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一五一 章:古阵重现
    慕雪刚开始被绑起来的那会,一直都想着怎么逃走,记得有一次,她假装要去方便,可能之前一直去了都有回来了,加上所有人都不认为她有实力逃走,且秦朗一面护着她,所以也任由她去方便了。

    没想到她久久不回,长缨觉得有蹊跷就沿着她逃走的方向,到最后终于找到了,找到的时候发现她跟阿武在一起,阿武此刻已经把慕雪再次绑好了。

    阿武乃是守墓一族,断头之技更是练得炉火纯青,相对于平常人来说自然更加的敏感,所以当慕雪说要去方便时的眼神他就察觉到了不对,于是让头颅悄悄的跟了出去,果然不出所料,慕雪真的逃走了,幸亏他的武功还能打得过慕雪,将她抓了回来。

    自然,若是慕雪取出她的软剑,阿武未必是其对手。可奈何,长缨这小妮子早就防着慕雪,不仅上次把慕雪打出了内伤,更是取走了她的软剑,在这种情况下,慕雪又哪里会是阿武的对手。

    那次之后,长缨就开启了对慕雪的监视模式,本来就讨厌这个勾搭阿苏的小贱人,没想到今天这么一逃之后,她便更来劲了。起初的时候,慕雪想要去方便她和麒麟就跟着,慕雪碍着面子直接不去了,到最后真的尿急了,真的想去方便了,长缨还是跟去了,最后被迫无奈,她只能在长缨监视范围的10米之内解决了。

    所幸都是女子,没什么害羞的。

    而最近的慕雪的表现也变得好多了,刚开始时她还会跟秦朗聊天,但长缨还是戒备心太重了,看到她跟秦朗聊天之后,直勾勾地盯着慕雪,盯得慕雪低下头去,到最后秦朗打趣说:“你看看你,都把慕雪吓成什么样子了,没事的。”

    慕雪听到秦朗这么有心为自己说话后就舒心地笑了起来,有时候,她也会想着,如果自己真是秦朗的妻子该有多好!

    长缨看到她这么笑后自己也觉得有点多虑了,虽然有些不爽,但是总感觉是真心的于是就独自走向别处去帮忙了。

    可是长缨还是对慕雪抱有敌视的心态,什么时候都跟着慕雪,刚开始的时候方便也跟着,睡觉的时候就在慕雪的帐篷前扎个小营,甚至吃饭也要坐在慕雪的旁边。

    而阿武也是很担心慕雪会再次逃走,毕竟他是守墓族的,本来心思就比别人缜密了,平常也比别人敏感很多,经过第一次慕雪的逃走之后,他一直相信慕雪一定会策划如何实施再次逃走的计划,现在的她不过是为了打通内部关系,放松大家的警惕,这样子她的逃走才能顺利又事倍功半。

    没想到,此次九曜兄弟纠察内奸的时候,她居然趁机逃了,此时的阿武,隐隐还有些自责的。

    到了晚上,秦朗领着九曜跟阿武进了墓穴,阿武在面前带路,本身是守墓族的,对墓穴的结构也自然清楚很多,秦朗看到阿武很顺利就带着他们进了墓穴,身边又有梓萱这个半仙之体的人在,双重防御算是有了,如果遇到麻烦的话,一方面可以让阿武专心探路,一方面又有充足的内力可以去抵抗外来的攻击。

    原本以为顺顺利利就走进墓穴中间的他们,突然感受到了一阵大风,把所有的灯都吹灭了,秦朗感觉到很奇怪,就停下来说:“阿武,你不觉得很奇怪?怎么有风?“

    阿武顿时头上多了很多汗珠,紧张地说:“这墓很是诡异,应该是有阵法!我好像不足以测出方向感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阻挡着我的感应。”说完以后他就停下来了,望着这座黑暗的墓穴。

    秦朗心想,把所有人的内力能都禁锢在一个空间内而且周围还能有气流的涌动,不会是……想完就感觉中计了,脱口说:“遭了,这个是往日东山的那个阵法。“

    往日东山一战,所有人都被困在了一个阵法里,就像前些日子刚在墓穴门口的那个阵法一样,这绝对是同样的感觉,只是,可以想得到,此次这个阵法应该是放开的阵法!当日那个应该是没有放开的阵法!

    好家伙,是局!

    当日别驾也在,难道真的是他?!

    而现在同样也是强压,不过这个强压会流动,墓穴深处本来就没有风的,而且空气中某种气体的浓度也很高,可是这个强压居然能在墓穴中掀起一阵风,这阵风把所有的灯都吹灭了,把所有人都禁锢在有风的地方,而距离他们的50米开外,其他地方的灯居然还亮着,毅然不动地亮着,就他们那里感受到了一股强风,所有的内力都被这阵风给禁锢住了。

    秦朗猜到了之后就一直望着四处,看看能不能找出破绽,而此时梓萱的半仙之体的内力也在这阵强风中不能施展了,只记得当时在东山的时候,他们是因为真的阵法艰难,非他们所能够突破,且有着绿毛僵尸,他们才撤回到南阳去休息了一阵子。现在没有人来救他们?心想这次不知道要在这里困上几天了。

    阿武转身拍了拍秦朗问:“阿苏,你还能不能使用九曜阵法呢?“

    秦朗无奈地摇摇头说:“这里的煞气实在太强了,你看看这阵风的风向的转动,就知道不能使用了。”说完扯下一块衣角,扔向了远处。

    阿武发现等到那块衣角飘得够远时,原本以为它会脱离这个强压圈,这样子的话自己也能够轻松出去了,没想到衣角刚飘到10米远的地方突然间就被卷进一个漩涡中,然后撕成了碎片。

    “好强的阵法,此阵法怕是比之七年前的那个阵法还要那强,这到底是什么阵法?”马钧不由的看向了一旁的秦朗和何晏。

    何晏爱好研究这些传说中的古阵法,几乎都是知道的。

    “好强的阵法,我还没有看到阵基,以及排列,更没有研究过,只是通过阵法的变动之中,可以看出,这绝对是古阵法!”何晏沉着脸说道。

    秦朗点了点头,附和道,“和我昔日在东山见到的一模一样,应该是古阵法!”