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六七章:白衣美郎
    “吕蒙究竟是在搞什么?去周瑜的墓就能知道答案,这家伙不会是在坑我吧?我就不相信,一个死人还能告诉我什么。”秦朗半信半疑的道。

    长缨柔声道:“我觉得吕将军不会无缘无故的,让我们去公瑾的墓穴看看。既然他专门写了血书,说不定他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呢?不如我们先去看看再说吧,反正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

    秦朗心中纠结了一下:“也只能如此了……”

    秦朗带好了吕蒙的血书,跟长缨一起进入了周瑜的墓穴。

    一进入周瑜的墓穴,秦朗立刻就开始觉得头痛了:“这些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就连死了也不安生,一定要装神弄鬼的。”

    之所以如此的郁闷,是因为秦朗进入咒语的墓穴之后发现,这里竟然布置了一个阵法,并且还是大名鼎鼎的八卦长生阵。

    那一刻,秦朗甚至有种掉头就走的冲动。

    长缨抿唇一笑道:“其实我觉得,我们也不用太过担心。既然吕蒙将军让我们来的时候,没有特意的叮嘱我们别的。想必这个阵法对我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危险。”

    “也许吧。”秦朗无奈的拉着长缨,往八卦长生阵里面走去。

    这个八卦长生阵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实际上布置起来却看着非常的简单。无非就是布置出一个九宫八卦的主阵,再加上一些微小的变化就可以了。

    简单不等于没有威力,能将八卦长生阵布置好的,那肯定也是在阵法方面的决定高手。

    刚刚走了没两步,秦朗突然感觉到脚下咔吧一声。

    这可把秦朗惊了个汗毛倒竖,想都没想身体就快速的往后仰了过去。一个趔趄,秦朗的脑袋几乎都贴在地面上了。

    于此同时“嗖”的一声,一把长剑从左侧的一个圆孔之中射了出来。

    噗的一声,扎进了对面的石墙之中,箭尾兀自缠斗不休。

    躲避羽箭之后,秦朗腰上一用力站了起来。

    看着射入石墙整整三分之一的羽箭,郁闷的看着长缨道:“真的没有危险?”

    能把羽箭钉入石墙三分之一,绝对是最强的强弓才能射出来的。再看着羽箭的高度,基本就是人胸左右的位置,要是秦朗刚刚反应慢上那么一点,肯定就被这羽箭穿成肉串了。即便是铜皮铁骨,也抗不住这么强的强弓啊。

    “我就知道,吕蒙这家伙交代下来的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的。你小心一点我,我们两个在这里绝对不要大意。”秦朗抽出长刀握在手里,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随时准备应付八卦长生阵中的机关。

    秦朗的刀尖,在面前两块几乎看不出任何问题的青石上敲打了两下。等了一会,发现没有任何问题之后,秦朗才小心翼翼的单脚踩了上去。

    没敢用力,而是缓缓的加大力道。

    直到完全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了,才招呼长缨道:“没事,过来吧。”

    长缨看着秦朗那小心翼翼的摸样,忍不住掩唇娇笑道:“你至于这么小心翼翼么?”

    秦朗头也不抬的道:“当然,要不是刚刚我反应及时我就死在那里了。我可不会每一次都有这种好运气的。”

    两个人一步步脚踏实地的往前走。

    刚走了没多远,秦朗在试验一块石头的时候,就出了问题。秦朗的脚丫刚刚踩上一块青石,还没来得及用力,那青石就嘎巴一下陷了进去。

    幸亏秦朗也没真的打算从上面过,赶紧收回了自己的脚这才没有掉落下去。站在陷坑的边上秦论好奇的往里面看了一眼。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在这陷坑底满是锋利尖刺。这人要是掉下去,拖拖的要被扎成蜂窝了。

    “幸亏我早有准备!”秦朗心有余悸的道。

    如果什么准备都没有,就这么踩上去,即便是以他的实力,恐怕也会是一个大麻烦。

    秦朗跟长缨刚开始走的时候,八卦长生阵里的陷阱非常的多,三五步就一个。但是走着醉着,两个人发现陷阱也越来越少了。

    只是没有发现陷阱,他们两个人的速度反而更慢了,因为这太不符合常理了,很可能后面所面对的,就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陷阱。

    走着走着,秦朗跟长缨忽然感觉到眼前一亮。

    一个丁香水榭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这水榭建在湖中,清澈的湖水上,点点莲叶啥煞是喜人。

    看的出来,这个宅子的主人,绝对是一个雅士,只是些许的点缀,就让这水榭鲜活了起来。

    只不过想想这里竟然是一处墓穴,却又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了起来。

    就在这时,水榭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一个神情俊朗的男子,从水榭之中走了出来。

    这人一袭白衣,头发就那么胡乱的披散在肩上,给人一种狂放不羁的感觉。再加上那绝世容颜,美,真美,天下竟然能有如此美丽的男子!

    即便是每日与何晏在一起,也难掩对眼前男子的震惊,因为除了美之外,此男子有了一份出尘和缥缈,放浪形骸之外一般!

    男子对秦朗一抱拳道:“不知二位来这已死之人之墓所为何事,所为何人。”

    秦朗后退一步,握着长刀挡在长缨的面前:“你是何人,为何会住于周瑜之墓中。”

    白衣男子闻言扑哧一笑的:“兄台这话说的可笑,这里本就是周瑜之墓。在下还没问两位的来意,两位怎么问题在下来?”

    秦朗紧了紧手中的刀,有些不敢相信的道:“难不成,你就是……”

    “哥哥?”秦朗的话还没说完,长缨忽然尖叫一声躲进了秦朗的身后,眼泪就要留出:“公瑾哥哥?你…你…你不是已经…已经…你究竟是人是鬼?”

    白衣男子淡然一笑:“其实有的时候,人就是鬼…鬼就是人。你们又何必那么执着呢?”

    秦朗觉得白衣男子的眼睛有些奇怪,他总是情不自禁的盯着白衣男子的眼睛看。

    很快,秦朗就觉得眼前一片的迷糊,一股不可遏制的睡意涌上心头。

    “上当了!”秦朗的脑子里只来的浮现出这个念头,就觉得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朗终于悠悠转醒了。

    苏醒之后,秦朗并没有第一时间睁开眼睛。而只是将眼睛挣开一条小缝,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首先秦朗可以确定自己没有被绑住。房间里只有那个正在拿着玉佩仔细端详的俊朗青年。

    只见他手拿玉佩,眼神眺望远方,眼角有些晶莹,嘴角也微微扬起,似在回想某些开心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