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七五章:兄弟
    “先说说我母亲是不是在你这儿,如果在的话,我想先见见她。”秦朗有些疑问的看着孙权,死死的盯着孙权,想从他的表情中的看出一点端倪,孙权没有回答,也没有什么过分的表情,让秦朗有些崩溃。

    他刚刚恢复的心情又开始翻涌,他非常的担心,那可是他的至亲,唯一的至亲,现在生死未卜,那种无力的感深深的折磨着他,更加的加剧了他要变强的决心。

    但是无论秦朗怎么逼问,孙权都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不发表任何意见,也没有过多的表情起伏,这让孙权很是崩溃。

    秦朗整个气势爆发,一把昆吾刀死死的出击。原本以为孙权会躲开,可是他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一座雕像,原本以为他会一刀把他的脑袋砍下来,可是,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只有现实的残忍,一切意料之中的事,都奇迹般的没有发生。

    秦朗只感觉到手一疼,然后手微微一松,他的昆吾刀就不受控制的掉到了地上,直到一阵大的声音,才把他震醒,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的宝刀会掉到地上,他为什么不能动了呢?该有多么快的速度,才会让他的刀都到了孙权的面前,却在下一秒掉到了地上?疑问在心头升起。

    正在这时,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出现了,微笑着走了进来,而且一直盯着他看,看的秦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于是秦朗也大着胆子仔细观察着他,此人看似如乞丐一般,穿着素衣,一身皮草骨头,显露无疑,看似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老头。

    可是秦朗却深深的忌惮了,因为只那么一下,就可以让他不能动弹,刀也不能再近一寸,而且,居然可以让自己的刀都掉在地上,这样的人,是小人物吗?他自己都没有看清楚自己是怎么不能动的,这样的人还不够让他秦朗忌惮的吗?

    不过,秦朗也非常的不解,为什么孙权有这如此强大的高手,还会让自己来帮他去盗墓呢?还是周瑜的墓。于是,他问出了心中的疑问,“你不是有这么多高手在身旁吗?你干嘛还要找我呢,要是抓了我母亲,就把她放了,要是没抓,就让我走,我还着急去找我母亲呢,没工夫和你开玩笑!”

    “我虽然手下高手如林,可是却也知道需要找对的人做对的事情,这一方面你是行家,所以我需要你。”孙权很好心的给他解释。秦朗自然听得出来,孙权是在暗暗揪着掘他祖墓的事情,不过也可以想象,掘人祖坟,孙权能够跟他好好说话,已然算是一代雄主了。

    秦朗翻了个白眼,“请?你们还真是把我请来的呢!这种请,我可不敢恭维。行了,说说吧,想要墓里的什么东西?我看看,我能不能有那个本事。”说着,秦朗看了看孙权旁的老者,又看了看孙权。

    孙权也不拖泥带水,一脸的志在必得得表情,“我要周瑜墓内,有光武帝墓消息的羊皮纸!”

    秦朗原本还在思考,是什么东西,会让一直淡然的孙权,眼睛中发出精光,原来是光武帝墓的羊皮纸,那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好东西啊!他怎么会知道在周瑜的墓穴中呢?这可令他大吃一惊啊!

    正在这时,仙风道骨的老者则笑的很和蔼的告诉秦朗:“到了宗师境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想必你也没听说过,那就是到了我们这个境界的都是死人。”

    秦朗听的是云里雾里,什么规矩,什么死人,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他怎么听不懂,他以为他已经混的不错了,但是老者说的又是什么?

    正当秦朗要问的时候,老者却又开口了,“这孩子是个不错的苗子啊,孩子,你的品性风骨不错!”

    秦朗听后更是满头雾水,这是什么跟什么啊?一会儿死人,一会儿品性风骨不错的。不过秦朗也是个有礼貌的人,微微一笑,“不敢。”

    老者也微微笑着,看着秦朗。

    这时,孙权突然上前一步,拜了一下,“仙师,有劳了。”

    秦朗彻底震惊了,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他什么都不懂,现在,孙权居然可以这样低声下气的对老者说,这个老者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可是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母亲的下落不明,他不能坐以待毙,否则更没有机会了。不然,他连母亲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男人呢?

    于是秦朗答应了孙权,之后离开了吴侯府,带着自己的兄弟,前去周瑜的墓穴,因为有孙权拖着周瑜,他也不必分心去管他们,只要找到孙权所需要的东西,那么他的母亲就有可能出来了。

    不过令秦朗没想到的是,光武帝墓的中兴神器,无论是义父,还是孙权竟然都想要得到。可是周瑜却也是一代信者,即便忠于东吴,却始终不忘祖志!

    秦朗边和兄弟们走,边心里想着,不得不说,他心中也有一丝的好奇,不仅是对孙权和那位老者的好奇,还有对周瑜的好奇。

    “兄弟们,这一次,乃是为了我的私人事情,秦朗在此谢过了。”秦朗有些愧疚的说着。

    上次五曜为了他劫囚的事情,他就心中有所愧疚,此刻更是要兄弟们随他去冒险。

    不过他们在一起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他相信他弟兄们的实力!

    “阿苏,你说什么呢,再说这些,小心我揍你。”秦朗的这句话,显然是让兄弟们不爽。

    “不过,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和长缨说吧。”何晏对着秦朗点了点头。

    秦朗会意,“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

    秦朗这句话还没有说完,豹奴直接一拳砸了上来,“那也是俺娘!不要再婆妈的了。”

    豹奴的话说完,秦朗愕然了,不过更多的还是感动!

    那是俺娘!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解释,眼前的众人,都是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