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八一章:周公瑾,不能留
    四周的一切皆是暗的,没有什么光亮,然而眼前人却是看的极为清晰,不知是不是在黑暗处待的久了,夜视能力越发的增强了。

    画楼影蘸清溪水。歌声响彻行云里。帘幕燕双双。绿杨低映窗。曲中特地误。要试周郎顾。醉里客魂消。春风大小乔。

    这样的绝色佳人,自然不用他言语描述,此时虽然笑的微有些牵强苦涩却仍然是美得让人心动。

    此时秦朗离得很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的嘴角划过一抹惨笑。

    小乔向前一步,眼里绕杂着难言的情绪:“这一切的事情,并不是你所看的那般。这一切不过是公瑾和仲谋的一出戏罢了。”

    是的,小乔的夫君是谁,不知道的基本上可以去撞墙了。聪慧如她,又怎么不了解她的夫君。

    秦朗闻言愣了一瞬,毫无疑问这一次他轻敌了。但是具体却仍然有些不解,有好多地方他猜不透。

    小乔并没有看他的表情是喜是悲是惊是怒,仿佛她早已知道他的反应一般,只兀自接着道,“这出戏可能从你的母亲出现时就开始了,或者说,自他出墓的那一刻,很多东西都注定了,包括我们现在的情况。”

    小乔说话的语气微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而后自豪的说道:“这便是我的丈夫,能够令天下人闻风丧胆的,周公瑾。”

    这下子,秦朗才恍然大悟,犹如醍醐灌顶一般。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之前的一切,其中的各种细节,细思极恐,很多地方越想越是让人心惊,其中的谋算深不可测。

    他头脑很是清醒,思维逻辑更是强悍,然而这次他之所以入了局没有发现,主要便是亲情的冲击暂时蒙蔽了自己。

    这让秦朗不禁有些愤怒,周瑜利用别人的亲情来使自己入局,这种手段让他很是不耻。

    然而阴谋阳谋不耻之中所显露的谋划,他看的也清楚心中也是佩服,毕竟这样的谋划一般人也是想不到,更无法实现的,然而这才是不择手段的周瑜,那个东吴的都督。一切计算的如此毫无破绽,任谁都无法从一丝一毫之中分析出哪怕一点的遗漏。

    只是这阵中利用了自己的母亲,也让秦朗有些暗暗心惊,不禁担忧起自己母亲的安危来。阵是死阵,局是死局,他不得不悬着一颗心。

    若是让母亲有任何闪失,他决饶不了,想到这里秦朗暗暗攥紧了拳头。

    小乔看着秦朗的脸色变了又变,向来聪慧的她,此时也猜到了他的心思。静下心来软语安慰说道,“阿苏,你不用担忧,这局虽然是死局,是死阵,然而我了解公瑾,你母亲不会受到伤害的。再不济,有长缨在呢,她会护卫着你母亲的。”

    是的,秦朗闻言,当下悬着的心稍稍松了些。

    这局他也看的越发的清楚了,东吴周瑜孙权又是何等关系。他们二人感情感到亲如兄弟如手足一般,又怎么可能会如此夺权争利反目成仇?

    外事不决问周瑜,内事不决问张昭。由此可见孙权对周瑜的信任可见一斑。

    这番细想下来,也只有这一个可能了。从始至终,都是周瑜在用计,在骗所有的人,包括他们九曜,就连长缨脱身之外,只怕也是周瑜的算计吧!

    再细想一番,况且如此谋略的都督,又怎么可能会如此大意的将那样的事情暴露在他的眼前,还恰巧让他撞见?

    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要请君入瓮而已。想到这里秦朗狠狠的拍了下头,只怪自己太过大意了,看待问题不够通透,这也给他深深的上了一课,尝了个教训。

    到底是东吴的大都督周公瑾以及吴侯孙权!

    此番谋划,也算是报了自己九曜兄弟掘他祖坟的仇了。

    如果周瑜的计策,仅仅只是如此,也不可能在三国群雄逐鹿的时代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了。

    秦朗继续深思着,猛然间想到了客栈里的那一幕,顿时便发觉自己这次是败得彻彻底底了。

    客栈里的一切脑海中可算是历历在目,周瑜当时让他去护卫吕蒙,只怕,是周瑜存了一份善念,想要救自己吧,只可惜,终究是没有来得及。

    想到了这里秦朗心头仿佛被巨轮压过,闷的喘不过气来,此时的此刻他才真正了解了,什么是周瑜,什么是阴谋阳谋。这些军师计策又是怎样的窥人心探计量。

    尽人事,知天命吗?

    呵呵,好一个周公瑾!

    小乔见此也不在多说什么了,她很清楚,眼前的人已然是什么都清楚明白了。她要说的也说完了,当下便不言不语的静静看他。

    小乔知道周瑜,也了解周瑜。周瑜计谋无双,才貌上乘,英姿华发,煮酒逐鹿。若说她不引以为豪是不可能的,她曾很是骄傲她嫁得如此郎君。

    然而直到后来,周瑜遇到了诸葛亮,当他遇见了另一个棋逢对手甚至更加棋高一着的对手后……一切又都不一样了,毫无疑问,她有时候也会在心底里暗暗想着为什么诸葛孔明会出现,会将这一切打乱。

    此时小乔低下了头眼里神色晦暗不明不知在想些什么。

    女儿家的心思最是难猜,秦朗看到了她的落寞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当下便不再说些什么,有时候没有安慰比隔靴搔痒的安慰更好。

    经过小乔解释,何宴也明了事情的始终。心头不禁缭绕着三分苦涩七分敬佩。不禁感叹此行凶险。

    周郎妙计安天下,这句话从来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作为一个和诸葛亮齐名的谋略者而载入史册,自然有他的道理这是毋庸置疑的。

    周瑜不出墓便是罢了,一出墓便让人惊叹不已。

    众人都一言不发的沉默着,阴暗的环境下,气氛也越发的诡异。

    在这番打击下众人也是士气大损。

    众人都在沉默着,此时在一旁静静听着的黑衣人中的一人出了声,他语气发涩,声音喃喃,“周公瑾,不能留。”

    简单的六个字却仿佛向平静的湖泊投入了一块巨石激起千层浪,众人不禁闻声而寻。

    说话的是黑衣人,这是一个极为奇怪的人,全身黑衣,隐在暗处,看不分明,只看得裸露在外的肌肤。也只凭着这个才能确认他的身形和大概样貌。

    他话刚一出口,众人皆惊,纷纷将目光投向他,向来表现神秘的他莫非有什么计策应对不成?

    此刻连出去都是不可能,可是他居然敢放豪言,周公瑾,不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