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六八章:绝世美周郎
    “公瑾哥哥…公瑾哥哥,你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不管不顾…”长缨躺在稻草上双眸紧紧的闭着,双手握拳扑打在稻草上。

    “长缨妹妹…我不是抛下你不管不顾,而是不得不离开,你要好好的活着,那就是给哥哥最好的回报吧…”周瑜在黑暗中渐行渐远…长缨眼中不舍的泪花也纷纷滴落,消失在黑暗之中。

    “公瑾哥哥!我会的,会的……”长缨说着眼中泪如泉涌……

    只见原本黑暗阴森的环境,渐渐褪去,有一抹阳光射入长缨的脸上的泪珠上,闪烁着五彩缤纷的光芒。

    长缨抬起头一看,只见眼前生机勃勃,完全没有了原先的黑暗。

    “我们去哪里玩啊?!”

    “都可以啊。”

    “咱们去河边吧!”

    “好啊,好啊!”一对七八岁的男孩和女孩从长缨身体穿透了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长缨呆住了。

    他继续向前走去,这是一个村子,在长缨的脑海里感觉很熟悉,像是在哪里来过一样。

    这时,迎面走过来一个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长缨的哥哥,他一边走一边领着一个小女孩。

    “公瑾哥哥…”虽然当时哥哥很年轻,但他还是依旧能认出来,而那个小女孩……正是长缨。

    这次长缨给那二人让了道,因为路很狭隘,只能通过两人,但他忘记了,他现在已经不用让路了,也许是对哥哥的尊敬吧…

    长缨仔细看来看自己面前的瑜哥又望了望旁边领着的小女孩。长缨感觉回到了小时候,那个有依有靠的家。

    本来长缨打算去山上看看风景,但他这时不自主的跟在了那二人身后。

    到了一个茅草房外,那个小女孩迫不及待的进了门,推开了那本来就不是很结实的木门,她还记得小时候,哥哥修了很多次这个门。

    长缨跟她的在后面,一进门就又感受到久违的感觉,她也止不住的又落下泪。

    长缨席地而坐,看着那一家人幸福快乐的样子,长缨的嘴角也微微上扬了起来。

    “缨子!”

    “诶!”长缨迅速站起身来回答道。可是他随即就又坐了下来,不住的摇起了头。

    只见那个小女孩跑到哥哥的怀抱里,撒着娇,二人有说有笑。

    “哎……”长缨坐在地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如果能回到以前就好了……”长缨轻轻感叹道

    他站起了身,想门外走去,到门口时不舍的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

    走到一个小溪边,就见刚刚那两个小孩在玩闹,在水边嬉戏打闹着…

    本来柔和的风突然变得凶残,那个小女孩本因身体弱小掉入了水中。

    “啊!救命啊!”小女孩在呼救着。

    “我来救你!”那个小男孩也跳入水中。可是风依旧猛烈的刮着,小男孩也因力气不足,尽管有水性,也还是溺入了水中。

    长缨见况不好,她跑到河边,刚要往里一扑,画风一变…

    长缨湿润的双眸瞬间睁开了,就感觉有人在抚摸自己,偏过头一看,正是那个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依旧轻轻的抚摸他的秀发,“怎么?醒了啊?好玩么!”那个美男子看着长缨微笑着说道

    “什么好玩?”长缨懵懂的问向美男子,随即坐了起来,以便挣脱美男子的抚摸。

    美男子大笑着看向长缨“哦?这么快就忘了?刚刚那个梦啊!”

    “你真是…公瑾哥哥?”长缨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白衣男子指向秦朗:“这位是你的朋友么!”

    长缨语气有些颤抖“是啊,不过,公瑾哥哥不是已经…”

    “我没告诉过你们么,是人亦是鬼。何必纠结在这个问题上呢!”美男子向屋子中央走去。

    “那你…怎么还会知道我……”长缨一脸迷茫的看向美男子,希望能给他一个解答。

    美男子看了看长缨,又看了看坐在地上的秦朗,嘴角微微一翘。“哦,你说那个梦?哈哈,做梦么,这有何?每个人都会做梦。”

    秦朗站起身来指着美男子声音颤抖着说道“你…你应该就是周瑜吧!”

    周瑜答着边走到秦朗面前“哈哈哈!不错。正是我!”

    “你如何知道是我?”周瑜好奇的问道。

    “这有何难,如此俊美之人,还能有谁,并且说道是人亦是鬼。再想到周瑜之墓,自然想到就是你了”秦朗笑着回答着周瑜。

    周瑜听过之后也是轻笑。

    秦朗转头问道长缨:“你梦到什么了?”

    长缨边说着边叹着气:“哎,我…我梦到死去的亲人了……”

    “你能具体点么?”秦朗依旧逼问着不想回忆的长缨。

    “哦,我那时一睁眼就看眼前一片漆黑,然后我哥哥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说让我好好的,之后黑暗消失,我回到了我曾经的家,看到了哥哥和曾经的我。”长缨说道,“然后还有两个小孩,落入水中,我想去救的,可是,刚要入水就已经醒过来了。”

    周瑜看着长缨:“毕竟是梦,不用那样在意了。”

    长缨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周瑜指了指秦朗向长缨问道:“对了,他是叫秦朗吧?”

    “对,是我。”秦朗听到问自己抢先回答,表情严肃。

    “你来找我何事?”周瑜也同样严肃的问着

    “关羽水淹七军,威慑天下,就连吴侯和鲁肃都不敢出击迎战。”秦朗把情况如实的告诉了周瑜

    “这与我何干?”周瑜撇了一眼秦朗说道

    “所以吕蒙来让我请你出去,也不知您可否出山呢?!吕蒙正在准备阻止鲁肃和吴侯割地向他求和。”

    “要我说,割地求和也并非是良法,想想曾经秦皇也是用如此之法,来统一全国,而那些贿赂和割地求和来获得一时的太平,反而把自己国力给削弱,由此以来,也不得不被秦始皇一一灭掉。反而那些未向秦国求和的燕国虽说留到最后,但也因为其它国家的求和而失败。”秦朗说着,不时的叹着气。

    “哈哈哈,所言虽是,但就现在情势来看,哎……”周瑜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