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七一章:王朝根基
    东吴决定出兵荆州,曹操得知消息心下更是欣喜万分,对于秦朗说服东吴出兵的表现很是高兴。在朝堂之上大夸秦朗。

    “阿苏此次成功联合了东吴,说服了东吴出兵荆州,断了云长的补给之路,如此一来,我们只要死守城池,云长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不出半个月也必定不战而败。哈哈!”

    朝堂上的众臣也是开始夸奖了起了秦朗,“是啊,郎公子此次成功联合了东吴,确实是大功一件。”

    “是啊,是啊,如此功劳,还是丞相有识人之能啊。”

    关羽水淹七军,几乎干掉了曹军在边疆的所有精锐,此刻关羽携带水淹七军的不灭威势,必然横冲直撞,曹军无人能挡,现在曹操军中无人可用,谁能挡关羽威势。如此,曹军必定节节败退,曹操至少也要失去大半北方!

    摄于关羽的威势,曹操更是多次询问谋臣是否迁都!朝堂之上的众人也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但如今,秦朗说服东吴出兵,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大好的消息。

    东吴出兵荆州,等同于断了关羽的根,若是东吴也是慑于关羽的威势,那么必然,北方一溃千里。

    如今,东吴愿意出兵,只需要东吴彻底断了关羽的根,一个没有粮草供给,无疑只能够以战养战,或者强抢百姓。

    强抢这种事以关羽的性子自然是做不出来的,至于以战养战,曹军只需要坚守半个月,关羽则是不战而败!所以,以关羽的军事才能自然能够看出来。

    此刻,只有回援荆州,镇压了东吴军,但是如此的话,却是毁了夺得北方的最佳机会,等到镇压完了东吴,只怕曹军已经缓过气来了。

    对于秦朗这次说服东吴联合出兵,曹操欣喜若狂,若非是秦朗,那他北方土地至少要失去五成以上。

    所以,今天的朝会,曹操很开心,比受封魏王打败张鲁还要开心!

    紧张的日子总算是过去了!

    在朝堂之上与众人讨论结束之后,刚退朝便直接去往了秦朗母亲的住所。因为秦朗龙游之气的特殊性,秦朗想要获得什么实质性奖励的可能性已经几乎没有了,所以,这奖励也就落实到了秦朗母亲的头上了。

    关羽营地

    关羽收到东吴出兵荆州,断他后路,如若荆州被占,自己这里粮草肯定无法保证,这仗要如何打下去,想到此处他心中更是心急万分,苦于无良策。

    这次关羽水淹七军,吓的曹操和孙权都不敢出兵,关羽率领自己的所以人马出战,就是为了可以将曹操的人马直接赶到最北边。

    眼下副将们更是着急,眼看着就要杀的曹军片甲不留,夺下不少城池,现在半路上却突然杀出一个东吴,这让他们措手不及,后路被断,没有补给,若是长此下去,必定军心涣散。关羽也是无奈,思索良久后,随即一声令下:“回荆州!”

    另一边的秦朗,此刻正在和一个老道士品茶,此老道士听闻是精通八卦,五行之阵。

    秦朗似乎不着急,只是品着茶水,一时间房间内的气氛变得平静不已,而老道士也是在一旁静坐调息。

    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是父子,只是清闲的在一旁饮茶罢了。良久,秦朗看着老道士说道:“老道士,你既已经将我找来,此刻不说话又是何意义?莫不是想和我研究品茶之道。”

    他的语气很是平淡,手下的动作没有停下,嘴角露出一丝惬意。东吴出兵,这的确是没有更好的消息了。

    老道士见他既然已经开口,悠悠的说道:“少主,难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依旧不曾有半点摇动?”

    老道士的双眼睿智,这一刻,老道士在期待着什么。

    秦朗的脸色僵硬了一下,眼神一闪而过一丝冰冷,不屑道:“心不在坚,在于暖热。”言语的寒冷,使得老道士哈哈大笑。。

    他大笑了一会儿,又转身对他说道:“少主依旧是这般无心无肺。”

    “哦,不知有心有肺又是怎样?”

    老道士摸着胡子,严肃的说道:“少主,难道你甘愿永远屈居于曹氏诸子之下,永远受他们胁迫?为何不自己掌握江山,笑傲江湖,你可知帝王永远都容不下比他更有权势之人吗?”

    听闻这句话,秦朗的身体绷紧,这段时间,他确实动摇过,只可惜,义父对他有养育之恩,他早就想好了,义父退位之后,他就隐居山野!

    秦朗想了很久说道:“道长的话确实诱人。”

    百年难得一次,秦朗居然没有拒绝!

    老道士接着说道:“你只需要知道,我是来帮你并非害你的就可以了。此刻北方屏障已经消失,而他老秦人的铁骑只需要横空出世,必然能够夺得曹操的大半基业,自此,只需要稳定下来,王朝根基可立!”

    “道长一定渴了,喝些茶吧。”秦朗一边给老道士倒着茶,一面自己喝着,不时的还笑一笑,看到秦朗的模样,老道士有些期冀秦朗接下来说的话。

    只可惜,秦朗一杯茶递了过去。

    “少主?”

    “不知老秦人的兵马可有百万?”秦朗喝了一口茶好奇的问道。

    听到秦朗这句话,老道士不再说话了,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

    虽然他奉秦朗为少主,可是秦朗还没有主事,正式的接手权力之前,是没有权力知道这一切的。毕竟,虽然他们努力的希望秦朗主事,可是毕竟,不是他一个人的命,而是他们所有老秦人的命!

    “哈哈,道长果然渴了,正好,朗也渴了。”秦朗笑着,喝了一口茶,转身离去。

    看着秦朗离去的身影,老道士的双眼之中尽是精光,可是却时不时的夹杂着一抹迷茫!

    他,真的会为老秦人主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