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二一五章:杜氏
    秦朗骑着巨龙来到许昌,让巨龙先行离去,自己独自前往。

    秦朗直接来到了曹府,虽然朗公子与曹府关系闹僵的消息一直不断,可是到底曹操没有废去秦朗公子的地位,所以秦朗在曹府的地位依旧很高,且秦朗的官职也是不低,所以,这些下人自然不敢怠慢。

    “朗公子,曹公可是想念的紧,前几天还听到他念叨你来着。”一个护卫套着近乎。要知道,曹府之内,除去曹操的几个嫡出的儿子,要数秦朗的官职爵位最高了,且深得曹操喜欢自然要巴结一番。

    “义…丞相在吗?”秦朗沉沉的问着。

    秦朗的称呼变了,这些又是老护卫,自然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曹公去了早朝,此时还没回来呢,你可先去夫人处看看。”护卫腆着脸说着。

    秦朗点了点头,直接踏入了里面。

    秦朗径直的朝着母亲所在的房间踏去,只可惜,要让他失望了。

    此时的杜氏所在的房间,已然人去楼空。

    “朗公子,你回来了?”就在这时,一个老者冲冲的跑了过来。

    看着跑来的张鲁张天师,秦朗难得的收了一身的怒气。

    “天师,我母亲?”

    张鲁自然知道秦朗现在的心情,且因为看着秦朗长大,自然也知道秦朗的性子。

    张鲁直接取出了一张血巾递给了秦朗。

    张鲁开口道:“昔日的事情我也知道,这都是夫人自愿的。昔日夫人求主公领兵灭了秦氏满门的时候,就答应日后若有机会,定当报答。主公难推美人的要求,且感觉秦兄始乱终弃,于是…”

    听到秦家灭门居然是杜氏请求曹操去做的,秦朗如五雷轰顶,整个人都愣住了。这还是自己的母亲吗?不过,眼前的这一行行字,却恰恰是母亲杜氏的字体。杜氏要求秦朗继续为曹氏效力三年,而她则会隐居山林,再也不会与秦朗相见,希望秦朗看在养育之恩的份上,能够救曹操一救。

    秦朗站在原地,自己的母亲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曹操灭秦氏满门,让自己为了养育之恩便为曹操再效力三年,而她自己则从此隐居,再不与自己相见,这是她心虚,不敢见自己,还是她是被曹操所逼迫的又或者……这一串串的迷雾还没搞清楚之前,是绝不能为曹操效力的。

    不行,得先找到母亲。

    秦朗紧紧的握着那带着自己母亲血字的血巾。猛然抬头,眼中闪过坚定,他要先找到曹操问个明白清楚。

    还要找到母亲,更要为他秦氏一族报了这血海深仇,不可能就为了这块带有母亲字体的血巾而不明不白的再为曹操办事,还要救他曹操。

    哼,还真是可笑,当初灭秦家满门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他也有今天?

    现如今已然得知他是灭了自己秦家满门的人,纵然这件事可能还有别的隐情在里面,可是,他是最直接的,致使秦家灭门的人,他的手上有太多太多,秦氏一族的血。

    自己怎么也不可能放过他。

    虽然,此乃母亲的要求,可是,即便是错也是父亲一人知错,为何要牵连父亲一族,再加上秦氏一族又是身份崇高的秦皇一族,其中莫非有着什么隐情?

    他深信,这绝对是曹操的阴谋。

    曹操此刻归来,快速的走到秦朗的面前。

    “阿苏,我并没有再挟持秦朗的母亲,而当年的事,也确如你母亲所说此事,我确实愧对秦氏一族,只是我对你母亲却是问心无愧。”看着秦朗的脸,曹操那苍老的脸上颤抖的说着。

    秦朗始终无法相信,这就是真相。

    “母亲在何处,我母亲呢?”秦朗沉着脸,问曹操自己母亲的下落。

    曹操摇了摇头,“我与你母亲杜氏也算是相守多年,她知道这件事情你知道之后,她定然也没脸面再见你,只是,你定然不会为难她,却会为难我,故而愿意隐居,以身为禁,三年过后,待我退位养老之际,便是你们母子相见之时。”

    曹操的话,如晨钟暮鼓一般,让秦朗有些愣神,可是却又不得不相信,这还真是母亲的手段。

    不过,曹操这个算盘到是打得不错呢,三年后又再换个要挟方式?秦朗瞬间来到曹操根前,一把掐着曹操的脖子便强硬的问曹操自己母亲的下落。

    “义父,我母亲在何处?”秦朗咬着牙问着。

    若是以往,秦朗必然不会如此失礼,可是从曹操要杀自己,到派人杀自己满门,如今两人之间再也没有任何情感了。

    可是曹操像是料定了秦朗不会在知道杜氏的下落之前就对自己下杀手一样,就只是艰难的笑看着秦朗而不说话,秦朗看着曹操的眼神心中大乱。

    确实,自己现在确实还不能杀他,可是,他秦氏一族的血海深仇又怎能不报,又让他如何说服自己,来为这个仇人办事?

    印在曹操脖子上已经发白了的指关节渐渐恢复它原有的颜色。

    曹操捂着胸口大口喘气,然后笑看着秦朗离开的方向。是的,他有自信,秦朗还能再为他所用,所以才会用杜氏要挟他,这不,就来了吗?也没杀自己。

    曹操仰天大笑,他赌赢了呢!

    “阿苏,你,还不够狠!”

    秦朗没有回答,而是转头就要离去。

    曹操直接握住了秦朗的手臂,“阿苏,你母亲无事,我定然会好好待她的,你也非你父亲养大,所谓的父仇…”

    “义父,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义父。你还记得你当年怎么教导我们的吗?你变了,从你登上魏王这个位子时,你就彻底的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义父了。此次,我本就没有想要杀你,我只为求母亲,至于我父亲的死,究竟怎样,我会去查。”秦朗握了握手,没有说什么狠话。

    秦朗是曹操培养大的,他自然知道秦朗的性子,当下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