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六六章:劝说
    “不知道关将军来我东吴所为何事?”

    吴侯孙权坐于军帐正位之上,居高临下,即便是说话的语调颇有些温和,可还是不失一点帝王之气。

    面对孙权,那关兴却表现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甚至无形中带着一丝傲气,只听他道:“吴侯,我家父带来令书,还请过目。”

    “令书?呈上来。”

    孙权皱了皱眉头,显然一听到“令书”这二字让他十分的不悦,随之他看了军帐的几位大臣,这才轻描淡写的道。

    随之,关兴便从怀中拿出了一道竹简,一个陪在吴侯身边的随从便走了下去,来到关兴面前拿过了竹简后,走回了上去,将竹简递给了孙权。

    孙权拿过竹简,将之打开看了看,这一看不得了,但见他脸色本是平和,可看了令书上面的内容之后,整个脸色都变得有些不好看了起来,显然是不悦这令书上面的内容。

    “鲁肃,你来看看。”孙权没有直接回话关兴,而是将那竹简递给了一旁的鲁肃。

    鲁肃连忙做了一礼,随之,接过竹简看了看,他也是脸色一暗。只听他道:“关羽将军这是要威胁我吴侯不成?”

    “哈哈,哪里敢,吴侯是我主公联姻之亲,哪里敢有威胁之说,不过是让吴侯下一个简单的命令罢了。”关兴哈哈一笑。

    “哼,天下土地,霸者应得,吕蒙将军打下的城池怎么可以说还就还,即便是你们主公,也不敢这样给我下令书。”孙权突然脸色一变,勃然大怒。

    “主公的想法我不知道,可我家父却说了,若是吴侯不将前不久吕蒙将军夺走的城池还给我们,三日内,我家父必会挥军东吴,到时候,可别说我们没有提前打招呼。”关兴鼻子一扬,十分傲气。

    “你!小娃娃敢如此在我面前说话,信不信我下令将你斩了。”孙权听得关兴这话,心想这小娃娃显然是看不起他,现在他很想下令将关兴给处决掉。

    秦朗正好随着吕蒙而来,也是看的清楚,心想这关兴还真是初生牛虻不怕虎,面对这吴侯东吴霸主竟然如此狂妄,看这情况,吴侯是不可能让其出城池的,若是他现在再提联盟之事,说不定他就同意了呢?

    若是关兴真是关师也就罢了,只可惜!

    随之,当下秦朗便请言道:“吴侯,皇叔如此无礼,丞相真挚求和,还希望再考虑考虑。”

    “嗯…”孙权听得这话,顿时皱了皱眉,他淡淡地看了一眼秦朗,随之扶起桌前的一杯酒水一饮而尽,似乎在这个时候,他心中已经是有想法了。

    鲁肃在旁看到这里,顿时冷眼一扫,只听他道:”主公,丞相狼子野心,还希望慎重考虑,鲁肃还是坚持原来的观点,还请主公三思。“

    鲁肃看出了秦朗的想法,而他到现在还是不同意东吴联盟曹军。

    秦朗看到这里,心里也有些气,若不是这鲁肃在旁再三掺和,这事怕早就谈成了。

    “阿苏,怎么,你也想要掺和?要知道,关师水淹七军,辅佐皇叔勤王,乃天下贤德之业,你出来做什么,于禁和庞德两位将军现在还在监狱中待着呢。”关兴又道。

    “哼,师兄,道不同不相为谋。所谓各为其主罢了。”秦朗淡然回应。

    对于这种情况,只要吴侯答应了联盟之事,进攻荆州,击退关羽那是一举两得之事,现在就看吴侯答不答应了。

    “秦将军,你还是走吧,回去告诉丞相,这件事关乎我东吴命运,我是不会让步的。”吴侯思考了一下,忽然道。

    “吴……”秦朗刚想要说话。

    “秦将军,你出来一下。”

    而在这时候,那吕蒙忽然向着账外走去,秦朗听到这里,也不知道前者要做些什么当下,也对吴侯做了一礼,随之,走了出去。

    孙权和鲁肃见状不明就里,但也不再理会,似乎这无形的告诉了秦朗,想要他们东吴和曹军联盟,是不可能的事情。

    出了营帐后,吕蒙将秦朗引到了账外的一处宁静之地,秦朗见他一副神神秘秘地样子,感觉有些奇怪。

    “吕将军,怎么了?”秦朗问道。

    “秦朗,恐怕现在是很难劝吴侯答应联盟之事了,我也没有办法劝说吴侯和鲁肃。”吕蒙叹了一口气。

    “哼,也不知道吴侯在想些什么,如今关羽嚣张成这样,他还能沉得住气。”

    “你无需动怒,我已经想到了解决之法。”吕蒙忽然故作神秘道。

    秦朗一愣,”哦?什么办法?”

    “你稍微在此等候一下。”

    吕蒙说完,随之走开,云飞见他进了一个营帐当中,过了一会儿这才走了出来,在他出来的时候,他手里还拿着一张看起来带着猩红色的白布,上面似乎写着什么。

    “这是?”

    只见那吕蒙走了过来,将手里的东西交给了秦朗,那是一封写有字的血书和一块玉佩。

    “解决之法就在周瑜将军的墓前,你带着血书和这块玉佩去,去到那里,自然有办法了。”

    “什么?真的如此?”秦朗有些吃惊这样的办法。

    随后,他又看了看自己手上拿着的血书,不由皱起了眉头。

    “嗯,当下也只能这样了,记住,去的时候还要带上长缨,只要长缨在,到了那里你就会明白了。”吕蒙一副十分小心翼翼的模样。

    “长缨?”

    “不错,谁都不行,必须是长缨,长缨是解决这件事情唯一的办法,你到时候就会明白了。”

    吕蒙信誓旦旦的道。

    “好吧,即是如此,也只能冒险一试了。

    秦朗这个时候也是一头雾水,不过当下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吴侯这边始终不肯答应,还有一旁的鲁肃在搅和,如此一来自己的任务就很难完成了,现在关兴突然施压,这正是一个好机会,他现在要务必抓住这个机会将曹军如今的大难给解决了才是。

    至于这办法有什么奇特的效应,秦朗现在也只能是听天由命了,他相信吕蒙也不会欺骗自己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