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六三章:阵中一日,阵外百天!
    “要变天了……”老道士自言自语,目光炯炯的看着遥远的东方。

    “先生这是参破了什么吗?”

    长缨走上去,朝着老道士作揖问到。这七年来,老道士多次救秦朗,所以,相比于其他人,长缨对老道士的好感度还是不低的。

    “诶……”

    老道士叹气,“咱们这幅样子,就算是参破了什么,也都是鸡肋之物……当务之急,就是要从这里出去!”

    “有道理!”

    何宴点头,老道士不愿意多说,他也就没有再问。

    “那先生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们脱离这个阵法吗?”

    秦朗走上来,老是在这里带着也不是什么办法,外面出事了,他也要尽快出去看看情况,有人还在等着他呢,此地不宜久留。

    “没有…”老道士摇摇头,“这个阵法可是不简单啊!”

    “如何不简单了?”

    秦朗对这个阵法虽有些奇怪,但是,以他的功力,还不能参破这个阵法的奥妙。

    自然也就没有破解思绪。

    老道士叹气摇头,“诸葛卧龙为了破坏孙曹的关系,可是强行以寿命为代价,布置了这个逆天的阵法,里面一日,外面百天…!”

    “什么?”

    秦朗大惊,为何还有如此逆天的阵法?

    这诸葛卧龙对阵法的造诣难道已经到了如此登峰造极的境界了吗?

    “你没听错,是的,里面一日,外面百天,也就相当于三个多月!一但这阵法启动,那两军之中有一方被困,必定不能如期而至,延误了军机,战场之上,注重的就是兵贵神速,被自己的盟军背叛,想必,无论是哪一方,都承受不起这巨大的损失……”

    老道士一口气说了一长串,秦朗听的云里雾里的。

    这怎么又和军机扯上关系了?

    “那我们到底该怎么出去呢?不能就这么一直困在这里吧?”

    一天等于三个多月,想想都觉得可怕…

    “我刚才就说了…要想出去,别无他法……除非……”

    “除非什么?”秦朗赶紧追问。

    “除非……等这个阵的力量,自己消散!”老道士憋了半天,就憋出这么一句话。“啊?”秦朗干瞪着眼,这不和没说一样吗?

    “你放心吧!只要有我在,别人想要动你,就得自己掂量掂量!”

    看出秦朗的担心,老道士拍拍秦朗的肩膀,这话不仅仅是说给秦朗听的,也是说给这里的其他人听的。

    “对了!”

    秦朗突然想起来,这里可不止他一人,还有正事要做呢!“这麓虎留不得!”

    秦朗走上去,想要出手擒拿下麓虎。却不曾想,老道士一把将他拦住了!

    “你这是?…”秦朗狐疑的看着老道士,这人到底是帮哪边的?

    老道士淡笑不语,并没有回答秦朗的话,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麓虎先生,不当死…且,你也没有动他的实力!”

    “为何?这人可是…”秦朗更加不解了,一个愿意花一生去谋划的人,如此强大的人,为何老道士却愿意留着!

    “非也……非也……此人命不该绝,不要违背了天机……”

    老道士说的一套一套的,秦朗也不好再说什么。

    “哼!”

    秦朗没有接受少主的身份,自然也没有资格强行要求老道士做什么。。

    “那我们现在改怎么办?”

    何宴走过来,“总不能就这么一直呆着吧?”

    “当然有事情要做了……”

    老道士冲着何宴摇摇手,“你看这里这么多血僵尸,还不够你忙活吗?”

    “这…”

    何宴有些迟疑,不是他推辞,主要是因为,这里的血僵尸太多了,就这么贸然行动,是不是有点…?

    “嗯!”

    秦朗倒是没有推辞,作揖就答应了。

    而吕蒙他们也没有宣言,一行人就这么上路了。

    …………

    一夜之间,一行人无所事事,只是在清理血僵尸。

    碰上了就灭掉,没有遇到就一路前行。天亮破晓,朦胧的金光从山颠普射下来。遥远的天际,也泛起了鱼肚白。

    秦朗背靠墙壁,对着何晏说道:“已经一日过去了,如若按照之前所说,阵中一日,阵外百天的话,外界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了吧。”

    何晏看了一眼阵法,答道:“是啊,不知这阵法什么时候可以消散。”说着就是叹了口气。老道士看了秦朗和何晏一眼:“你们自己看看,这阵法…”

    秦朗何晏一听闭目感受了…一夜过后,阵法之力已经开始消散。过了一会,何晏惊喜的道:“那阵法不见了!”

    秦朗感受一番大喜过望,果然,老道士没有骗他。

    “走了!…”

    秦朗还在欣喜之中,耳畔却传来了老道士的吆喝。秦朗抬头,向那声音看去。九曜,除了秦朗受了些伤,其余并没有什么事。老道士跟着九曜朝着一个方向走了。而麓虎等人则是朝另一个方向去了。秦朗朝麓虎他们离开的方向看去。

    只见麓虎步履匆匆,连头也不回的就走了。似乎他们都想要知道,天下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否真如老道士所言那般,如果真是,那可就不得了了!

    天下必将大乱啊!三个多月的时间,必将有大事发生。

    昨天的一行人之中,唯有吕蒙坚守在墓内,安置着那一缕龙游之气。

    “吕蒙他为何不一起离开?”

    路上,秦朗疑惑的开口。众人都走了,他却独自留下来,当真是个怪人。

    虽然里面的血僵已经被杀的差不多了,但是偶尔也有一些漏网之鱼,虽说不一定能伤到吕蒙.

    “他要守着那一缕游龙之气啊,倒是一个忠心之人…”老道士头也不回的答道。

    “为何?”阿武疑惑,不就是一缕游龙之气吗,至于派一个大将军守着吗?

    “为何?为何?龙气出,自寻主,强求不得,且让着傻小子试试吧?”老道士嗔笑。“好了,不用去管他们了,咱们还是快点赶路吧……”

    “这一日被困阵法之中等于过了三个多月,如此一耽误,不知道这天变了多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