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七三章:血书
    何晏接过利箭上的血布,打开来,只见血布上写了几个字:“阿苏,快跑!”

    他看的心里一惊,连忙把血布递给了秦朗:“你快看上面的字!”

    秦朗颤抖着身子,看到上面的字愤怒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血布带着淡淡的血腥味涌入鼻子,秦朗看着血布,越看觉得越不对劲。

    何晏看着上面的字,猜测究竟会是谁写下来的目的又是什么。同时他也看到秦朗表情很不对劲,连忙就询问了起来:“你发现了什么吗?”

    秦朗伸手抚摸着血布上的字,双手有些颤抖:“龙游之气告诉我,这血液乃是至亲的血液!”

    他看着上面的字他有些不敢相信,可是来自龙游之气的辨认,这上面的血字确实是用他至亲之人的血写出来的!

    而在这世上,他还有第二个至亲之人吗?所以这血布上的血是他母亲的!

    母亲她怎么了?看着血布,秦朗怒了起来。

    “这…”何晏一听,顿时睁大了眼睛,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秦朗紧紧抓着血布,怒眸中隐隐带着血红,血布上的字透露着一股危险信号,母亲现在的情况肯定不好!

    看到他的模样,何晏觉得情况不对劲,说:“你先冷静,别激动,夫人不一定有事。”

    虽然是这么说,可何晏心里其实也不那么肯定,语气也是带着几分迟疑。秦朗母亲不可能无缘无故写下血书。

    何晏又继续说:“而且你不觉得事情有蹊跷吗?这箭究竟是谁射进来的?这人又究竟如何得到这个血布,又是为何隐藏身份?这其中必定有问题,而且那边也没有传来你母亲不测消息不是?”

    几个问题把秦朗给问冷静了下来,他也知道在这里心急是没用的。他深呼吸一口气,压住心中的不安。

    看到他冷静下来了,何晏又说:“我觉得最重要还是揪出这个射箭的人。”

    不过他这句话有些废话了,大家连人影都没有见着,怎么揪出来?

    “这上面说快逃,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吗?”长缨也看到了血布上的字,有些担忧,秦朗会不会有事…

    “不管什么事,总之我们都要小心戒备。”如果刚刚这支箭对准的是他们任何一个人…何晏一想到这就有些后怕。

    他们现在连这支箭背后的人是敌是友都不清楚。假说是友,那么对方为什么要隐藏身份?而若是敌,这血布上的字又是怎么一回事儿,不论怎么看,这血布上的字都像是在出言提醒似的。

    秦朗看着血布,上面的血是母亲的血,但,是不是母亲写的,他就不知道了,因为上面的字写的有些潦草,很显然这是匆忙之间写下的。

    “阿苏…”长缨叫唤一声。

    秦朗这才把目光从血布中移出来,他说:“从箭射进来到我们追出去也不过两个呼吸时间,射箭的人可不简单。”

    也正因为这不简单,秦朗才不安,在黑暗中的敌人永远让人防不胜防。

    他疑惑的是,而射箭的神秘人但目的究竟是什么,他又是从哪里得到母亲的血的?

    种种猜测闪过他脑海,只是现在线索太少,他也无法推测出太多的详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让自己慌了手脚。

    兄弟们讨论了一下,但依旧毫无头绪,商量到最后,大家决定使用秘法,联系许昌的师尊,向他询问相关情况。

    商量完毕,兄弟们立即开始施展秘术,长缨把秦朗的不安看在眼里,于是出声安慰:“你放心,你母亲一定没事的。”

    “嗯。”秦朗勉强的扯了一个笑容,心中也同样不断在告诉自己,母亲一定没事的…

    半刻钟后,兄弟们的秘术终于联系上,只是几人没想联系上了并非许昌的师尊,而是醉道人。

    “正好我有事情要找你们…”一联系上,醉道人就先开了口,可还没等他说完,秦朗就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师尊,我母亲现在怎么样了?”

    秦朗紧张看着醉道人,生怕听到不好的消息,有些坐立难安。

    醉道人意外的眉头动了动,他疑惑问:“你那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何晏立即把血布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然后说:“阿苏收到了用夫人的血写的血书,有些担心?”

    醉道人听到后,语气略微有些凝重:“我说的事情也是跟阿苏母亲有关…”

    秦朗因醉道人的语气心中的不安逐渐放大。

    醉道人继续说:“阿苏,你母亲失踪了。”

    秦朗全身一震,他不敢相信他所听到的消息,连连摇头:“不,不可能。”

    母亲失踪的消息对秦朗来说如同晴天霹雳,他才刚收到血布,如果母亲失踪那岂不是说她真的遭遇不测了。不,不会的…

    秦朗此刻是多么希望,醉道人是在跟他开玩笑。

    何晏上前一步:“醉道人,秦朗母亲前段时间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失踪了?”

    醉道人摇摇头,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现在丞相也正在寻找她,阿苏,在这关键时刻,你要冷静下来。”

    秦朗脑海里只剩下母亲失踪的消息,整个人往后退了两步,像是要晕倒似的,长缨吓了一跳,连忙扶住他:“阿苏…”

    何晏说:“阿苏,你别担心,夫人吉人自有天相,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

    秦朗的脑海整整空白了好几个呼吸时间,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转身冲着老道士的房间冲去。

    “你给我出来!”秦朗用力一拍老道人房间的门,门嘭的一下就打开了。

    秦朗一脚踏进去,房内却是空无一人,只有房间中央的桌子上有一幅画。

    他走过去一看,画上有一座山,然后一条腾龙,一头麓虎,还有一只苍鹰立于其上。

    秦朗不明白老道士为什么会留下这幅画,也看不出话上有什么意思。他想要再知道其他东西,可抬头看了一下四周才发现房间里唯一剩下的东西也只有这幅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