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五八章:救吕蒙
    墓外,空气清新了许多。虽然太阳早已西斜,但照射在身上,依旧会让人觉得十分的温暖。而墓内,却是险象环生,无论是秦朗等人还是吕蒙都在艰苦的战斗着!

    吕蒙站稳脚步,刚想喘口气,忽然察觉到空气中充满了危险的气息。吕蒙僵尸依旧紧追不舍!

    吕蒙并未发现异样,却凭着多年沙场的经验,感知到周围必然存在着能对他构成威胁的事物。他警惕的将刀鞘握在手中,一步一步的向前挪了两步。他本为追寻盗墓贼而来,纵使战死于此地,亦无丝毫悔恨。

    秦朗等人,悄悄地屏住呼吸,躲在暗处,观察着吕蒙的一举一动。长缨拉着秦朗的手,悄悄在他手心上写道:他仿佛看到我们了。

    秦朗被长缨柔若无骨的手握着,心头只觉十分的舒适,他冲着紧张无比的长缨微微一笑,在她手心上写道:无妨,你难道忘记上次了?

    长缨一想,确实如此。上次便大惊小怪的,闹了半天,最后才发现,孙尚香发现的人,根本不是在说他们。想到这里,长缨随即冲着秦朗也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

    长缨笑容如花,明艳绝伦,看的秦朗不由自主的心中微微一动,随即神态入常。

    正在这时,七八个黑衣人影猛地窜了出来,将吕蒙团团围在垓心。他们手中各持不同形状的兵刃,显然是来自不同的门派。这些人周身寒意逼人,气势滔天。

    吕蒙从腰间抽出钢刀,护在身前,提气纵声喝道:“尔等何人?敢阻我去路?”他知道眼前这一群人,并非自己苦苦追寻的盗墓贼。

    吕蒙是个聪明人,他绝不想节外生枝。因此便想靠着自报家门,来将对方喝退:“我乃东吴吕蒙,尔等若非盗墓贼,即刻退去!否则格杀勿论!”

    黑衣人丝毫不为所动团团将吕蒙围住。看样子,似是防止他逃逸。

    吕蒙深深吸了一口气,举刀劈向自己正前方的一名黑衣人。对方举刀架住,另外两名黑衣人趁隙攻来。吕蒙倒退一步,避开两人攻势,反手一刀,劈向身后一名黑衣人。

    这样一来,除了刚刚向吕蒙进攻的两人之外,其余的数名黑衣人,只是站住四方,防止吕蒙逃逸。也就是说,与吕蒙过招的,只有两人而已。

    吕蒙久经沙场,力大招沉,手中一柄钢刀舞的虎虎生风。两名黑衣人互相配合,进退趋避之间,颇为默契。吕蒙眼见一时之间,无法取胜,将手中钢刀猛地抛向空中。两名黑衣人一怔之下,手上动作不由的慢了一步。正是这一瞬间,导致了两人的失败。

    吕蒙抓住战机,双掌前推,结结实实的打在两人胸口上。两人口中喷血,身子软倒在地。站立四周的黑人急忙将两人扶起,护持在身后。

    这时,吕蒙早已赤手空拳的与另外三名黑衣人打了起来。这些黑衣人虽然兵刃招式各异,但常年配合作战,出手极为默契。三人齐上,饶是吕蒙身经百战,已然抵挡不住。

    不多时,吕蒙袖口被左首黑衣人切下半片。吕蒙趁机一拳打在对方肩头上,那人使不得兵刃,向后退了一步,另一名黑衣人接了上来。

    又斗了一会儿,吕蒙后背中刀,伤势虽然不重,但是血流不止。这样看来,时间一久,他必然会死在众黑衣人手中。吕蒙浴血苦斗,依旧死战不屈。

    秦朗躲在石块后面,瞧见吕蒙落了下风。心中稍微沉吟,随即决定出手相助。他在长缨手中写道:出手!长缨惊讶的看着他,在他手中写道:救人?

    秦朗又写道:若他死,我等说不清矣!

    长缨虽然觉得无法理解,但还是凭着直觉相信秦朗,又悄悄以写字的形式,向其他人传达了秦朗的意思。

    秦朗不顾众人眼中的惊讶,使了个眼色,自行跳了出去。众人无奈,只得跟着一起跳了出去,各自选中对手,向着黑衣人攻了过去。

    一个黑衣人未曾想到尚有其他人埋伏在此,吃惊之下,被攻了个措手不及。他们久经训练,虽败不乱,处变不惊,三人断后,余人护住伤者,且战且退。

    吕蒙眼见有人出手相助,不由得松了口气,跳出圈子,大口大口的喘息。他仔细看了看,心头不禁有些惊讶,转念一想,知道秦朗等人坐收渔翁之利,顿时觉得明白了几分。

    黑衣人无心恋战,眼见一众伤者都已退走,剩余三人也是一声呼啸,几个起落,不见了踪影。

    秦朗等众人将黑衣人击退之后,回过头来,望着伤痕累累的吕蒙抱了抱拳:“将军受惊了。”

    吕蒙冷哼一声,快步走到一旁,将插在地上的钢刀拔出,护在身前,冷冷的望着众人,并无丝毫胆怯。

    秦朗咳嗽一声,淡淡的说道:“将军勿忧,我等并非前来取将军性命。”

    吕蒙听了,不禁有些惊奇。自己本为抓盗墓贼而来,对方居然要放过自己?心中料定,对方必有所图,只是握紧了手中钢刀,想看看对方到底想做什么。

    “哼,秦朗,枉我以为你也有大局意识,没想到,你们竟然如此的鼠目寸光,如此关键时刻,居然掘我东吴祖墓!”吕蒙气的满脸通红!

    秦朗眼见吕蒙恶狠狠的说道,不由得有些尴尬。只得自顾自得说道:“吕将军,可能你也不信,但我们其实也是被陷害的。”话刚一出口,他自己的脸色,也泛起了一丝红润。

    吕蒙望着秦朗一行人,他们身上各个都佩带着盗墓所得来的装备。现在居然厚颜无耻的说自己是被人陷害的?

    秦朗心知此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便沉声道:“你身负重伤,我等可先为你治伤。待此间事了,再慢慢说不迟。”

    “哼,此次回到朝堂,定要与吴侯好好分说,难道堂堂丞相,就能够如此欺人了,就能够欺我东吴无人了?”

    吕蒙恶狠狠的放着狠话。

    九曜似乎没听到一般,相互背靠背,打量着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