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七七章:战
    当秦朗看清白衣女子面容之时也是楞神了一下,他猜测过很多白衣女子的身份,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白衣女子竟然是慕雪。

    慕雪脸色复杂的看着秦朗,脸上透露出一丝心酸,一丝喜悦,一丝伤感,还有一丝不舍。

    秦朗看着慕雪,想要开口问些什么,但是慕雪却不给他开口的机会,直接向秦朗攻来,秦朗后撤一步避开了慕雪的攻势。

    大声喊道:“先等一下,为何你会……”

    不待秦朗说完,慕雪也已经掏出自己腰间的软剑,这软剑藏于腰带之间,平常与白衣女子打斗之时也是从来没有见过白衣女子用过。

    只是慕雪是一直用的软剑,而白衣女子之前是使用的西域媚术,所以秦朗是一直都没有认出白衣女子到底是谁。

    每次都只是感觉白衣女子很熟悉,但是却和身边的人联系不起来。如今看到了白衣女子的长相,竟然真的是自己的身边人,只是没想到竟然会是慕雪。

    慕雪右手握住软剑,一招直刺向着秦朗刺来,角度直接对着秦朗的面门。一副要置秦朗于死地的样子。

    秦朗跟着慕雪的攻击节奏,快步后退着。后退了有七八步之时,一个漂亮的转身,躲过了慕雪的这一刺。

    并且在转身的同时,一把抓过了自己身后的昆吾刀,慕雪见状,继续提剑跟上,一剑很扫,又是对着秦朗的面门而去。

    “噌”的一声,昆吾刀出鞘。秦朗一声怒吼,举刀向慕雪的软剑迎去。

    慕雪看到秦朗出刀向自己的软剑劈来,自己的软剑是肯定不能抵挡的住昆吾刀的力量的。随即,慕雪手掌一转,用软剑的侧身挡下了秦朗的这一刀。

    软剑被秦朗一刀劈下,顿时弯曲了过来,剑尖弯曲,就要划过秦朗的脸,秦朗一低头,避开了这一剑。手中的昆吾刀力道不减,向着慕雪劈去。

    慕雪被这一刀吓到了,脚步轻点,向着后面退去,秦朗得理不饶人,大吼一声,带着满身的杀气,继续向慕雪杀去。

    虽然秦朗处处压制着慕雪,但是去也要防范着慕雪的西域媚术,毕竟白衣女子的西域媚术让他们一伙人可是吃了不少亏的。所以秦朗虽然感觉上是用了全力在和慕雪交战,但是却也是留有余力,就为了防范慕雪。

    但是奇怪的是一直到现在为止,虽然慕雪也一直在被压制着,并且处在一个很危险的境界,可是慕雪并没有动用一丝的西域媚术。

    秦朗一直以为是慕雪在找关键的时候动用,到时候可以取自己性命。毕竟刚才慕雪在出手之时角度处处刁钻,招式也是狠辣无比,一副要自己死的样子。

    秦朗不敢松懈,虽然一直在和慕雪对拼,但是却随时做出后退的意思,招式也没有敢用的太死,都是一些灵活的招式,可以让自己随时变招。

    慕雪不知在想些什么,虽然招式狠辣,但是却都是明招,以她西域媚术的修为,配合明招转化暗招,想要重创秦朗还是很容易的。但是她好像心思不在此处。除了在挡着秦朗的攻击之外,和一开始的几招狠招外便一直处于一个被动状态。

    两人一直在激战,秦朗因为要防范慕雪的西域媚术,而慕雪好像心思并不在这打斗上,除了挡还是挡,所以两人打的难解难分。

    秦朗看已经和慕雪打斗了很久,但是慕雪一直没有使用西域媚术,所以在这个时期他们也没有多少的时间了。所以秦朗必须冒着中招的危险和慕雪对拼,因他们几人还要进到墓的深处拿孙权要的东西。

    秦朗后退一步,和慕雪说道:“慕雪,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拦我进墓,但是今天我们必须要进去墓中,所以你最好还是让开吧。”

    慕雪也是被秦朗凌冽的攻势打得微微喘气,看了一眼秦朗,神色有些复杂,但是很快她便安定下来,眼神直直的看着秦朗,没有说话,但是手中软剑又一次抬起对着秦朗。

    慕雪的意思也已经很明显了,我是不会这么让你过去的。

    秦朗脸色也是一凝,既然如此,只能先击败慕雪了,不然时间被拖太久恐生变故。

    想到此处,秦朗提起自己的昆吾刀,对着慕雪杀去,慕雪也是拿起自己的软剑,和秦朗拼在了一起。

    乒乒乓乓的刀剑碰撞声不绝,这次秦朗没有留手,刀刀全力劈砍,慕雪完全无法招架住秦朗的攻势。如果再不用西域媚术,可能要死在这里了。

    秦朗这时,一个转身,回身两刀连劈,震的慕雪虎口发麻,秦朗趁着慕雪虎口发麻的时机,跳起后,一脚踢开了慕雪的软剑。一刀刺向慕雪,这一刀,秦朗知道,慕雪用西域媚术是完全可以躲开的。

    慕雪的西域媚术完全会让自己这一刀刺偏,秦朗本身就没有想要慕雪的性命,所以这一刀的速度也不快,而且想着慕雪一定会使用西域媚术,所以也没有收手的意思。

    忽然,一道血光撒向空中,秦朗也是懵了,这一刀真的刺进了慕雪的身体,慕雪眼中含泪,但是嘴角却是微微扬起的。

    秦朗整个人都处于惊呆状,自己这刀明明不快的,以她的功力绝对可以躲开的啊,为什么不躲开,还有为什么她没有用西域媚术控制自己的。让自己刺偏啊。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什么都没有做。

    秦朗的脑子里突然有些乱,他丢下自己的昆吾刀,上前抱住了慕雪。慕雪嘴角溢血,胸口的伤口在不停的留着血液,脸色表现出一副失血的苍白。

    慕雪嘴唇轻启,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由于嘴角的血液一直在流出,并且因为伤口的疼痛,声音很小,完全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秦朗把耳朵贴在慕雪嘴边,隐隐的听清了慕雪所说:“能……能……死在……你……你手上…真…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