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一六章:三墓之约
    “有时,我在想,当年收留你们母子,乃至为你母亲杀了汝父秦宜禄是对是错。秦氏起于秦皇,乃是始皇嫡裔,生来便带有龙气。这在你出生之时,我就知道的。这些年,一直跟随你左右,护卫你的秦卫,我也知道。”曹操叹息的摇了摇头。

    曹操知道老秦人?知道我乃是秦皇后裔?

    这么个瞬间,秦朗看向曹操的眼神颇有些不可思议。

    曹操知道秦朗不信,反而是摇了摇头,“阿苏,这也是你为什么还活着的原因之一了。你还没有争夺天下的那份资格,自然我能够容忍你许多,乃至容忍你凝聚了龙珠,若非秦初祖龙出现,我并不会自己出手。”

    秦朗心头一怔,果然,到底是自己崇拜了这么多年的义父,原来,他一直都没有把自己看在眼里!

    对于曹操的话,秦朗没有丝毫的辩驳的心情,乃至没有丝毫抵触的心态,因为,以这么多年的了解,他知道,曹操虽然此刻已然野心勃勃,随时都有取代协帝自立的可能,可是,他却不会撒谎,乃至于不屑,去和自己这么个养子去装这波没有任何意义的逼!

    “义…丞相从来没有想过养虎为患?”

    秦朗的话,使得曹操哈哈大笑。

    曹操啪啪的拍了拍手,这时,一个秦朗熟悉之人出现。

    此人,赫然是当年地牢之中的老秦人,乃至御龙来救秦朗多次的老秦人。

    秦朗怔住了,一时间,有些不能够反应过来。

    “少主,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虽为老秦,却始终为丞相卖命。”老秦人对着秦朗恭敬的行了一礼。

    这么个瞬间,秦朗算是彻底的明悟了过来。

    曹操却是微微的点了点头,“昔日在地牢之中,我是有意放你出去的,故而让莫老去救你出去。我素知你没有夺天下之心,更不可能与我作对。只可惜,你不愿离去。再加上那五个小东西搞了一番劫囚的事情,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天下共有多少势力在搅动,有多少势力在镇守一方,若你到了我这个位置,必然也能够如我一般看的这般清晰。”

    秦朗听了进去,本能的点了点头,算是受教了的意思。

    “虽然不能说每一次,但是每年我都会安排一次试探你,很庆幸的是,你每一次都通过了实验。直到这一次,虽然你仍没有夺天下之心,可是却是彻底的与我陌路了。不过,我能够对你说这么多,只因为,你秦朗,在我曹操眼里,还远没有达到那一步。”曹操自信的对着老秦人莫老挥了挥手。

    这时,只看到莫老对着曹操拜了拜,又对秦朗拜了拜,转而离去了。

    “那这一出,是为了什么?”秦朗沉声的问着曹操。

    曹操摇了摇头,“三年太久了,我已然樯橹之末了。只需要三件事情即可。至于你的母亲,她会安然无恙。”

    “哪三件事情?”

    “崔烈,崔大人的墓。汉灵帝,刘宏的墓。光武帝刘秀的墓。只此三件事。”

    “好,这三件事情,我会做。但是我父亲的仇,我不会就这么算了。该报的,我不会手下留情。”秦朗咬着牙就要转身离去。

    曹操哈哈一笑,“阿苏,你,不够狠,自然,也报不了仇。”

    “是吗?”秦朗冷冷一哼,纵身一跃,一时,一条巨龙自地底咆哮而出,而后秦朗腾空一跃,直接站在了巨龙头顶。

    “希望我母亲无碍,不然,我可不怕你梦中杀人,或者说,便是你不做梦,又如何,我要杀你,你躲不了!”

    这一刻,曹操双眼阴郁了下来!

    只看到曹操双眼紧紧的盯着天师张鲁。曹府的布置都是由张鲁负责的,可是眼下,如此庞大的畜生出现在了地底,更是突然出现,整个曹府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老道这就去布置。”张鲁似乎也是知道此次的事情有多严重,当即对着曹操拜了拜。

    曹操瞬间也是明白了过来,秦朗素知阵法,这些年走南闯北,更是积攒了无数阵法知识,再加上曹府更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对于里面的弯弯绕绕自然要比其他人要明白的多,或许,能够做到这一步,整个天下,也就秦朗了。

    毕竟,天下巨龙可不多。

    而拥有巨龙,更懂得阵法知识,且对曹府了如指掌的,只怕也就秦朗了。

    曹操点了点头,今日他确实累了。

    这帮小子,都长大了,都长大了。

    哎,阿苏不能为自己所用,有自己在,他自然翻不起什么大浪来,若是自己去了呢。九曜不能离去,得留下辅佐那几个逆子!

    小蔓儿想来依赖宴儿,或许,给他们俩许个亲事不错。

    小蔓儿乃是曹操与杜夫人所生的女儿,在曹操封王后,被赐为金城郡主。

    小蔓儿自幼便喜欢与何晏在一起,很是依赖何晏,或是因为何晏那一副好皮囊吧,无论是小蔓儿还是梓萱,都是无法自拔的先入为主的爱上了,即便秦朗也是不差,可是到底何晏先入了眼,且何晏也是天纵奇才,天之骄子,再加上那傲人的性格,生来都是讨女人喜欢的。

    遥想当年,何晏仗着自己的疼爱,居然在曹府内,愣生生划拉出了一片领地,命名为何晏的封地,当时曹府的那帮小家伙全都是愤怒不已,唯独小蔓儿护犊子的在帮着何晏经营那片所谓的小封地。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何晏也是不小了。

    想到这里,曹操叹息了一声,自己也快了,能够在死之前,看到两个小家伙成亲也是好的。

    何晏有大才,曹操是知道的,可是何晏恃才傲物,且自从与秦朗交好之后,眼中变再没有了他人。若非自己对他不错,只怕他都不会为自己效命吧。

    眼下自己也快了,龙珠碎裂,没有了续命之物,想来也要不了多久了。

    以如今蔓儿的身份,郡主之躯下嫁给何晏,也不算委屈双方,想来宴儿也不会拒绝。

    若是以往,自恃出生高贵的何晏,或许还真看不起家奴出生的曹府众人。

    可是如今却是不一样了。不说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乃是当朝丞相,天下第一人。便是那封的魏王也不是何晏的祖父何进所能媲美的。

    不说我们的曹丞相已经开始算计遗嘱的事情了,秦朗此刻却是御龙朝着父亲秦宜禄所在的墓穴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