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六一章:老道士,现!
    黑衣人的话,秦朗倒是丝毫不在意。

    秦朗慢慢的攥紧双手握紧昆吾刀,心里暗自心惊的是,黑衣人的人数众多,接下来要走一番恶战要打了。

    领头黑衣人一动,秦朗不自觉地绷紧了神经。黑衣人们并没有对付秦朗而是摆出来了一个奇怪的阵法。几人的搭配很有默契,十分迅速就到了阵法中自己相应的位置。

    秦朗深知对方的来历绝对不小,没有任何举动,深深地吸了口气默默打量着对方。对方也没有行动,秦朗看着对方的样子,眉头越皱越深。秦朗心里想着:“心里战术果然是百试百用。现在自己一定要沉下心来。不能够轻举妄动。”

    一时间秦朗和黑衣人陷入了僵局,秦朗有些担心吕蒙,用眼睛的余光查看了一下吕蒙身边的状况。突然秦朗感觉到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向着自己靠来,身体一转提刀往后一劈。秦朗这才看到后面的赫然是一只血僵,不禁庆幸自己反应过来了。

    秦朗刚动的时候,黑衣人也动了。秦朗刚刚将血僵杀死,黑衣人的招式就出来了。秦朗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毫无意外地被黑衣人的招式袭中了。

    秦朗不禁嘟囔了一句,揉了揉被黑衣人打中的肩膀。马上调整好状态,现在黑衣人已经动作了,却事先强占了先机。秦朗知道自己不能够再被动了,然而黑衣人的招式根本没有破绽可寻。

    黑衣人的招式一招一招的使出,秦朗根本不能够完全接下来,身上留下了一道一道的伤口。

    随着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秦朗知道自己不能再如此的被动了。黑衣人像是早就知晓了自己接下来要出什么招式一样,每一招都刚好被完全的化解掉了。秦朗诧异什么时候他的招式被人完全的了解到而且还原原本本地将招式破解了。

    秦朗这一愣神大腿被黑衣人的刀划个一个大口子,顿时鲜血就染红了裤子。吕蒙见到黑衣人又一刀袭来,大喊了一声:“小心!”,秦朗还没来得及思考就抓住手里的刀顺着在地方滚了一圈。在刚才停留的地方一把大刀落下。

    一只血僵向吕蒙直直地扑来,吕蒙不能够提醒秦朗了。只盼着自己能够早点将这些血僵消灭掉好来帮助秦朗对付黑衣人。吕蒙的招式比之前更加有力,更加快速,更加心狠手辣。吕蒙知道这样自己撑不了多久,但是秦朗也同样是撑不了多久了。

    秦朗一提气站了起来说道:“不要得意,还没有结束呢!”秦朗说完后准备拼尽全力,就算对方实力强悍,就算对方熟悉自己的招式,自己也不能够一直这么被动。

    知对方已然创造了对付他的组合阵法,他的招式早就定型了要想现在改变根本不符合实际。竟然对方是组合阵法,那他就将这个组合的阵法弄散,他倒是不相信分裂后的阵法还能够完全性压制住自己的招式。

    能够感觉到大腿上的血流得很快,虽然没有切到要害但是这样流下去不是个办法,早点解决掉那些黑衣人自己才有活命的机会,他可不想死在这。秦朗的眼神更加地坚定,出手便是不要命的招式。

    黑衣人本有些乐见其成秦朗的自寻死路,但随着秦朗身上的伤愈发的多了起来,黑衣人发现不对劲了。秦朗的招式本来研发出来的阵法是能够完全压制的,但是现在看来秦朗也不是傻瓜,他在一步一步地寻找阵法的漏洞,将阵法逐个击破。只要是将任何一人弄死了,这个阵法便对他的招式起不了什么作用。

    或许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秦朗的招式愈发的狠辣起来。此时,黑衣人们也发现了阵法的不对劲。黑衣人再没有逗弄秦朗的心思,集中精力对付秦朗。即便是秦朗想出了法子但是毕竟他撑不了多久。黑衣人进攻得更加猛烈了。

    秦朗头有些晕了,他知道是因为流太多血的缘故。秦朗摇了摇头勉强让自己清醒便看到了黑衣人一把刀马上就要落在自己的脑门上。

    秦朗提刀一挡,阻止了刀下落的趋势。但是力度却没有丝毫地减少,秦朗的腿一屈吐了一大口血出来。秦朗毫不在意地用手擦拭掉嘴边的血迹。

    秦朗准备站起来却发现双腿无力,这时候一刀横劈过来。其他的人都被血僵纠缠着,眼睁睁地看着黑衣人劈向秦朗,只恨自己分身乏术。

    这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老道士,老道士大喊一声:“刀下留人。”说着一个翻身到达秦朗身前,挡住了黑衣人劈向秦朗的招式。老道士看了眼秦朗,随即向着领头的黑衣人道了声“望麋虎先生能放过我家少主。”

    领头的黑衣人向其余几人人做了一个手势,其余的黑衣人马上停止了攻击。秦朗知晓这时候是自己脱离黑衣人的时机,奈何双腿实在的无力,而且身上的血要是再流下去不用黑衣人出手他就会死的。秦朗就这样一膝跪地,一手撑地的僵持着。

    老道士看了秦朗一眼,转过头来对领头的黑衣人说道:“阁下,我家少主年少难免有些冲动不懂事,做事也莽撞不考虑后果。还望麋虎先生不要计较,能够放我家少主一命。来日必将感激不尽!”

    老道士说完这句话,一时间安静了下来。领头的黑衣人没有说话,好像根本听到老道士说的话一样。眼神深邃,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来。

    正在老道士准备打破这安静再重述一遍刚才说的话的时候。领头的黑衣人哈哈一笑,难得的开了口。黑衣人的声音很普通,既不是那种阴沉沉的声音,也不是那种很有辨识度的声音。黑衣人的笑声也同样的很普通,但就是这样普通的笑声却不带着丝毫的情绪,无喜无哀无怒。

    老道士心里莫名的有些发寒,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样。想是预料的一样,一把大刀指向了老道士。老道士顺着大刀看去发现正是领头的黑衣人把刀指着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