怎么样,对他秦朗总算是没有任何不当的地方的。

    “父亲,昔日于吴侯府内,我知道你乃是张辽之时,我心中就存了为你报仇之念,只是如今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我也渐渐的明了了事情的真相,此事,乃是母亲与曹操之手。母亲,我是没有任何追究的念想的,只此与父亲恕罪。这是父亲生前爱吃的醉鸭,母亲小时候便不让我祭奠你,我每次都是偷偷的祭奠,以前买不起你爱吃的,总是用泥给你捏成醉鸭祭奠你,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父亲,我愧疚你啊,我认贼作父,认了这么多年!”

    说话间,秦朗的泪水哗哗的落下,谁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时罢了!

    一边是父仇,一边是母爱,一边是养育之恩。

    要说此次曹操真的只是简简单单的听从秦朗母亲的话,而命张辽灭了秦氏一族,这让秦朗怎么都是不信的。

    即便是当年,曹操也已然是一方诸侯,那时的曹操已然被评为盛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可想而知,那时曹操枭雄本色已然明示天下,岂会真的为了一个女子,做如此冒天下大不为的事情。

    秦朗摇了摇头,很多事情是经不起推敲的。

    秦氏乃是始皇嫡裔,若说曹操不忌惮那是假的。尤其是那时,曹操刚刚崛起,想来刚刚接触到龙游之气,对此更是忌惮无比,得知秦氏的存在,自然更有除之而后快之心。

    不过,到底是对自己有养育之恩,且自幼对自己关爱有加令自己敬佩的义父,秦朗发自内心的不愿意与他为敌。

    “阿苏…”看着秦朗跪在秦宜禄坟边痛苦的样子,梓萱有些不忍的开口了。

    梓萱与何晏来到这已经许久了。

    倒也不是秦朗没注意,而是他知道,这两个人不可能伤害他。

    “让他静静吧。”何晏也是不忍的拍了拍梓萱的肩膀。

    秦朗的很多事情他都知道,比梓萱知道的更多。

    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梓萱因为张鲁的关系,乃是曹操的死忠,可是何晏不是,如果有机会,他愿意为了秦朗与天下为敌。好兄弟只有一个,天下之大,却没有他在意的人。再者而言,比之梓萱或者其他的九曜兄弟们,何晏要聪明的多,所以从蛛丝马迹之中,何晏知道的也要比其他兄弟们要知道的多。

    虽然秦朗不会怀疑兄弟们,但是有些东西,有些事情,秦朗却会本能的避开这些兄弟们,当然,却不包括何晏。

    毕竟,秦朗和何晏,两人之间绝对是相互没有任何猜忌的。而且两人都是相互了解到了极点。

    “不必了,曹…丞相让你们来,可是为了灵帝之墓?”秦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虽然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可是即使再努力,整个身子依旧在颤抖着。

    眼前的女子是他深爱十数年的挚爱,眼前的是他性命相交的兄弟,可是虽然自己的兄弟对眼前的女子不曾表爱,可是自己所爱的女子却是把命都愿意交给自己的兄弟。

    本以为自己丧父,有疼爱自己的母亲,有爱护自己的义父,还有关师,此生足矣。尤其是自己的母亲乃是一世巾帼,自己的义父乃是世之英豪,关师更是义绝超雄!

    可是现在,全变了。

    自己的母亲竟然是指使他人灭自己父亲满门的幕后黑手之一,自己的义父不仅是野心勃勃,冒着天下之大不为而强制封王,而且他,也是自己的杀父仇人之一。而自己的关师,更是已然入了九泉之下。

    看到秦朗的模样,何晏捏了捏手。

    虽然秦朗看似光鲜,乃是九曜的头头,平日里更是四海为友,更是秦皇后裔,身份高贵。可是其实如何,何晏要比别人更为的清楚。

    “阿苏,义父…丞相让我等前往寻找灵帝凝聚的龙珠,还有其生前积攒的万贯财富!”何晏点了点头,或许此刻,一起去干一票大的才是合适。

    “嗯,他们都来了?”

    他们?自然是指的其他六个兄弟。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生死相交的兄弟,负气离去,主公居然要杀秦朗,这一桩桩的事情,兄弟们自然不可能冷眼旁观。

    “长缨、豹奴和麒麟信你,而马钧和刘伶希望你能够理解一下丞相。”何晏点头回答道。

    何晏说了长缨五人,自然也就相当于说明了一切。

    何晏自己和梓萱自然是不用说的。

    长缨、豹奴、麒麟和何晏,都是无条件的信任秦朗,若是秦朗愿意,四人都愿意和秦朗去闯天下。

    梓萱、马钧和刘伶自然是虽然相交相知,可是却绝不会背叛曹操。

    至于罗睺则是持中立,或许双方都不忍不舍。

    这么多年来,兄弟们之间早就融会贯通,梓萱自然也是听出了何晏的意思。

    “丞相他…”梓萱刚刚想要说什么。

    这是阿武出现在了秦朗的身后,“阿苏,都办妥了。”

    秦朗这才有了些生气,“老二,曹丞相说我还没有跟他对弈的资格,只是父仇家恨在前,我却是不得不见识一下,丞相的视野之中,究竟看的是什么了。”

    听到秦朗的话,何晏双眼一亮,阿苏的意思,难道是他要争夺天下?与义父比高下?

    想到了这里,何晏整个人都充满了激情。

    一想到曹府的年轻一辈,何晏整个人跃跃欲试了起来。

    “阿苏,你是要?”梓萱当下心中一紧,认为秦朗要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秦朗神秘的一笑,“其实,我想退隐山林,只可惜,天下谁都能够退,唯独我退不得啊。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你为难。我说的并不是你们所想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