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八七章:大意失荆州
    “秦将军,我家吕将军请你去刺史府详谈!”小斯走到轻轻的敲着秦朗的门。

    这一刻秦朗才彻底的镇定下来。

    这下,他总算是理解,为何周瑜说那句话了。只怕眼前的一切,周瑜都算计到了。只是周瑜为何需要自己在场?难道担心关师归来,准备拿自己做要挟?也不对啊,天下人皆知,关羽乃是义薄云天,不可能为了小义而损害大忠大义!

    更何况,周瑜也亲口说了,此战关羽必败,吕蒙会杀了关羽,那自己到这里来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秦朗不解,不过,眼下,吕蒙的军事才能却是让他相信了,一夜之间,使得荆州换了主人,只怕,在同等的情况下,关羽也不一定能够做到吧!

    秦朗来到刺史府时,此刻吕蒙正在审问着一个青年男子。

    “秦朗,快来看看,此人乃是琅琊诸葛均,传闻中的军师诸葛亮的亲弟弟。”吕蒙哈哈的大笑着对着秦朗说道。

    诸葛均对吕蒙的话似乎没有听到一般,反而是对秦朗礼貌性的点了点头,而后自顾自的喝起了茶。诸葛均的淡然,倒是让秦朗不禁有些佩服了起来。

    不过诸葛均如此要是可以理解。诸葛均的二哥诸葛亮乃是刘备的第一军师,而他的大哥诸葛瑾乃是东吴吴侯的四大谋臣之一,若说,平日里,吕蒙和诸葛瑾的关系倒也还真不错,若是没有必要,只怕吕蒙也不会刻意去做得罪诸葛瑾的事情。

    诸葛均淡然的喝茶,读书,俨然一副客人的模样。

    而刚刚离去没多久的关羽,却是已然听到消息归来了。

    “吕蒙小儿,快快举城而降,不然我要你东吴陪葬。”关羽叫嚣着,正带领着他的人马在下面叫阵。

    似乎接到了禀报,吕蒙也是不急,反而是笑着问诸葛均,“先生,若是你,你会怎么办?”

    诸葛均斜了吕蒙一眼,“我若是个莽夫,直接提刀而去,我若是个智者,必然坚守城门,整顿政务,只需晾他半个月一个月的,关羽必然不战而降!”

    吕蒙听了点了点头,“先生说的是,如此,我们就做个智者吧。”

    荆州的城门下,关羽有些懊悔了起来。

    镇守荆州的最后屏障是他自己撤离的,不然,有着那些军队在,对付这些袭兵,却是绰绰有余了。

    “周仓,你说,我是不是错了。”关羽看着紧闭的荆州城门,有些不甘的看着前方。

    若他为主帅,此刻,必然也不会应战的。

    只是,此刻粮草将尽,吕蒙夺得荆州后,顺势劫了他们的粮道,他们此刻若是不回荆州,几乎是必死,而且还是活活被饿死的。

    这么多兵马饿死,这无疑是通天的罪过。

    “老爷,我记得你水淹七军时,就和我说过,怕不怕死。我回答你不怕。所以,无论你错没错,我都跟你到底,周仓不怕死!”周仓嘿嘿的傻笑道。

    听着这诚挚的声音,关羽沉默了,没有再说话!

    上兵伐谋!很显然,在这方面,他落了下乘了!

    自然,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还会这么选,为了大哥刘备的不世基业,就是死又何妨?

    只是,心中总有些对不起跟随自己的弟兄们罢了。

    “关云长,你来攻打荆州了?”吕蒙笑着问城门下的关羽。

    关羽沉着脸,冷冷的看着吕蒙。

    吕蒙轻轻一笑,“我知道关将军你急切,你一个人可以不吃饭,难道还能成千上万的将士都不吃饭?你们支撑,又能支撑多久?刚刚吴侯已然发来密信,与丞相和谈的使者已经在路上了。我想,要不了几天…”

    吕蒙的话很坦白,就是告诉关羽,你赶紧走吧,不然,等到孙曹联军时,就是你的祭日了。

    关羽有些不甘,“东吴的小儿们,若是再给我一次机会,看我不灭了你东吴!”

    关羽恨得牙痒痒,吕蒙却是丝毫不在乎,“关云长,以你大将的身份,你告诉我,你要是我,此刻你会出击吗?”

    听到吕蒙侮辱性的问话,关羽没有接话。

    吕蒙也是知道这个结果,“诸葛均,诸葛先生说了,我若是个莽夫,直接提刀而去,我若是个智者,必然坚守城门,整顿政务,只需晾你半个月一个月的,你必然不战而降!”

    吕蒙说话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周仓有些忍不住,大喊了起来,“吴狗,休要再侮辱我家二爷,我家先生不过是被迫给你们出谋划策罢了。”

    周仓的喊话,吕蒙笑了,而一旁的秦朗却是一直没有开口。

    关羽自然也是看到了眼前的这个弟子。曾几何时,自己见到这小儿时,都是意气风发,没想到这次竟是如此的狼狈模样。自己这个弟子的赤胆忠心他是知道的,只可惜,谋略勇武虽然都俱全了,却不是个当将军的材料。

    关羽知道秦朗心怀天下本念苍生,在这方面,比之刘备更甚!甚至更诚!只可惜,这个时代,更多的是需要能够舍弃苍生的人,而不是需要无时无刻都想着天下苍生黎民的老好人。

    秦朗看到关羽在看着自己,秦朗的双眼之中出现了一抹期冀,“关师,你会胜的,对吗?”

    秦朗喃喃的声音,吕蒙自然是听到了,吕蒙也是知道秦朗和关羽的关系,所以,吕蒙也没有责怪秦朗,反而是有些跃跃欲试,看的出来,此刻的吕蒙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只是似乎出于大将的本能,他在克制自己。

    秦朗知道,以吕蒙现在的情况,在克制,在克制,可是一旦解除了克制,必然如沧澜野兽一般,咆哮,震慑整个天下。

    吕蒙的跃跃欲试,关羽眉宇间的忧愁,两者形成了鲜明对比,难道,关师真的会败?

    这个声音出来的一瞬间,秦朗也是隐隐有些不敢相信。

    要知道水淹七军,天下谁人不畏惧关羽三分,到底是什么给了吕蒙如此勇气,居然要拿关羽的人头,登上第一等神将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