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九八章:以命换命
    “老不死的,当年帮助江东猛虎对付我们,害了我们兄弟们的事情,这笔账,是该了结的时候了!”醉道人冷厉的对着于吉说道。

    于吉眼中闪烁的却是不屑。

    虽然醉道人到底实力已然达到了半步宗师,可是终究还不是宗师,即便有着曹操耗费重金为他们打造的装备,可是,却依旧与于吉有些距离。

    “我有些后悔,当年为什么不直接拍死你,以至于,我今日要陨落于此!”于吉淡然的说着,似乎对于死毫无畏惧一般。

    “宗师级别的存在,本来不就是死人吗?”醉道人略带讽刺的说着。

    于吉没有回话!而一旁的秦朗等人具是被醉道人和于吉等的陈年旧事所惊讶了。

    没想到,在他们之前,还有更强大的前辈。

    于吉显然是看出了秦朗等人的想法了,“当年的这老小子,实力也不过是与那小子一般罢了,与你们中的大多数还是差的很远的!尤其是那小子,已然是半步神将的层次了,只怕这老小子拍马都赶不上!所以,他们和你们差的很远!”

    醉道人听着于吉在辱骂自己,似乎一点都没敢到耻辱,反而是越发的自豪了起来。教出来的徒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对于他们而言,这是荣耀!

    “老不死的,既然看到了死气了,想必你也是知道今日必死了。只是我有些疑惑,为何你会选择死在这里?”即便是半步宗师的醉道人都能够感应到今日的危险九死一生,难道于吉会感应不到,恐怕打死醉道人都不信。

    于吉摇了摇头,“你差了半步,却是差了千万里,我选择死,自然是有原因的。”

    就在这么个瞬间,秦朗偷袭于吉,半步神将的力道重重的击打在了于吉那骨瘦如柴的身体上,只可惜,于吉就似什么感觉都没有。

    就在这时,一股热浪疯狂的翻涌而来!

    眼看火浪扑来,而醉道人却被于吉压制,就在这么瞬间,醉道人大吼:“阿苏,快发动,摸金符!”

    秦朗重重的点头,而后摸向摸金符直接朝着天空一丢。

    就这么一瞬间,九曜阵法瞬间亮了起来,一道白光瞬间贯彻了整个墓地。

    这时,醉道人却是转头对着不远处的曹操的三个儿子曹丕,曹植,曹冲道:“三位公子,今日老奴能够以身救主,那是老奴的责任,只是,还望三位公子出去后,能够不再与阿苏计较,老奴的这个徒弟,老奴是知道的,他绝对不会存有反心的。”

    曹冲和曹植想都没想,直接点头,“自是可以!”

    曹丕皱了皱眉头,也是点了点头!

    这时,醉道人才笑了笑。而就在这个瞬间,醉道人苦涩的一笑,一眨眼,于吉的一掌拍向了醉道人,醉道人笑着抓住了于吉的手。

    于吉这时,似乎想到了什么,只可惜神通不敌天数!

    于吉自然知道今日凶多吉少。

    只是,他更知道,在外面十死无生,而在里面九死一生!所以于吉选择了入墓,只是没想到,他终究是没有抓住生机,却因为以为可以摆脱醉道人,而彻底的陷入了死地!

    这时,醉道人直接使用秘术,“阿苏,现在九曜阵法有了我这个半步宗师和这个老不死的宗师的命作为媒介,却是救你们足够了,出去后,帮我告诉梅梅,若有来生,葛玄定不负她!这一世,葛玄的心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

    梅梅?秦朗一时不解。

    醉道人苦涩的一笑,从腰间摸出一壶酒,“阿穆,葛玄来找你了!”

    醉道人看似生机正在快速的消散,可是却是不知道为何,秦朗感觉到了醉道人师傅似乎很快乐,似乎是解脱了。

    听到醉道人的话,曹冲和曹植都没有说话,唯独曹丕开口,“醉道人本名葛玄,上一届九曜排行老二,只怕数十年没用了。而梅梅乃是女儒师傅,上一届九曜排行第三。阿穆,若是我没有猜错,应该上一届九曜之中排行第六的廉贞左穆。”

    醉道人听到曹丕的话,没有回答,只是在笑。

    这一刻,醉道人仿佛看到了左穆的笑容了,这一刻,醉道人和阿穆是如此的近,不知为何,秦朗眼角有些湿润。

    师尊用尽一生去守候!自己?自己呢?

    秦朗下意识的去看了看梓萱,只可惜,此刻梓萱正在泪眼婆娑的看着何晏,而何晏就似没事人一般点着秦朗,让秦朗发动九曜阵法。

    秦朗轻轻的点头,这么一个瞬间,只看到一道白光闪过,而后消失,这么一下之后,秦朗等九曜,阿武,以及曹丕,曹冲和曹植以及他们所带的人都离开了周瑜墓了。

    在墓**的众人,看到一道白光破空而去,一个个疯狂的追逐了过来,只可惜,白光消散,秦朗等人消散了,而只留下了于吉和醉道人的枯骨。

    这一次,又岂是命那么简单,身上的血肉也是尽数为这上古阵法献祭。

    用于吉仙师的命还有醉道人的命为代价,总算是破开了屏障,只是,也仅仅是一个瞬间,屏障瞬间愈合了起来。

    这时,在周瑜墓外不远处的一处竹屋内,一个白发老者,咳咳的摇着头。

    “出来了?居然有人出来了?”说话间,白发老者一口老血直接吐了出来。

    “伯言,你去看看是谁,如果是东吴的人,让他们走,如果是曹军的人,让他们走,如果是刘皇叔的人,也让他们走,除此之外,杀!”老者说话间,眉宇间滑过一抹杀气。

    被叫做伯言的男子,眼角滑过一丝痛苦,而后重重的点了点头,谁道男儿有泪不轻弹,他东吴陆家的家主,不是就这么哭了吗!

    陆伯言颤抖着吼道,“都督说的话,你们听到了吗?”

    其他的几个护卫只是重重的点头,并没有说一句话。

    这一仗,看似东吴大获全胜,夺了荆州,又坑了天下豪杰,可是这代价,他们宁可不要。

    或者说,这个代价,对于他陆伯言而言,他宁可不要!

    因为,他最尊敬的人,就要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