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九零章:破绽
    关羽和吕蒙都是当世神将,两人对阵,其他人早已远远的躲开,生怕被其意志所伤。秦朗也往后退了几步,给两人留出足够空间。

    “关云长,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受死吧!”

    吕蒙早已经看不惯关羽不可一世的骄傲,他大喝一声,率先劈出一刀。他抓住先机先声夺人,这一刀又用上了全身气力,来势汹汹,换做一般人,只怕还刀还没到眼前腿就已经先软了,可他面对的人是关羽。

    关羽的青龙偃月刀还松松握在手里,嘴角轻轻一哂,仿佛对面迎面劈下的不是可以杀人的一刀,而只是小孩子挠痒痒一般的胡闹。

    直到吕蒙的刀已经到了眼前,他才轻轻松松的从下而上一挡,阻住他的去势。他的动作看起轻轻巧巧,不着痕迹,吕蒙却用尽浑身解数,也无法再进一步。

    不得不说,关羽的力气比吕蒙大的多,这是天生的神力,后天修炼的吕蒙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的。从下而上的阻挡姿势本就不好使力,他又是晚了一步出手,一个不小心只怕整个人都会被劈成两截,偏偏关羽不会,他不但毫发无伤,还牢牢的阻断了吕蒙的去势,破了他人刀合一的气势不说,他手上一用力,青龙偃月刀自上而下的撞去,竟生生让吕蒙吐出了一口血。

    秦朗见关羽出战顺利,放下了一直提着的心。吕蒙虽然近期实力大有提升,与之前不可同日而语,可比关羽到底还是差了一截,这样一想,他心里就踏实多了。

    众人都没料到,吕蒙虽然一招受创,却半点不见恼怒,反而哈哈大笑起来,他将口中血沫吐尽,叹道:“不愧能教出秦朗这种弟子,不愧是关云长!”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秦朗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只见吕蒙话毕,猛的闭上眼,开始凝聚起全身的意志,只这一个动作,却让他周身的气场都为之一变。不动不言之间,仿佛已见风云色变。

    关羽见了他的动作,微微眯起了眼,不过下一瞬,他又不屑的哼出声。他会怕一个吕蒙小辈吗?况且他今天是来求死的,对手使什么招数与他而言又有什么区别。

    关羽不在乎,秦朗却是心下大惊。他知道,在遇上那个绿毛僵尸的时候,吕蒙就是用的这一招,一刀就将那个绿毛僵尸劈成了两段,那绿毛连反应都来不及就已经尸首不全的躺在地上了。那僵尸如何僵硬,尚且扛不住这劈山裂海的一刀,关羽血肉之躯,如何能抵挡的住?

    就在他刚想出声提醒的时候,却来不及了。吕蒙这一刀已经劈下,关羽也已经漫不经心的迎了上去。这回他不再一味防守,开始连连进攻起来,两人旗鼓相当,刀刀相撞,几乎能看到空中擦出的火星噼里啪啦的闪过。

    周围士兵看的一阵喝彩,尤其是吕蒙的一方,他们见吕蒙能与关羽打上这么久,更是为自家将军骄傲。秦朗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他们,那些士兵被他威势所摄,竟然不敢再出声。

    战局仍在焦灼,眼下关羽虽然依旧占据优势,秦朗心里却莫名的不安。只是他心里虽急却不敢贸然出声,高手过招,早已经和周围的环境融于一体,周围人不经意的一举一动都可能影响到战局,秦朗深谙这个道理,所以只能在旁边干着急,祈求着关羽不要掉以轻心。

    两人转瞬间过了上百招,关羽心里微有不屑,他还当吕蒙要出什么致胜奇招了,原来刚才不过是摆个花架子,一点实际的用处也没有。这样一想,他对吕蒙越发轻视。

    这样的一个人,根本不值得他全力相拼,关羽不承认他是自己的对手,吕蒙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来取他性命的人罢了,而且这命,还得是自己自愿交到他手里的。

    吕蒙收刀回身,嘴角闪过一个诡异的弧度,同时周身气势开始节节攀升。多年的战斗经验,几乎在一瞬间让关羽感觉到了危险,他尚未看清对方的招式,就已经挥刀去挡,这一次格挡,不同之前,他用尽了全力。

    秦朗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连眼睛都不敢眨,一动不动的盯着焦灼的两人。

    终于,青龙偃月刀和吕蒙的刀缓缓分开,在空气中擦出了一串此起彼伏的火星。两人分开站在两处,吕蒙脸色发白,嘴角的血迹似乎更多了些。反观关羽,嘴角依旧不屑的勾着,没什么反常。

    秦朗的手紧紧的攥成了拳,他知道,关羽根本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若无其事,绿毛僵尸铜皮铁骨尚且抵挡不住吕蒙全力一击,关羽又不是真正的天神,他怎么会毫发无伤?

    果然,没过一会,关羽的左臂整个与骨头分离开,砰的一声落在地上,顿时血流如注。但是关羽却不多看一眼,他始终看着对面的吕蒙,眼里的神色第一次有了变化。

    吕蒙能伤到自己,关羽是惊讶的。他一直觉得吕蒙此人没多大能耐,从未觉得他配与自己一战,可这轻视的代价极其惨重。一直立于不败之地战神之名传遍三国的关云长,断了一臂。

    关羽心中惊讶,脸上却不肯表现出来,依旧是那么高高在上的不屑。随着血越流越多,他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唯有一双眼睛,越来越亮,越来越黑,其中杀意几乎要喷薄而出,望见的人都为之胆寒。

    “关师……”

    秦朗忍不住叫道,他想说师傅先止血再战不迟,可话在舌尖滚了一圈,最终又咽了回去。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关羽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有多骄傲,让他在对手面前示弱,他宁可选择死。

    关羽听到叫声,回头看了秦朗一眼,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秦朗会说,要改进过招式了。

    这个缺点不是他没想过,只是曾经,他也研究过,只是,不过如此而已,没想到,今天竟是阴沟里翻船了。

    关羽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断臂,先是低声冷笑,笑声从胸腔发出,低不可闻,渐渐竟然变成大笑,震彻四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