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八五章:龙吟啸天下
    看着老者离去的身影,秦朗眼中尽是责任,从道义上,他欠这些老秦人很多,乃至无数条命,可是从信念上,他始终认为,老秦人已经是过去了,不可能再成为天下的主宰了,自然他也没有主宰天下的这颗心。

    老者和黑衣人都离去了,豹奴疑惑地看着秦朗:“阿苏,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这种情况着实罕见!也不知他怎么样了。”何晏摇了摇头。

    这样的情况也是罕见,令在场的人惊讶万分,毕竟他们也是头一次遇见这种情况,更何况这种情况还是发生在秦朗身上。这让众人纷纷禁不住的担忧起来。

    而站在他们身边的何晏,正在远远地看着秦朗,也似乎只有何晏看明白了这一来一回的经过,而何晏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对着周围一群人慢慢的解释道:“刚才,秦朗为了救下咱们,可能已经激发了他的龙游之气。”

    何晏看着这一帮兄弟们,似乎在想着些什么,稍微顿了顿,就继续说道,“激发了龙游之气的结局是什么,你们应该也是知道的。现在,他身体里的龙游之气大概已经汇聚成了龙珠。从此,便会拥有诸侯之像。”

    站在远处的秦朗,似乎也是无力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听着何晏的讲述,也看着自己这些兄弟们的反应。

    而在周围的这一群人,虽说是秦朗的兄弟们,但听到这句话,众人心里也是自由打量,然而更多的念头却是一样,若是秦朗真的成了一方诸侯,那么,是否应该离开曹操,前来协助秦朗?

    当然,这是,也有人在心中想的是秦朗在以后或许可以称霸一方的光辉与荣耀,当然,这也是后话。

    这个念头也只是一瞬间而已,事情发展快的也让他们不容多想。

    此时,蛟龙腾空,在天际咆哮,环绕,蛟龙的一声龙吟咆哮,震天彻地,打断了这一群男人的思考与担忧,也打断了他们的考量。

    在这种.情况之下,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不过看起来,似乎秦朗的这一群兄弟们,却是愁的那一群人。

    因为蛟龙乃是自黑龙破开的口子,飞出了墓穴的空间,所以这里的一切自然也被远处的人看了去。

    周瑜站在高楼的横栏之前,手中轻摇折扇,目光飞走,眺望着远处。他望向的自然是那远处在天空盘旋的蛟龙。

    蛟龙盘旋代表了什么他一清二楚,他的眼里深邃如海,心思也是不知想着什么。

    当他再次变换身体动作时,周瑜却微微一笑,似乎看见了多年之后那一幕或喜或悲的结局。

    周瑜回身看见了站在身后的陆逊,笑着对他说道,“有些人啊,拼尽一生,也想要得到的东西,却被那些不想得到的人,轻而易举的得到了。”

    陆逊顺着周瑜的目光看去,答道,“是啊,那些拼尽一生的人,最后,往往都会一无所有的。”

    “世事无常,谁又能知最后谁才是赢家?你说是吧。”周瑜淡然一笑,似乎看懂了所有,却没有说出。

    远处的墓穴之内,秦朗与黑衣人的交战结束后,秦朗站在自己的朋友们的周围,看着四周,周围就像是废墟,一片荒芜,尘土漫天飞扬。自己所唤出的蛟龙也依旧漂浮在半空之中。秦朗转身看见等待着自己的一群朋友们。

    向前几步,对着自己的朋友们爽朗一笑,说,“离开吧,这里也结束了。”

    这时,秦朗抬头,将天上的蛟龙唤下,自己首先尝试着站在了蛟龙之上,见无危险又把自己的朋友一同叫上,骑在的蛟龙上。

    秦朗站在最前,驾驭着蛟龙,而自己的朋友们也骑在了蛟龙之上,跟着秦朗一起离开了这座墓穴。有蛟龙代步,速度快的让人惊艳不已。

    从蛟龙上下来,秦朗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远离了自己的兄弟们,也就可以静静的想想这一次所发生的事情,静静的审视着自己。

    秦朗细查内息,这时候,秦朗才发现自己体内的龙游之气,到现在已经消失了两缕。何时消失的?这让他有些心惊。毕竟那也是刚刚才获得。

    秦朗大手狠狠的拍在大腿上企图用痛觉来提醒自己不要慌乱,静静地好好地想一想。

    猛然的他脑海里出现了黑衣人的身影,虽然他不太敢确定,然而他的直觉却告诉他定然与那黑衣人有关。

    既然自己的那两缕龙游之气,其中一缕是被那个黑衣人抢走,那另一缕显然是因为自己使用了蛟龙而消耗完了。

    如果说这游龙之气是使用了便消失了,而不是循环使用的话,那就得省着用了。当然这一切只是他的猜测,具体的还得再去仔细发掘。

    回过头来再看,也就在那同一时刻,一座绝峰之顶上站了一个老者,这个老者煞气澎湃,双目圆睁,看起来精神无比。然而却有着一股说不上来的感觉,总觉得这个老者并不像眼前看的那样精神焕发。

    这个老者便是麓虎,他站在这山顶之上,将远方景色尽收眼底,直到那巨龙消失不见他才缓缓低头看着自己。

    他可以很清晰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一点的流逝,这让他不禁的睁大了双眼,满眼都是不可置信的疑惑。

    麓虎心中愤怒不已,他不愿意承认这样的事实,就在不久之前,他还是一只威武雄壮的猛虎,转眼却变成一只病猫一般。这不用说他,放在任何人身上也是难以接受的。

    而站在他身边的青年见此却笑了笑,说道∶“冢虎啸天下,雏虎成矣。”

    麓虎摇了摇头,依旧不愿意相信这一事实,可即使他的双眼睁得再大表现的再精神焕发,也掩饰不了自己生命的流逝,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麓虎远望长空,心中默然感概到:“我纵横天地一生,却在这一次的龙虎交汇中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这当真是天要亡我啊!”

    是的,事实如此,就算再不可能的事情,一旦发生了,那就是可能的,就是事实。任谁也改变不了这一切。

    麓虎发出这样的感慨时,就已经间接的承认了接受了,纵使是多么不愿意。

    身旁的年轻人看着麓虎这一模样,也是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转身对看着周围的侍卫,良久才默然道,“荆州不容有失,定要好生守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